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费文治

费文治
费文治
出生19131122日,农历癸丑年廿五
逝世1966830日,农历丙午年十五

人物分类
京剧 琴师
费文治,男,京剧琴师。北京市人,满族。

自幼对丝竹乐有着浓厚兴趣,15岁拜张裕德先生为师习练京胡,后又向徐兰沅先生问艺。他的琴风在旦腔上推崇梅氏体系,生腔承习余氏衣钵,随之形成了敏捷利落、托腔工稳、刚柔相济、气足神完的总体风格。

费先生不仅对于京胡技巧、流派唱腔精研有素,而且还熟度音律、钻研昆曲。早在20世纪40年代初他便以这一特点在梨园界享有盛名。其中与吴素秋言慧珠童芷苓云燕铭江新蓉李和曾等进行了长期的默契合作。期间还穿插为荀慧生谭富英陈少霖纪玉良李宗义王琴生迟世恭王少楼唐韵笙魏莲芳杨荣环丁至云杜近芳高玉倩侯玉兰李慧芳李玉茹叶盛兰江世玉赵燕侠新艳秋关肃霜周金莲李玉芝王玉敏李金泉王泉奎景荣庆袁世海曲素英等诸多操琴。此外还与李多奎杨宝森有过愉快的舞台合作。

1951年,他加盟中国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工作团(中国京剧院前身),在国家剧院的艺术氛围中,不仅使琴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而且还在创新传统、丰富京剧演出剧目的领域里取得了非凡的成果。他先后在中国京剧院创作、改编、移植、演出的《江汉渔歌》、《牛郎织女》、《三座山》、《三打祝家庄》、《木兰从军》、《除三害》、《吟香钗会》、《孙安动本》、《智斩鲁斋郎》、《彝陵之战》、《摘星楼》、《詹天佑》、《朱仙镇》、《生死牌》、《金田风雷》、《凤凰二乔》、《卧薪尝胆》、《神医华佗》、《白云红旗》、《武则天》、《千万不要忘记》、《节振国》、《南方来信》、《春到喀隆湾》等剧目中担任京胡演奏及音乐设计工作。

1950年代,他先后随团赴朝鲜慰问志愿军;去福建前线慰问边防军;与中央代表团进西藏参加庆祝活动;参加了赴亚、非、拉美、东欧、西欧、北美和大洋州数十个国家访问的演出活动。20世纪50至20世纪60年代,他与李和曾、江新蓉等人,经常到中南海参加文艺晚会,多次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接见。

在几十年的舞台艺术实践中,费先生不仅以峭峻挺拔的清逸琴风独步京剧乐坛,而且培养了大批京剧演奏艺术接班人。其中主要弟子有:石家庄地区京剧团琴师吴清泉,陕西省京剧团琴师王君笙,吉林省京剧团琴师魏国平,中国京剧院琴师关雅浓徐文英,北京京剧院琴师崔学全,衡水市京剧团琴师全炳仁等。姜凤山黄金陆何顺信迟天标索天静等多人都曾向费先生请教问艺。此外还有不少未举办拜师仪式的学生,如任枫万瑞兴李效正魏少平魏光李全振;再传弟子付登领徐志城等多人。

费先生参加中国京剧院以后,言慧珠曾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先后两次赴京亲自登门邀请费文治携家人迁往上海定居专职为其操琴,由于故土难离,两位艺术家终未能再度携手合作。

曾任中国京剧院院长的吕瑞明先生将费先生的琴艺浓缩为八个字:“演奏自如,步入化境”。京剧界推崇费先生是琴韵深长,烘托唱腔韵律的楷模。吕先生在为《费文治纪念文集》所作的序言中提到:“任何从事专业者,要做到广博或专一并非很难,然而要做到像费文治同志那样博而精,则是极其不易的。我以为,这正是他操琴艺术最可贵之处”。

论及费先生与言慧珠当年的精彩合作,《立言画刊》有过这样的历史记载:“费君文治近经好友介绍复为言慧珠操琴,日前聆其伴奏《西施》、《太真外传》等剧,手下敏捷利落、托腔工稳,诚可谓:得心应手,天衣无缝……”(载自《立言画刊》1941年121期第7页部分片段)。此外,费文治先生的梅腔伴奏绝活还突出地表现为,操琴时弓子既能张得很开、又能用得很短,然而这种短弓绝非是断,他的运弓总是与梅腔韵律的起伏紧密地粘贴在一起,从而奏出的琴音不仅是圆而且是润,他的伴奏风范即托腔黏唱、生动传神。

费先生为童芷苓操琴伴奏数年,还留有为荀慧生伴奏《卓文君》的演出实况录音。上述珍贵音响资料,可以捕捉到费先生伴奏荀腔的主旨:紧紧抓住下滑音、回滑音进行模拟装饰渲染,突出“4、7”音位的下旋特征,而运弓仍然是柔中见刚,呈现的则是“柔而有骨的荀腔纤巧伴奏”风范。

费先生当年常与谭富英、陈少霖等余派名家合作。余腔伴奏弓法看似简单,发出的琴声却是古朴清越、音韵绵长。费先生那空谷足音的高雅琴风,源自余叔岩“艺正音雅、以淡求浓”的艺魂陶冶。就其操琴品质而论,大气、纯净、不偏、不躁,具有深邃的余派底蕴。

伴奏程腔更是费先生的绝活,1942年初,新编京剧《孔雀东南飞》经吴素秋与费先生共同研究,确定了浓郁的程派特色,刘兰芝【二黄慢板】唱腔感人至深。1959年,江新蓉与费先生通力合作设计新编京剧《吟香钗会》唱腔,有悲、有喜,有继承,有突破,既有十分浓郁的感情色彩,又不失程腔韵律。不愧是如泣如诉的程腔韵律新唱。

自1950年至1966年初,费先生为李和曾操琴伴奏。从现存的录音中,可以清晰地剖析出他那独特的高派唱腔伴奏风格:右手运弓,突出使用“陡然而起”的爆发功力,以造成起伏跌宕的运弓气势。激昂奔放的弓法,能动地勾画出高派唱腔的酣畅淋漓气概。特别是配合动人心弦的持续长音腔,更是弓子一抖,立刻飞溅出快速颤动的急音,与腔、与气、与情相映生辉。左手触弦,化用老旦伴奏中的遒劲、衰音、雌音等指法,巧用勾、抹、滑技巧润饰高派腔的悲壮音色特点。再如,高派腔中的“楼上楼”(即层递式行腔)、“疙瘩腔”,以及大气口的满宫满调演唱特点,均采取“长弓托气、短弓补腔”的弓指技巧进行托腔伴奏。他那“通、透、亮、厚”的独特伴奏方法,确立了宏大的高派唱腔伴奏风格,并成为后世研习高派唱腔伴奏艺术的范本。

曾担任中国京剧院二团乐队队长职务,北京民族乐器厂顾问、胡琴制作鉴定专家。

正当他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文革劫难吞噬了费先生年仅53岁的宝贵生命。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迟天标靳文山李德山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9-12-11
编辑整理:国粹迷、京腔京韵
浏览次数:368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