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云燕铭(罗钜壎)

云燕铭
云燕铭
出生1927131日,农历丙寅年廿八日,酉时
逝世2010810日,农历庚寅年初一日,中午

人物分类
京剧 旦行演员
云燕铭,女,京剧旦角。原名罗钜壎,祖籍广东。

她自幼随母新兰秋学花旦,8岁即登台演出,9岁入南京厉家班,曾先后拜冯子和吴富琴王瑶卿为师,同时得到梅兰芳欧阳予倩赵桐珊雪艳琴等名家的指点和帮助。1939年后在北京、上海、南京、济南、唐山、天津、沈阳等地演出。先后与麒麟童高盛麟李少春袁世海杨宝森周啸天盖叫天马连良叶盛兰高百岁等合作,声誉鹊起,名震京、沪、鄂等地。建国后参加戏曲改进局京剧研究院(后为中国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工作团,又转为中国京剧院),并拜王瑶卿和梅兰芳为师。

在中国京剧院期间,先后跟李少春、张云溪张春华李宗义李洪春等人合作演出了许多新编历史剧,如《三打祝家庄》、《兵符记》、《三座山》、《猎虎记》及《江汉通歌》等戏。其中《兵符记》参加了1952年在京举办的第一届全国戏曲会演大会,并荣获表演奖。

1958年调至哈尔滨市京剧团。先后排演了《打金枝》、《蝴蝶杯》、《谢瑶环》、《五女护宁州》、《桃花扇》及现代戏《红色种子》、《南寨惊雷》、《革命自有后来人》等。

她的唱腔柔婉甜润,表演细腻洒脱,善于刻画人物。擅演剧目:《临江驿》、《十三妹》、《穆柯寨》、《玉堂春》、《二进宫》、《樊江关》、《拾玉镯》、《打金枝》、《蝴蝶杯》、《秦香莲》、《秋江》、《江汉渔歌》、《猎虎记》、《三打祝家庄》、《兵符记》、《三座山》、《孔雀胆》、《蔡文姬》、《杨门女将》、《革命自有后来人》、《赵一曼》、《芦荡火种》等。

1955年在华沙参加第五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表演的《双射雁》获民间舞蹈一等奖。

粉碎“四人帮”后,她焕发了艺术青春,重返舞台主演了《杨门女将》、《猎虎记》、《秦香莲》等戏,均受观众热烈欢迎。1979年后,她主演的新编历史剧《孔雀胆》,现代戏《赵一曼》,参加了省、市会演,获得优秀表演奖。近年来,她致力于编导工作。她和别人合作创作了《郭隆真》、《赛金花》等戏,都受到了好评。

历任哈尔滨京剧院主演、艺术顾问、省文联副主席、哈市文联副主席等职。

2010年因心脏病发作,在哈尔滨逝世,享年83岁。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白金蔡宝华费文治高鹤年高亚樵韩慧梅李德彬吕香君梅兰芳王凤朝王盛如王世霞夏韵龙邢美珠徐和才于兰翟西园张和元张金梁张蓉华张玉禅赵炳啸朱云鹏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以下是由网友提交、等待加入的草稿


万伯翱回忆:《一代名伶云燕铭》 去年春节前夕,我正好出差哈尔滨,向友人提出要拜望许久未见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云燕铭。到底是一代名伶,很快友人找到了她的工作单位哈尔滨京剧团,并和老人联系上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的唯一爱女马思敬再三说她和母亲要到西郊宾馆来看我。我连忙坚决拒绝,那有让81岁的长辈来看晚辈的道理。我决定放下电话就去,忙买了鲜花和时新水果。哈尔滨京剧团还派了辆“面包”和一位办公室主任陪同前往。在冰天雪地里车子向市内火车站方向徐徐驶出了。我手扶着里面装满火红和洁白玫瑰的花篮,陷入了思绪和回忆:

