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杨月楼

杨月楼
杨月楼
出生1844年,道光三十四年(甲辰)
逝世1890717日,光绪十六年(庚寅)初一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杨月楼,男,京剧武生。谱名久先,从艺后改名久昌,字月楼。安徽怀宁人。其父杨二喜,为清道光年间徽班武旦演员。

相传咸丰年间,杨二喜携子由家乡怀宁进京,于天桥卖艺,为“忠恕堂”张二奎赏识,遂聘二喜为教师,收久昌为弟子,工老生兼武生,排名玉楼,与武生俞玉笙(俞菊笙)并称文武双璧。月楼体魄魁梧,嗓音洪亮,文武皆能。起扮相仪表堂堂,有“天官”之誉。文以《打金枝》、《金水桥》、《回龙鸽》、《五雷阵》等奎派戏见长。武戏《长坂坡》、《恶虎村》、《贾家楼》等为杰作。因演《安天会》、《水帘洞》、《泗州城》的猴王孙悟空,故有“杨猴子”绰号。咸丰末年满师后,在京很少露演,自立“忠华堂”课徒授艺。

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来沪,进入以武戏著称的金桂轩(班),擅演猴戏,他在《安天会》中饰孙悟空,出场连翻一百零八个筋斗,收步不离原地,倾倒无数沪上观众,致使丹桂和金桂两戏园为争聘他而对簿租界会审公堂。杨月楼以北方男子的英武阳刚,博得沪上众多女子尤其是青楼女子的爱慕,当时上海滩头号名妓李巧玲及名妓李秀卿、沈月春都与杨关系密切。有化名海上逐臭夫者在《申报》撰竹枝词曰:“金桂何如丹桂优,佳人个个懒勾留;一般京调非偏爱,只为贪看杨月楼。”“二桂名园赌事来,一边收入一边开;月楼风貌倌人(娼妓)爱,不羡红装浪半台(京班一有名花旦演员)”。不久杨与广东商人之女韦阿宝成婚,引起韦氏族人不满,以拐骗民女并诱其钱财罪名将其告至租界会审公堂,杨月楼被捕,在社会上酿成轩然大波。

舆论分为针锋相对的两派,一派以地方绅士为代表,他们言激词厉,以“端风化”为由,要求严惩当事人,并进一步主张“正本清源,谢禁妇女看戏”;另一派则是呼吸了海上新风气的市井文客,他们持论宽松安闲得多,在同情韦、杨的调子里,更多流露的是对前者的不以为然。地方绅士以道德自任,冠冕堂皇,并且多少具备些干预事件发展的力量;市井文客擅民主之名,虽无直接势力,也许倒代表了社会风向,其影响同样不可低估。同治十二年(1873年),在上海县绅董江承桂、郁熙绳呈请下,县令叶廷春颁布《严禁妇女入馆看戏告示》,告示在《申报》上刊出不过一星期,即有化名“与众乐乐老人”者致信报馆,批评禁止妇女看戏:“夫看戏一举,原属赏心乐事,本当男女同乐,良贱共观。今妇女仍无厉禁,惟良家独自向隅,故愚谓此论未昭平允。试思男子处世,有交游之乐,有纵马田猎之乐,甚至有秦楼楚馆之乐,博钱踢球之乐;而在妇女皆无之。至于看戏一事,可以消愁解闷,可以博古通今,可以劝善惩淫,似宜任其观阅无禁,不宜复分男女,复论贫贱也……故吾深不愿有此一禁也!他日者,余将携家属同赴戏馆,不徒愿吾一须眉男子独乐其乐,可并将使吾众巾帼妇人共乐其乐:不徒携我家妇女与少乐乐,欲邀同人妇女与众乐乐,断不因贵馆之论禁止,遂使之大杀风景也……”这封出自男子手笔的信,至少流露了下面三层意思:看戏乃娱乐消遣;娱乐消遣为人之必须;男女在娱乐消遣方面的权利是同等的。还有一层稍稍隐蔽的意思:红粉钗裙本为戏园一景,如今把她们通通赶走。则男子看戏也觉冷清无趣。

张二奎过逝后,他被程长庚约入三庆班。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底,由程长庚呈请,杨月楼被保选为四品顶戴的精忠庙(梨园公会前身)庙首。程故后月楼接任掌三庆班达10年之久。光绪十四年十一月经张淇林保荐,与王楞仙同被选入升平署进宫承差。

光绪十六年故于宣南右顺胡同寓所,年仅42岁。在其弥留之际、托孤于盟弟谭鑫培,望精心培育其子三元(即杨小楼)成才,并嘱三元拜在谭氏膝下为义子,按氏家谱排名嘉训,后成为一代国剧宗师。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程长庚汪桂芬萧长华小杨月楼萧永康徐小香许荫棠杨小楼张二奎张月楼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5-10-26
编辑整理:小豆子、匿名、大戏魔
浏览次数:768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