图标人物:汪桂芬

汪桂芬道装照
汪桂芬道装照
出生1860928日,咸丰十年(庚申)十四日,酉时
逝世1908610日,光绪三十四年(戊申)十二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汪桂芬,男,京剧老生。名谦,字艳秋,号美仙,又号叔坪,又号晏亭,小名惠成,绰号汪大头;原籍湖北汉阳府汉川县人。昆季三人,兄惠元、惠恒皆外行。父汪年保,号雨楼,四喜部著名武老生,后掌春台部,与任七十杨月楼俞润仙谭鑫培为同时人物。年保原配吕氏;继娶蒋氏,即名昆旦蒋兰香号芷沅之胞妹。桂芬生时,人咸以“大头”呼之。

九拜昆生春茂堂陈兰笙为师,同门师兄弟如:陈兰笙子名武生陈桂宝号丹仙、青衣兼武旦韩桂喜号凤仙、花旦兼小生陈桂寿号蟾仙。桂芬初学青衫兼老生,后改老旦。十八岁满师后,因倒嗓投樊景泰门下改习文场胡琴,樊故后,桂芬正在三庆效力,年甫二十三岁即接充程长庚琴手年余,偷学程派腔调,嗣赋闲,寄居师门春茂堂及韵秀堂尉迟韵卿处,立有聚泉山房汪寓。

光绪七年(1881)七月二十八日,北城郎家胡同丙辰翰林、礼部尚书、宗室延树南宅作寿,三庆班全包堂会。经徐小香何桂山、杨月楼邀其随往充琴手。后西城红罗厂壬辰进士、兵部郎中、奉天觉罗庆石臣宅作寿,嵩祝成班堂会,桂芬又往充琴手。因老旦梅竹轩因病未到,临时由桂芬代演《打龙袍》之李后,颇受欢迎。嗣于闰七月初三日,经春台班主俞润仙邀其搭班,遂于是月初九日在广德楼登台,演《钓金龟》;初十日《药茶计》;十一日《六殿》;十二日,同陈三福演《遇皇后·打龙袍》。此后遂于十七日起在三庆园改演老生,如《城都》、《捉放》、《长亭》、《昭关》等戏,有“长庚复活”之称。后于光绪十八年(1892)壬辰八月间,往申江数年,至二十四年(1898)戊戌闺三月回京,仍搭春台班二年。庚子该班报散,即未搭班,专应外串堂会,有“八不见”之名,因邀其演戏应允后,临时即不见面,故有是称。嗣因二十八年(1902)壬寅十月初十日孝钦后(慈禧)生日,传进升平署供奉内庭。

他继承了程长庚的艺术并有所变化、发展,成为“汪派”。汪桂芬嗓音高亢浑厚,善于运用丹田气和脑后音,歌声响遏行云,发音吐字饱满,韵味十足,极富立体感。其唱腔激昂雄劲,善于表达悲愤慷慨的情绪,演唱悲剧性故事或悲剧性人物时,着力突出其壮美的一面,而不是只单纯强调其悲凉凄苦的感情,如《文昭关》的伍子胥和《骂曹》的祢衡。汪桂芬习用的唱腔和板式常有别于其他派别,如《武家坡》中“在营中失落了一匹马”一段,各派均唱西皮原板,汪桂芬则采用西皮散板,来状写薛平贵试探王宝钏时边窥测其心理,边随机应答的情景。又如,《伐东吴》中黄忠的唱段则在二六板中交替使用正、反西皮唱腔来渲染这次战役败局的无可挽回的气氛,增加戏的感染力。唱腔中遇到必须拔高时,汪桂芬不使用较软的上滑唱法,却是凭丹田气催动声音喷薄而出,具有宏大的气势。做工方面,他发扬了程长庚端凝肃穆的风格,注意体现剧中人物的身分,如对关羽、鲁肃等形象的描绘便突出了他们典雅凝重的气度。

汪派常演的剧目极多,代表作有《长亭会》、《文昭关》、《战长沙》、《让成都》、《华容道》、《天水关》、《捉放曹》、《骂曹》、《朱砂痣》、《三娘教子》、《群英会》、《取帅印》、《双狮图》等,还有一部分老旦戏,如《打龙袍》、《钓金龟》、《游六殿》等。

汪桂芬与谭鑫培、孙菊仙并称程门三杰,此三人中孙菊仙年龄最大,谭鑫培次之,汪桂芬最小,但他去世最早,因而对他的文字记载也比较最少了。罗亮生说庚子前在上海天福茶园看过他的戏,只记得他演《打鼓骂曹》中饰演祢衡,用的是场面上的堂鼓,不同于后来,即谭鑫培演此,也是特制的花盆式大鼓。汪桂芬且擅演老旦戏,在天福茶园曾和李长胜合演《断后龙袍》饰李后很受欢迎。不过当时罗尚年幼,对他的唱工不能领会,直到后来在北京同仁堂药铺,听了乐家收藏的汪桂芬《硃砂痣》和《捉放曹》的腊筒,才觉得汪调与人有别,贵在嗓音运用得法,不仅高低音都动听,其中音尤佳,韵味之足如饮醇酒,有独到之处,非谭、孙所能及。