  半个世纪前,也就是50年代初,云阿姨刚与戏剧大家马彦祥结婚不久,听说婚礼相当热闹而隆重,在南池子欧美同学会礼堂举行。由田汉主婚,周恩来总理专门派人送来礼品——一对情侣笔,大国画家徐悲鸿等皆送来了六尺大画。王瑶卿、洪深、郑振铎、王冶秋、欧阳予倩和京剧名伶李少春、杜近芳、叶盛兰等都到场了,郭沫若、于力群夫妇派秘书送来亲笔贺词。那时我和彦祥伯伯与前妻30年代电影明星林斐宇所生长子马思猛是小学同学。我去过云阿姨、马伯伯新婚燕尔的洞房小雅宝胡同48号,那是彦祥伯的父亲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我国著名的金石青铜收藏和鉴定专家马衡老爷爷的私人府地。在人们视荣誉胜过金钱和生命的50年代,他曾无偿将他的价值连城的金石拓片、青铜器等收藏品一万多件无偿捐赠给了故宫博物院!马院长住后院,云阿姨和马伯伯住前院。云阿姨大幅的彩照(当时没有彩色照相,是中国照相馆人工上彩),那时才20多岁的云阿姨光彩照人,魅力四射,唇红齿皓,波浪式卷发,身着旗袍,高跟鞋,个子不算高,说起来一口地道的京腔,笑起来微红得脸颊泛起两个浅浅酒窝,实在妩媚动人!配上才子马彦祥伯更是令人羡慕!屋子里长枪短剑、青衣、绣鞋这些行头,说明她是“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她时常要在院子里吊嗓子、跑圆场、踢腿、下腰、甩水袖等苦练。

  50年代中期后,有一次思猛在育才学校的“雩坛”宿舍里对我说:“我妈出国了”,我们几个同学都向思猛投出了极其羡慕的眼光。那时出国多难呀!有一天马伯伯边抽着本国制造的那种小巧雪茄烟,边埋怨娇妻说:“做了好几套衣服,欠了这么多债,都让我还了”。但云阿姨不负众望,1955年她在华沙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击败所有参赛国戏剧选手;以她优美的唱念做打和艳丽夺目且独一无二的服饰、脸谱,演出了传统武旦剧《双射雁》,《盗仙草》两折子戏,荣获世界一等戏剧金奖!

  我们还在北京育才学校读小学的时候,马思猛就经常带我们这些同学上吉祥居院和长安剧院戏院观赏云阿姨表演的《拾玉镯》、《打金枝》、《十三妹》和《打鱼杀家》等戏。说实话,她虽然也能演出《四郎探母》、《玉堂春》、《二进宫》等繁重的唱工戏,由于先天嗓子音色差些,因此主要还是以武旦、刀马旦、花旦等戏为专长,很有特色,表演十分细腻传神。如《拾玉镯》她眼里、手上、身上、脚步,总之浑身上下都是戏,让人百看不厌!活生生地把孙玉姣这个十几岁的东方少女初恋的神情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活灵活现。那些来源于生活的“饲鸡”、“刺绣”再现在大写意的京剧舞台上,又加上提高到优美细致入微的舞台表演,古老的传统中国京剧真是妙不可言!

  从50年代到60年代初中期,京剧舞台呈现出灿烂辉煌的繁荣高峰,云阿姨所在的中国京剧院名角如云,生、旦、净、末、丑都如夜空明星熠熠生辉在菊坛。云阿姨在改革经典大戏《猎虎记》以塑造凶悍泼辣的武旦《水浒》女豪杰母大虫顾大嫂名噪一时,而深深留在观众心中。直到打倒“四人帮”后,1986年66岁的她应邀回到京城,重上京剧舞台,在阔别她熟悉和热爱的人民剧场演出。20年后又重新演出《猎虎记》,台内一声:“母大虫来也!”还是宝刀未老,满堂生辉,一个碰头叫好!

