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事件:陈德霖出殡


时间193086日,农历庚午年闰六十二日,辰时

陈德霖因病在北京百顺胡同寓所逝世,享年69岁。北平、天津等各大报纸均发表消息和评论文章。出殡当日很多著名演员和社会名流都参加了送葬行列,梨园行同人还在虎坊桥搭一路祭棚。上款书“陈德霖夫子千古”,下款写“梨园占行(旦行)公祭”。灵枢所经之处,观者数以万计,送挽联者有40多人。老夫子众弟子和他的女婿余叔岩,诗人樊樊山、李释戡先生和新闻界友好恭送挽联挽诗多副,鸿文佳章,祭奠陈贤,实老夫子死后之哀荣。

平生风义兼师友;一别音容两渺茫——袁克文集唐诗句代王瑶卿撰挽师友陈德霖(王瑶卿与陈德霖的关系是亦师亦友,由袁寒云[克文]代王集唐诗挽联,联句最为工切,合两人身份)。
近代著名诗人樊樊山诗赞陈德霖曰:人生七十古来稀,犹效天魔著羽衣。英武不殊萧太后,凄泠恰似李皇妃。上将乍惊枯井跳,痴郎增共断桥归。于今菊部推前辈,模范伶员评是非。
旧事无人谈天宝;伤心泪落泣贞元——戏曲作家溥续(清逸居士)挽陈德霖
众里笙竽谁比数;晚有弟子传芬芳——画家陈师曾挽陈德霖
修史当增伶工传;舞台难忘老成型——历史学家、教育家李泰棻挽陈德霖
逢人爱说唐天宝;顾曲今无梁伯龙——剧评家恒诗多挽陈德霖
挥泪人琴广陵散;断肠天宝李龟年——文斌挽陈德霖
朗月清风怀旧雨;白杨衰草尽哀音——马愉忱挽陈德霖
数载从游沾德泽;几时不见隔天人—京剧老生演员项鼎新挽陈德霖
响遏行云,音容宛在;神伤落月,色相皆空——国民政府大兴县县长崔麟台挽陈德霖
台呈妙舞,冠绝当时;梁绕清歌,领袖君彦——意大利驻北平大使馆参赞葛提尼挽陈德霖
昆乱名高,一时皆推绝艺;门墙依浅,三月遽失良师——京剧旦角演员李香匀(陈德霖弟子)挽师陈德霖
木坏山颓,十日迟归悭一面;情深调合,廿年亲炙剩千哀——京剧旦角演员梅兰芳挽陈德霖(20世纪30年代以后,梅兰芳先后为悼念师友写有一些情真意切的挽联。这些挽联虽为一时之作,但于哀婉的情愫之中,渗透着对往事的回忆和对故友的怀念,实为剧坛值得重视的文史资料。梅兰芳的这副挽联,足以见其谦和诚挚的品格。1914年1月,梅兰芳和王惠芳同在庆丰堂拜陈德霖为师,深得教益。陈德霖逝世时,时梅兰芳适在美国演出,归途中惊闻噩耗,即案撰书这副挽联,以表哀悼之忱。挽联文笔朴实凝炼,既直抒“十日迟归”的心绪,又倾诉“廿年亲炙”的感受,从中可体味到梅先生的哀痛、怀念、感激之情。)
齿德俱尊,歌舞场皆称夫子;人琴已渺,舆论界亦哭先生——剧评家林醉陶挽陈德霖
江上峰青,遗响犹传广陵散;仙家曲妙,新声曾谱后庭花——徐世纲挽陈德霖
何处听琴,流水高山成古调;特来挂剑,清风明月想遗徽——北平市哈尔飞剧场经理郝锦川挽陈德霖
桃李蔚新英,尽属公门培植;楩楠储伟器,咸归大匠准绳——京剧武丑、文丑演员王长林挽陈德霖
往日仰师程,先生云亡悲菊部;崇朝惊噩耗,老成调谢痛虞歌——京剧旦角演员尚小云挽陈德霖
技艺早知名,翻怜好戏成悲戏;音容空想象,应叹今人作古人——北京新闻界人士戴正一挽陈德霖
旦色享大名,九城皆知老夫子;梨园说天宝,一月再失旧伶官——叶尧城挽陈德霖(下联末句,说小生朱素云在同年春天病故)
遗事说开天,惆怅一声何满子;及门富桃李,流传千古郁轮袍——剧评家谢宗周挽陈德霖
遽断古稀龄,一曲高歌成绝调;愁谈内苑事,两朝陈迹感当年——樊泽春挽陈德霖
绝调忆广陵,更无白雪阳春曲;清芬成隔世,应在华鬘兜率天——董文裕挽陈德霖
逸响在人间,咏到霓裳成绝调;音容归地下,愁闻蒿里吊幽魂——国民革命军第14军军长安锡嘏挽陈德霖