赵如泉说:“我父亲赵祥玉唱架子花脸曾与汪桂芬同班,由于这层关系我曾为汪配演过《硃砂痣》剧中的娃娃生,照剧情娃娃生要向扮演韩员外的汪桂芬叫声‘爹爹’,当时只见汪脸上突然出现一副惊奇的神气,以乐不可支的口气答应了一声‘嗳’,就是这一‘嗳’字,声音清脆,如穿云裂石,震耳欲聋,把我吓得几乎要哭出来。可见汪桂芬不仅是唱腔,白口、做工也具有深厚功底。”

赵如泉又说:“汪桂芬在上海时期,寓所外面经常有许多戏迷聚集在那里,偷听他吊嗓子。因为汪每天起床后必自拉自唱吊上几段,习以为常,戏迷们掌握了他的生活规律。不过他的性情古怪,要门外没人时才肯吊嗓子,戏迷们就躲藏在隐蔽地点,并且讲好必须屏息静听,不可出声,以免被他发觉。有一天,他在吊《文昭关》,门外戏迷听得比在戏园买票还过瘾,内中忽有一人情不自禁叫起好来,汪桂芬发现有人窃听立即停弦,叫好人成了众矢之的,竟然被他身旁的人打了一个嘴巴,其他诸人也群起而攻之。此人急忙分辩说:‘你们打我自然有理,但是我听他唱得好,不叫好会把我憋死。’可见当时汪调之受人欢迎了。”

从前也有人传说,汪桂芬最恨观众叫好,其实并不尽然,赵如泉说:“在前清末年,有很多各地驻沪的客帮,其中以北方人居多,大都嗜好京剧,当时上海戏园全靠这批客帮观众捧场,每逢有新角来沪,都先由案目陪同演员去客帮拜客,以兹联络感情。后来上海一直有拜客之风,就是从那时开始。客帮中的观众当然也良莠不齐,欣赏艺术的人固然多,喜欢起哄捣乱的人也不少。汪桂芬对后者非常厌恶,为了对付这帮人,有一天他故意‘泡汤’唱念象背书一样,这样一来起哄的人反而闹不起来。第二天他开始唱的很好,等到台下一乱叫,他就又用这个办法来对付他们,好在他不出差错,台下无法喝他的倒彩。几天以后这帮人共谋对策,想法子要触触汪的霉头,准备在汪出场后一哄而散,来坍他的台。那天正是他演拿手好戏《文昭关》的日子,当东皋公唱完落坐将要上伍员的时候,这帮人就不约而同地一齐起身走了,待听到汪在幕内一声‘马来’,觉得比往常精彩,这帮人走到半路又停住脚步。等到汪上场后一句‘伍员在马上怒气冲,逃出龙潭虎穴中’,这帮人竟不由自主地又都回到原位,乖乖地听完了整出戏,可见他的艺术魅力之强了。”

据赵如泉说,汪桂芬艺术虽好,脾气很坏,最大的缺点是不受信用,不仅在北京前门外打磨厂福寿堂有过临场逃遁辍唱的怪事,即在上海天福茶园,也有戏园卖了满堂,他却装病不到的事情,还有一次上海丹桂茶园的老板刘维忠,挽熊文通做中人,预付他包银三百两,立下字据作为他下次来沪演出的定洋。不料他再来上海却在另一家戏园登台,为此讼诉于上海会审公廨,结果判决杖汪一百,掮枷游街示众,这件事确属事实,很多人亲眼看过汪大头披枷戴铐在大马路(即今南京东路)游街,一时传遍申江。

汪派唱工要求嗓高气足,传人不多,最有成就的是王凤卿郭仲衡,私淑者是汪笑侬。老旦谢宝云、花脸刘永奎亦曾学汪。此外,北京票友邓远芳和天津票友刘叔度刘贯一(刘永奎子)等也有一定成就。

后因晚年好道,常服道衣,自称“德生道士”,独居东单牌楼米市大街甘面胡同西口路北元通观内,即故于其中,年四十九岁。妻王氏,大兴人,有女二人。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程长庚樊景泰杭子和罗寿山潘月樵时慧宝孙菊仙孙怡云谭鑫培田桂凤王凤卿王荣山王仙舟汪笑侬夏月珊谢芮芝徐兰沅许良臣许荫棠俞菊笙周信芳周子衡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1年09月30日
编辑整理:大戏魔、小豆子、合意、京腔京韵、如舸斋
浏览次数:1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