  云阿姨的丈夫、著名戏剧家马彦祥,可称为新中国京剧改革家。周恩来总理专门邀请他到当时党中央的所在地河北西柏坡,这是马彦祥伯伯第一次零距离见到周恩来同志,那时他们就畅谈建国后的传统戏剧的改革问题。马老出色的完成着开国总理所交办的这项戏剧历史使命,如经他手的《柳荫记》(梁山伯与祝英台)、《武则天》、《逼上梁山》(林冲夜奔)等。并且注意到了如何使导演、演员和舞台融为一体,启发演员进行艺术再创造,贯彻了毛泽东主席50年代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推陈出新”文艺方针。让新中国观众看到了耳目一新、简洁、清新隽永的有好内容又有好技艺的京剧。而云阿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或参与,或耳闻目染都获益匪浅。如夫妻俩人在50年代中期通力合作的解放后第一出由蒙古人民共和国歌舞戏剧改编成的亦文亦武的现代京剧《三座山》是化费了两人很大心血的一部现代戏,是他俩心血和智慧的结晶!这是开国后第一出大型移植的外国现代剧。马彦祥不愧为专家型的文化部的高级管戏剧的领导干部,他不仅是导演同时也参与了剧本的编写。作为第一女主角的妻子云燕铭比排演传统剧要多花十倍的功夫,因为除了继承传统的技艺,更主要的是创新,几乎要创新现代剧中绝大部分的唱、念、做、打,可以说这是夫妻俩在他们的戏剧生活中花功夫最大的一出戏。马导演对新剧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为了能让新编剧更加真实,贴近生活,甚至要求自己怀有身孕的妻子深入到内蒙古边区亲身体验,向内外、蒙艺术家和民间艺人学习。从音乐、唱腔、舞美到化妆、服饰、道具,都要重新认真操办和熟悉。我国著名舞蹈专家贾作光曾专门向她传授蒙古舞。云阿姨回想起当年扮演《三座山》中女主角南斯勒玛的情景,至今都是记忆深刻:“……为演好这个角色,我曾绞尽脑汁,唱腔也好,表演也好,我都倾其所有,全部倒净了。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此好的剧目,演出场次并不多,而且也没有保留下来”。经过一年多日以继夜地紧张工作,这部以张云溪和云阿姨为第一男、女主角的大戏公演了,并受到了各界的高度关注。1957年文化部特别邀请了毛泽东夫妇观看,江青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只看了一半就中途退场了。马彦祥一直陪伴着主席。主席兴致勃勃地观看完全部演出,并接见了主要演职人员。马伯伯在向喜爱京剧的毛泽东汇报的时候,直率地说:“有的观众和同行说《三座山》是非驴非马,不像京剧”。毛主席一边抽烟一边用他那一贯浓重的湘音幽默地说:“非驴非马,是个骡子不是也很好嘛!……”领袖无比权威的超然言谈,使紧张的马伯伯和云阿姨及执笔加编剧范钧宏、主持马少波及众多二团参与的明星演员张云溪、张春华、景荣庆、叶盛长等都大舒了一口气。由于种种原因,这出戏未能作为经典剧目保留下来,但他们大胆进取,勇于改革戏剧的精神,却永远留在了梨园人们心田中。文革中江青给《智取威虎山》中男主角杨子荣的扮演者童祥苓说:“马彦祥不是好人,你要和他划清界限啊!”,并点名批评了马彦祥。剥夺了马、云这样两位有实践经验的戏剧改革家和著名演员的艺术生命,还残酷无情的批斗了他们多年。

 [1]
大家都知道毛主席十分喜欢京剧。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解放后,他都会在工作累了的时候,打开留声机,听听京剧名家的唱片。在延安他观看和称赞《逼上梁山》,还在自家窑洞前观看自己女儿和江青演唱的《打鱼杀家》。建国后,在怀仁堂、人民剧场、天桥剧场等地也看了不少好戏。在看了二团演出新改编的《三打祝家庄》(云阿姨扮演顾大嫂),指出:“晁盖、宋江身后各擎‘梁山伯主’之纛旗不对,应该只有一旗归晁盖”。这是他熟读《水浒》之故。主席看了云阿姨所在二团张云溪、张春华合演的《三岔口》还说:“灯光明亮,能表现出一团漆黑,外国戏做得到吗?还是中国人聪明啊!”。看了云阿姨等的《水漫金山》、《泗州城》等戏后,主席也发表了评论:“台上没有水,靠演员演出水来,这和齐白石画虾不画水,反而水意流动是一个道理呢!”这些由云阿姨和马伯伯的好友马少波亲历和经常谈起的许多领袖爱戏的事实,始终是梨园界和观众津津乐道的掌故!