珠玉著公评,无愧梨园称泰斗;笙簧成绝响,殆从佛国比迦陵——孙寿田挽陈德霖
享盛名五十年,妆成自写心所悟;培桃李百馀辈,结习笑我同无边——红豆馆主挽陈德霖
念旧客京华,独我相逢,徵歌对酒;看满门桃李,更谁能唱,姹紫嫣红——北平市名票袁克文挽陈德霖
大罗天真个快哉,世界红尘都成幻梦;广陵散于今绝矣,阳春白雪畴续遗音——北平市警察局局长王锡符挽陈德霖
灯红酒绿,把袂论交,犹忆少年行乐地;扇影钗光,同歌惊梦,可堪今日奈何天——学者、书法家、楹联家方地山挽陈德霖
元音凋敝,仅凭玉貌作青衣,问伊愧否;法曲飘零,犹幸珠喉到白首,弃世同归——剧评家陈梦陶挽陈德霖
弟子尽知名,芬芳可传,定场只应推贺老;歌声能入破,殷勤与唱,旧人无复有何戡——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傅岳棻挽陈德霖
人生原是戏场,舞袖歌衫,天宝遗闻悲绝响;此去醒来幻梦,钧天广厦,周郎顾曲泪频挥——崔增祥挽陈德霖
老凤声清,凭吊似萧后桩台,此后谁听白杨树;河鱼疾甚,请医鲜仓公药袋,不信人嘲黄桂秋——剧作家、戏评家景孤血挽陈德霖
文艺传后进,当年矩步绳趋,时以旧音教弟子;道义式乡闾,此日风消云散,犹存正法在人间——京剧青衣演员王琴侬挽师陈德霖
素擅女儿喉,当年太液承恩,朗润若滋金茎露;无惭夫子誉,今日钧天应诏,逍遥竟御白莲风——徐世麟挽陈德霖
打破十年红,莫不足入江返照,濒危尚耦薛平贵;已赢双鬓白,竟难迟浮海归槎,顿失师资陈最良——出版界张笑侠挽陈德霖
与先君为莫逆交,当年少小趋庭,相攸忝附东床选;恨斯世无长生术,此日凄凉返驾,营尊难伸半子情——京剧老生演员余叔岩挽岳父陈德霖
白发红妆,有韩娥新声无限低佪,绝胜唱杨柳岸晓风残月;青衫黄土,叹南内旧部渐伤凋谢,忍重话长生殿霓裳羽衣——陈学璟、徐炳麟同挽陈德霖
元音不坠,赖此典型,方期继往开来,无使霓裳咏长归天上;闰历初更,忽然奄逝,回想曲高和寡,痛惜广陵散竟绝人间——名医、票友李适可挽陈德霖
素车白马,看范巨卿号哭而来,交道久无闻,菊部犹堪求礼义;法曲清歌,任桓子野奈何频唤,旧人今安在,渭城谁与唱殷勤——诗人、剧作家李释戡挽陈德霖。跋曰:“漱云(德霖字)供奉之丧,其友侯俊山远自塞外,白衣奔哭,衰年犯暑,哀动路人。张范交期,求诸菊部,嗟夫!故都萧寂,法曲飘零,白发梨园,销声黄土,抚时感旧,孰省余悲。”
六旬馀艺苑蜚声,正门墙桃李芳菲,谁知白雪阳春,惊说元音成绝调;二十载京华交契,忆襟怀芝兰潇洒,此后落花风景,更从何处觅斯人。——名票武生孙庆堂挽陈德霖
门下自多悲,忆平日训受崇庭,栽培有术,方期再二年共颂古稀,分弟子以荣光,永得春风垂厚谊;座前难少侍,恸此疾灾侵小竖,挽救无方,竟使这一时同惊大讣,吊先生之长逝,从兹词韵弃遗编——京剧青衣黄桂秋挽陈德霖(1930年黄桂秋开始挑大梁,老夫子在年迈体弱的情况下,还经常陪其演出,同年7月师徒赴天津春和戏院演出,为了捧徒弟,在《红鬃烈马》中,陈德霖饰代战公主,黄桂秋饰王宝训,一时轰动剧坛,传为佳话。不幸老夫子演毕即病倒,回来后不久谢世,故有“陈德霖为培养学生而死”之说。黄桂秋深感内疚,献给陈德老师的挽联是其中最长的一副)


事件标签

丧事 | 北京

如果您对此事件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9-06-18
编辑整理:京腔京韵
浏览次数:4650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