  1959年,在我读初二时,漂亮的云阿姨好像突然而又没有什么大动静的消失了。听大人和思猛说:“她借到哈尔滨京剧团去了”。是和马伯伯“性格不合?”后来倔强的二老终于分手了。思猛讲:“年轻美貌的云妈妈和名武生张云溪曾是师兄妹,从小一起学戏,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又情投意合。很早的时候他们已谈到婚嫁,但家长包办不同意,加上成角成名后,却又长期在一个团一起拍戏,是有过很密切的关系”。京剧院党组织还警告过张云溪,事情过去了,云妈妈也认错了。可倔强和过于爱面子又得理不让人的马伯伯却不管不顾,居然先分居了。1958年,得不到丈夫谅解的云阿姨一怒之下带上两个他们年幼的孩子到黑龙江支边去了。想不到冰城对中国京剧院下来的名角特别热情,从生活到剧目,提供了比中国京剧院二团还优越的条件,云阿姨全身心投入到排演新老戏之中,获得了很大的‘票房’和成功,原来主角最高1元2角,云阿姨的票竟炒到10元,这在当时可了不得呢!尤其是60年代所排演的《革命自有后来人》,因为她有过排演现代戏《三座山》的经验,加上亲身深入体验生活和受到革命英雄主义的激励,使她在1964年北京全国现代京剧观摩演出中大获成功,并以所扮演的十几岁东北革命家庭第三代少女李铁梅的形象获得肯定和盛赞,还受到中宣部表扬和彭真同志等首长的亲切接见。实际上1963年6月周总理陪朝鲜贵宾在哈尔滨就看了这出戏,在这以前已公演了100多场,很受欢迎呢!看完戏,周总理还专门到后台对云阿姨的表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回京后不久还特地写了一封长信给予指导,希望她“深入生活,把剧本改得更好!”。而“四人帮”之一的江青,这个新戏霸贪天功为己有,完全扼杀了被戏迷观众誉为“中国第一铁梅”的云阿姨主演的现代京剧,而把《革命自有后来人》改名为《红灯记》并将该剧据为己有。同时把运阿姨打入“牛棚”,让她过了八年的乡下劳改日子。云阿姨说:“她曾想到以死对抗‘四人帮’。可想到自己经历过旧社会,9岁入南京‘历家班’学习青衣、花旦。跟师傅跑码头、闯江湖,过着颠沛流离的苦日子。共产党来了解放了我们这些旧社会被称为‘下九流的戏子’,改称我们为‘人民演员、艺术家’。我得过国内外大奖呀!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我上有老母亲,下有和马彦祥先生的一双还未成年的儿女。我不能死,我坚信共产党一定会实事求是为我平反。我得到过王瑶卿、欧阳予倩、梅兰芳等大师的悉心指导,也曾长期和周信芳、马连良、杨宝森、高盛麟、叶盛兰、李少春、袁世海等名家合作演出过。虽然他们现在大都也身陷囹圄,他们可都是身怀绝技的大家老师呀。中国传统京剧就这样完了吗?绝对不会,我苦练过‘四功五法’学了一身本事,我能演几十出戏呀!文武我都好啊,我还要报效祖国和人民!多少戏迷观众都不断给我温暖、鼓励。我得坚强的生存下来,他们还等着我重上舞台呀!哈尔滨人民多好啊!”她一生都特别喜欢哈尔滨的漫天大雪,北国风光多美呀!哈尔滨的观众太好了!本来想“借调两年就走”,可是她竟舍不得走了,想不到一住就是几十年啊——。她不断想到在丹麦、英国、芬兰、瑞典、苏联等十几个国家的演出盛况。她和梁一鸣老搭档配合得多好呀,还有其它几位名角,都是不计名利,团结互助。有一次到上海演出,竟然一连在掌声和鲜花中谢幕十四次呢!……。她说每当想到这些,都是热血奔腾,泪水涟涟……

  车“嘎”然在离火车站不远的经纬二道街一座六层楼前停下。马思敬也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我思绪的闸门也突然中止,我忙着搬花篮,上面的红玫瑰、康乃馨在雪中格外靓丽。旧式六层楼没有电梯,还好她们母女住在二层。云阿姨早已由女儿搀扶在门口等待。这套三室一厅的旧房子虽然不过百十平米,在当时60年代是属于相当好的房子,是和副市长一样的待遇。只有像云阿姨这样极少数专家学者、艺术家才能分配到!文革后又退还给了她。云阿姨的一头乌发已变成灰白色了,身着中式便衣,足踏平底布鞋,个头已比过去矮了点,脸庞不再那么丰润了,只有眼睛还像当年那样有光采。她显得非常激动,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坐下喝热腾腾的香茶。我久久盯着当年那位在舞台上风情万种的“孙玉姣”、“金枝玉叶的汉公主”,雄风不让须眉的“侠女十三妹”,而如今已81岁的她,已经从哈尔滨京剧团团长和黑龙江省文联副主席的职务上退下来了。看着眼前年迈的云阿姨,我真是感叹万千。我提起了儿时在马家因学大人而骂了句“她妈的!”而受到了她严厉而又亲切地批评,她不由得哈哈大笑:“不好意思,要求你们孩子们太严了!”

  我巡视屋中,在女儿屋仍挂着和父亲马彦祥的大照片,而且云阿姨从1959年正式和马伯伯离婚后,几十年的岁月过去了,中间有多少求婚者,她竟然都一一拒绝了,这位佳人竟然独自走到了迟暮之年的今天。在和我的谈话中不时这样说:“你的同班同学马思猛,是我过去的先生马彦祥带过来的孩子,我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就是在最艰难的文革十年,我都一直坚持从我的生活费中每月挤出10元钱寄给在农村生活的思猛家中。马先生对我一生都影响太大了,我现在教学生,让他们首先学做人再学好戏,这叫‘艺德双磬啊!’”我知道她已获得“中国京剧表演艺术家”和“终身艺术成就奖”最高称谓了,这些荣誉她是当之无愧!临走前,这位耄耋老人说:“我只知道当好演员,没想到老了,组织上还让我挂了什么团长、主席这样的职务呢!”她让女儿拿出一本记载着她一生酸甜苦辣的回忆录《一代坤伶云燕铭》,并亲笔签名赠送给了我。http://www.chinaqw.com/news/200907/03/170179.shtml


宋乔 提供



云消燕落铭世间 万伯翱
http://www.jingju.com/jingjurenwu/liyuanjishi/2011-09-06/11266.html

云燕铭,生于1926年2月10日,辞世在2010年8月10日,生前为哈尔滨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曾先后任哈尔滨京剧团团长、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文联副主席等职务。上世纪四十年代后她先后与周信芳、盖叫天、马连良、杨宗森、叶盛兰、李少春、高百岁等京剧艺术家合作,演出精彩剧目大受观众追捧,因此声誉鹤起,芳名远震京沪。后她再独拜王瑶卿为师,并不断得到梅兰芳、欧阳予情等名家指点,不断学习深造使之技艺大进,渐入炉火纯青。她在《拾玉镯》中饰演的孙玉姣,“李铁梅”等京剧角色,深入人心。

  2010年8月12日,我在赶往鸡西的途中,惊悉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云燕铭病逝的噩耗。情急中临时改变行程,赶往哈尔滨云阿姨家中,一路上我陷入思绪万千的回忆中。

  技艺精进 菊坛扬名

  我能在上小学时认识了光艳四射的云阿姨,实是因为他丈夫马彦祥前妻的儿子马思猛和我是小学同班同学。半个世纪前,也就是1950年代初,云阿姨刚与戏剧大家马彦祥结婚不久,听说婚礼在南河沿欧美同学会礼堂举行,由田汉主婚,介绍人是马少波和李世济之父李乙尊。周恩来总理专门派人送来礼品一对情侣笔,画家徐悲鸿送来了六尺大画“双骏图”。那时云阿姨、马伯伯住北京东城小雅宝胡同48号,那是彦祥伯的父亲马衡老爷爷(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我国著名的金石专家)的私人府邸。当时马老爷爷住北屋,云阿姨和马伯伯住南屋。我常看她在院子里吊嗓子、跑圆场、踢腿、下腰、甩水袖等苦练这些基本功。

  1950年代中期后,有一次思猛在育才学校的“雩坛”宿舍里对我说:“我妈出国了。”我们几个同学都向思猛投出了极其羡慕的眼光。云阿姨从日本访问演出回来给思猛带回一双海棉乒乓球拍,那在当时在国內可是件稀罕物呢。1955年她在华沙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以她优美的唱念做打和艳丽夺目且独一无二的服饰、脸谱,演出了她的拿手传统武旦剧《双射雁》、《盗仙草》两出折子戏,其中《双射雁》荣获民间舞蹈一等奖。

  那时候,马思猛就经常带我们这些同学上“大众”、“长安”戏院观赏云阿姨表演的《兵符记》、《十三妹》、《打渔杀家》等戏。说实话,她虽然也能演出《四郎探母》、《玉堂春》、《二进宫》等繁重的唱工戏,由于先天嗓子音色差些,因此主要还是以武旦、刀马旦、花旦等戏为专长,且表演十分细腻传神。如她在《拾玉镯》中饰演的孙玉姣,眼里、手上、身上、行步,总之浑身上下都是戏,让人百看不厌!

  从1950年代到1960年代初中期,京剧舞台呈现出灿烂辉煌的繁荣高峰,云阿姨所在的中国京剧院名角如云,生、旦、净、末、丑都如夜空明星熠熠生辉在菊坛。云阿姨在新编历史京剧《猎虎记》中,以塑造凶悍泼辣的梁山好汉母大虫顾大嫂而再次声名远播,大显她的独特功夫。

  梨园亲密伴侣

  曾是云阿姨亲密丈夫的著名戏剧家马彦祥,也可称为新中国京剧改革家。解放前夕,周恩来副主席在当时党中央所在地西柏坡曾专门约见他,那时他们就畅谈新中国成立后传统戏剧的改革问题。新中国成立后,马老出色地完成了开国总理所交办的这项历史使命,经他手改革了《柳荫记》(梁山伯与祝英台)、《武则天》、《逼上梁山》等老戏,让新中国观众看到了耳目一新的京剧。云阿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夫妻两人在1950年代中期,通力合作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出由外国(蒙古人民共和国)歌剧改编的亦文亦武的现代京剧《三座山》。这是开国后第一出移植外国剧目的现代京剧。马彦祥不仅是导演,同时也参与了剧本的编写,作为第一女主角的妻子云燕铭比排演传统剧要多花十倍的功夫,因为除了继承传统的技艺,更主要的是创新,几乎要创新现代剧中绝大部分的唱、念、做、打。

  马彦祥对戏曲改革工作一丝不苟,为了让新编剧目更加真实,贴近生活,甚至要求自己怀有身孕的妻子深入到内蒙古边区亲身体验草原情结。从音乐、唱腔、舞美到化妆、服饰、道具,都要重新认真操办和熟悉。

  经过一年多夜以继日的紧张工作,这部以张云溪和云阿姨为第一男、女主角的大戏公演了,并受到了各界的高度关注。1957年夏,十分关心戏曲改革的毛泽东主席提出要看《三座山》,文化部特别在北京天桥剧场举办专场,马彦祥一直陪伴在主席左右,主席兴致勃勃地观看完全部演出,并接见了主要演职人员。马伯伯在向喜爱京剧的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汇报的时候,直率地说:“有的观众和同行说《三座山》是非驴非马,不像京剧。”毛主席一边抽烟一边用他那一贯浓重的湘音幽默地说:“非驴非马,是个骡子不是也很好嘛!……”领袖的超然言谈,使紧张的马伯伯和云阿姨及执笔加编剧范钧宏、主持马少波及众多参与的演员张云溪、张春华、景荣庆、叶盛长等都大舒了一口气。由于种种原因,这出戏未能作为经典剧目保留下来,云阿姨回想起当年扮演《三座山》中女主角南斯勒玛的情景,至今都是记忆深刻:“……为演好这个角色,我曾绞尽脑汁,唱腔也好,表演也好,我都倾其所有,全部倒净了。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此好的剧目,演出场次并不多,而且也没有保留下来”。

  难忘的“李铁梅”与“顾大嫂”

  1958年,在我读初一时,云阿姨好像突然的在马家消失了。听大人和思猛说:“她借调到哈尔滨京剧团去了”。想不到冰城的领导对北京来的名角特别热情,从生活到剧目,提供了比中国京剧院二团还优越的条件,云阿姨全身心投入到排演新老戏之中,获得了很大的“票房”和成功,原来主角的票价最高1元2角,云阿姨的票竟炒到10元,这在当时可了不得呢!尤其是1960年代所排演的《革命自有后来人》,因为她有过排演现代戏《三座山》的经验,加上亲身深入体验生活和受到革命英雄主义的激励,使她在1964年北京全国现代京剧观摩演出中大获成功,并以所扮演的十几岁东北革命家庭第三代少女李铁梅的形象获得肯定和盛赞,还受到中宣部陆定一、周扬和彭真等首长的亲切接见。

  实际上1963年6月周总理陪朝鲜贵宾在哈就看了这出戏,在这以前这出戏已公演了100多场,很受欢迎呢!看完戏,周总理专门到后台对云阿姨的表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回京后不久他还特地写了一封长信给予指导,希望她“深入生活,把剧本改得更好!”可惜后来江青完全封杀了被戏迷誉为“中国第一铁梅”的云阿姨主演的现代京剧《革命自有后来人》。不久,云阿姨即被打入“冷宫”,关进“牛棚”。她一生都特别喜欢哈尔滨的漫天大雪,本来想“借调两年就走”,可是竟舍不得走了,想不到一住就是几十年。

  她不断想到在丹麦、英国、芬兰、瑞典、苏联等十几个国家的演出盛况。她和梁一鸣老搭档配合得多好呀,还有其他几位名角,都是不计名利,团结互助。有一次到上海演出,竟然一连在掌声和鲜花中谢幕十四次呢……每当想到这些,她都是泪水涟涟。

  “文革”后的1986年,66岁的云阿姨应邀赴京,阔别20年后重返京剧舞台,在她熟悉的人民剧场演出《猎虎记》,台内一声:“母大虫来也!”还是宝刀未老,满堂生辉,一个碰头好!是啊!北京的老戏迷们没有忘记云燕铭,当年的“顾大嫂”又回来了!

  香魂永存梨园情

  余音尚在回荡,与我同行的原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部长陈沂将军之子陈北刚提醒沉思中的我,到了。我们一行走进云阿姨哈市道里经纬二道街家中,灵堂十分简朴肃穆,阿姨遗像旁已掛满了挽幛。我和北刚等献上花圈和鲜花,向云阿姨遗像三躹躬,此刻,李铁梅“打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的唱腔还在我耳边回响。冰城的一代坤伶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她犹如这冰城红玫,曾经多么耀眼和芬芳,谁又能是云阿姨等的后来人呢?还能有吗?

  “我这辈子只学云派!”一个少女清脆的话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这是云阿姨的关门弟子白金。5岁那年,其父带她登门请云阿姨看看这孩子是不是个学戏的“坯子”,不想云阿姨一眼就相中了这娃娃。从此她们祖孙相称,云阿姨全心全意地开始培育这棵菊坛新苗,手把手教授了白金“拾玉镯”、“穆柯寨”等剧目。云阿姨不仅认真传艺,更下功夫教导白金为人之道,一再嘱咐小白金且不可为争名利而不讲戏德。云阿姨生前曾耐心地告诉白金:“奶奶先天嗓子不好,只能以表演弥补不足。你有一付好嗓子,应学习吸收各派之长,将来才能出息!”今年,15岁的白金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中国戏曲学院本科。云阿姨病重期间,白金从北京赶回,与其父白广玉一起侍奉在云阿姨的病榻旁。望着有点淒涼之感的灵堂,这份无华而真挚的师徒情、祖孙情、梨园情让我感到欣慰。一代坤伶云燕铭虽然离去,但她的舞台表演艺术后继有人。正如谭元寿先生挽曰:云消燕落铭世间,香魂永存梨园情。


宋乔 提供



马思猛文; 载于梨园百年:
事件:马彦祥与罗钜壎结婚

时间:1950年4月3日,农历庚寅年二月十七日,下午

马彦祥在南河沿欧美同学会和罗钜壎(即云燕铭)举行结婚典礼。

早在1937年春,田汉出狱后受困于南京,马彦祥和他一起组织以中国舞台协会名义的演出活动,当时田汉面对一些“左派”人士的质疑和批评,心情十分苦闷,时逢在扬州演出的高百岁邀请其去扬州闲游,马彦祥便陪同田汉前往赴约。在高百岁家里,马彦祥遇见了年12岁在高百岁班社从艺的小演员云燕铭。而这次无意的谋面,在十三年之后却成全了马彦祥又一次婚姻。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马彦祥随军管会文化接管委员会同进北平,任文化接管委员会文艺部副部长兼旧剧处处长。当时的北平戏曲界庞大而复杂。不算在街头卖艺的,光是戏曲界的艺人就有二千四百余人,共有大的旧戏班社就五十个。这支庞大复杂的戏曲队伍,在组织、制度、剧目、作风等方面,留下了深刻的旧社会的烙印。因而,对整个北平戏曲界的改造,是旧剧处面临的一项既艰巨而又繁重的任务。为了向广大艺人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文艺政策,一方面下令禁演一批有害的京剧剧目,一方面着手在戏曲界进行思想教育和艺术制度的改革工作,面对如此繁杂艰巨的工作任务,马彦祥自然的成为北平梨园公会的常客。

一天马彦祥和田汉到前门外樱桃斜街梨园公会公干,在那里巧遇云燕铭,她远远地看见了田汉和马彦祥,尽管他们都身穿着泛黄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装,还是认出了他们两人的容貌。同时,田汉和马彦祥在众多的人群众中也认出了云燕铭。田汉像长辈一样拉着她的手笑着说:“刚才一眼就认出你来了。”说着便转过脸指着马彦祥说:“他现在可是我们文化艺术工作委员会的马主任呦!”(这是马彦祥进北平前,在石家庄华北人民政府时的职务)马彦祥笑着握着云燕铭的手久久凝视着她说:“什么主任不主任的,我们都是老朋友了。”田汉双眼透过镜片斜睃着马彦祥,拍了拍马彦祥肩膀,暗示马彦祥握手时间太长了。这时马彦祥这才松开手,并哈哈大笑起来,随之,田汉也笑了起来。

马彦祥的出现,让云燕铭着实感到震惊。她不明白,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教授,为什么加入了共产党、八路军的行列,难道十年前相识的马彦祥和田汉先生就是共产党?刚刚解放的旧艺人不认识共产党,也不认识八路军,他们只知道国军,以为就像国剧是中国人的戏剧一样,国军就是中国人的军队。但云燕铭相信马彦祥和田汉是对的,他们参加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也许要比国军好,甚至要好上好几倍。这次马彦祥和云燕铭短促的见面,令他们双双打破了内心的平静。云燕铭在她的日记里曾写到:“在我眼中马彦祥有着修长的体型,宽宽的肩膀,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说起话来闪闪发亮。憨厚的笑脸,给人以诚实、谦虚的印象。”

1949年6月28日,梅兰芳、周信芳先生以南方第二代表团团员的身份从上海抵达北平,准备出席7月2日在怀仁堂举行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开幕式。与会前,由田汉、洪深和马彦祥陪同特到梨园公会拜望了会长叶盛章、沈玉斌等人,梨园公会举行茶话欢迎会,田汉、梅兰芳、周信芳分别讲话,然后合影,散会。朝气蓬勃,简单明了。会后,周信芳马上又拽住了田汉和马彦祥说:“还有件事,初步定在10月份,武汉市筹建中南京剧团,约我去为他们捧场,我想请个小花旦,南下武汉演出两个月,能否推荐一个?”马彦祥看着一旁的云燕铭说:“还用推荐吗?您自己的干女儿不是挺好的旦角儿吗?”就这样,马彦祥促成了云燕铭和周信芳先生同台合作演出了十多场《打渔杀家》,这既圆了她多年的夙愿,也为自已的婚姻又一次巧妙地搭起了雀桥。

1949年7月,在热心的田汉的措合下马彦祥和云燕铭确立了恋爱关系,马彦祥也诚实地向她介绍了自己的身世和婚姻状况。在云燕铭的记传《一代坤伶云燕铭》中,提起当年和马彦祥的婚恋还如醉如痴:“最早知道马彦祥和我相恋的该是田汉,不久,他当着我和马彦祥的面说:‘现在我才相信什么是缘分,其实早在十年前你们俩就心心相印了!’接着他又不容分辩地说:‘男婚女嫁是早晚的事。过去哪个姑娘二八不出阁?况且我们的云燕铭同志已经二十好几啦!’他看着我和马彦祥,接着又用他那浓重的湘音说:‘什么时候定婚噢?订婚时我要邀上几个朋友喝酒的呦!’在马彦祥心中,田汉永远是他的领导和兄长。故此,田汉说什么,他从来是言听计从。订婚这天,他真的从饭店叫了几个菜,邀请田汉、洪深和马少波来到寓所中。虽然才几个小菜,对于供给制时期的马彦祥、田汉等人来说,已经是很奢侈了。平时在机关食堂吃不到什么荤腥的几位战友、同人,借着我们订婚之日开荤忌素,开怀畅饮。我每每为他们斟酒,他们都一饮而尽。出于兴奋,二瓶酒进肚,毫无醉意。散去时,已是满天星光。”

1950年4月3日下午,马彦祥和云燕铭在南河沿欧美同学会举行了婚礼。婚礼的证婚人由田汉担任,主婚人分别是马彦祥的父亲和马彦祥的岳母罗静(新艳秋);介绍人是马彦祥的战友马少波和马家有三代世交的李乙尊(李世济之父)。这是马彦祥“功成名就”后一次风光的婚礼,既隆重又脱俗,虽然没有音乐和酒席,却是他一生五次婚姻中惟一次“郑重其事”的婚礼。来宾有王瑶卿、洪深、欧阳予倩、郑振铎、王冶秋和李宗义、李洪春、张云溪、张春华、雪艳琴、叶盛兰、杜近芳、李少春等,此外,身在外地或不能脱身的梅兰芳、周信芳、高百岁、小翠花、尚小云、荀慧生等名家也都送了花篮与礼幛。周恩来和邓颖超特派秘书送来一对“情侣金笔”;郭沫若和于立群派秘书送了贺辞手书等。

田汉当场即兴题七言律诗相贺:
马彦祥、云燕铭结婚致贺
十载歌场历苦甜,广陵曲罢月初圆。归来致运无家日,相见云英未嫁年。换骨脱胎惊转变,乱头粗服喜天然。一娘慧眼药师福,真个风尘有宿缘。
郎籍宁波我白鹅,故乡消息近如何。非将美蒋驱除尽,那有鸿光幸福多。莫为稻梁回舞扇,好勤耕织待银河。黑猫依旧发如许,珍重窗前小八哥。

芜句代表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全体同人贺彦祥副局长与本局京剧研究院燕铭同志新婚之喜。

在婚礼上,马父以主婚人身份致词,他说,余子女众多,但参加子女的婚礼还是第一次。在说了些感谢到场来宾的话后,接着,他便毫不留情地对马彦祥的婚姻状况表示了不满,郑重地说:“希望这次是彦祥的最后一次婚礼!”
http://history.xikao.com/event/5906


宋乔 提供




最后更新:2010年08月13日
编辑整理:徐祥龙、马思猛、匿名
浏览次数:8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