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邢威明(邢君明)

邢威明
邢威明
出生1900926日,光绪二十六年(庚子)闰八初三
逝世19841222日,农历甲子年初一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京剧 教师
邢威明,男,京剧老生。原名邢君明,字豫祺。生于北京,汉族,祖籍江苏无锡市。祖辈即移居北京,供职清朝内务府工匠司。祖、父两代以扎制御用大、小宫灯为生,精于扎制,长于绘画,清同,光二朝,全家人生活幸福。

自幼痴迷谭派艺术,常随舅父至西华门内务府升平署,随“童声班”习练京剧基本功,受教于姚增禄李鑫甫等先生,凡此二年余。民国后,经友人介绍,得识陈彦衡先生,受教达七年之久,又经王君直袁寒云诸先生,专学谭派演唱技艺,常演于“首善第一楼”、“春阳友会”、“言乐社”等清音桌,后专于彩唱。时达三年有余。其父以辱没门风为由,令其于1916年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学习绘画,受教于陈师曾先生,同班学友颜伯龙、李苦禅等,并成终生挚友。邢威明此时仍半戏半画,三年后,入中国银行任职员,彼时中国银行票房乃北京最具实力,外聘教师待遇最优的大票房,学戏、排戏、演戏非常正规,先父如鱼得水,嗓音变化仅百日左右即行恢复,清秀英俊,表演潇洒,嗓音高亢明亮,遂成票房台柱,尤受王长林先生亲授《琼林宴》、《卖马当锏》等剧,常演于茶园、票房及堂会。

1922年端午,邢威明于西城庆升园茶楼演出《问桥闹府》,不料其父亦在台下看戏,父子相逢于戏楼,幸经其父默许,遂至“育化正乐会”登记,正式下海,从此走上戏曲道路,特于蓉丰照相馆《问樵闹府》剧照以示纪念。后经十余年,仍坚持学戏、演戏、搭班于北京各班社。1925年搭荀慧生班,1927年搭朱琴心班,演出谭派剧目。1935年,组班“明声社”赴山东演出,甚佳。1936年又赴东北演出,至鞍山后一炮而红,名声鹤起,东北各剧院争先聘约,迟滞至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交通中断,留在东北。

伪满洲国成立后,黑龙江地区戏曲活动受到严重摧残。日伪当局为了控制戏曲界,颁布了种种限制戏曲演出的法令,规定艺人演出剧目必须经伪满洲国“演艺协会”同意,并在警察、宪兵、特务的监督下才准许演出。剧目被禁演,演员被凌辱、女演员被霸占的情况时有发生。戏曲艺人、票友屡屡受到日伪当局的迫害。佳木斯日本宪兵队以“挑动艺人罢戏”罪名,关押邢威明等36天;哈滨日本宪兵队以“反满抗日”嫌疑,抓走京剧票友陈远亭,将其折磨致死;日伪当局还以“悬灯匪”之名,枉杀蹦蹦艺人;日伪军警、特务砸园子,加之市井萧条,京剧、评剧、二人转艺人陷入困境。一些艺人不得不离开黑龙江南下进关演出,不能南去的艺人也不得不走向省内中小城市、边远地区寻求生路。这种情况,虽然使戏曲艺术本身的发展遭到破坏,但是却争得了更多的观众,在客观上起到了京剧、评剧普及的作用。

刑威明凭借谭派技艺及京派风格,并具有高等文化修养、善写书画,亲编整理了一大批新戏和旧戏剧目,并亲自设计服装,扎制盔头,绘画图案,使京剧舞台上焕然一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期,白玉昆先生演《十八罗汉收悟空》,唐韵笙先生演《十八罗汉收大鹏》,邢威明编演诙谐别致的《十八罗汉收八戒》,同城竞争,使观众大饱眼福,三位先生也一起合作:《群·借·华》,邢饰诸葛亮,唐先生饰鲁肃,白先生饰关羽,颇受东北观众欢迎。

1947年后,在丹东“永丰社”科班授艺、演出。虽然当时战火纷争,但其编演的《鹿台恨》、《封神榜》竟能长达数月爆满,观众专程乘火车从沈阳、鞍山等地前来看戏,其要求乐队在《登台死谏》中,以特慢“急急风”,衬托比干丞相焦急,悲愤之情,及至“比干挖心,姜后剜目”时全场观众一片抽泣声,悲愤声,演员,观众沉浸于剧情之中。他的另一代表剧《六国封相》,按京派风格表演,演至《跳井寻死》时,全场嘘吁无不动容,《六国拜相》时,观众跟着欢呼雷动,可见其此剧在表演唱念,做派之精湛的程度着实使人叹为观止。

1948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四纵队京剧团,慰问前线战士,演出《九件衣》、《闯王进京》等剧目。1949年入中国戏曲改进局沈阳分校,任京剧科负责人。同年重新组建师资队伍,其对各门户、门派、行当不带任何偏见,大量聘请了一大批好演员、好教师,同时也解决了一批处于生活困境的旧艺人,其中包括王连平先生。由于当时成功组建了教师队伍,为日后合并至中国戏曲学校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并成为了中国戏曲学校的中坚力量。其改编教授的全部《将相和》,扮演蔺相如的学生,获东北地区表演一等奖,进京汇演,荣获全国艺术院校表演一等奖。

全国“三反”“五反”运动后,被逐至吉林市京剧团。1955年随沈阳分校合并至中国戏曲学校(现中国戏曲学院)。1957年,与挚友赵桐栅先生、孙盛文先生对“过多限制授教,禁演传统剧目”等现象,联名提出书面意见,因此与赵先生经多次遭到批判,被定性为“严重右倾思想”,此结论并记入二人档案。幸未戴右派帽子。

其从1949年至1979年凡三十年教学中,为京剧教育事业付出了一生辛勤努力,不打骂学生,对学生谆谆教诲,并条分缕晰的开创了启发式教学的先河。他一生不沾烟酒,身上没有旧戏班的不良习气。

“文革”中,他备受摧残,毒打体罚,致使左耳严重失聪。七旬高龄下放农场放羊,坦然处之,戏言一生演唱《苏武牧羊》,老迈时又唱了这么一出《万里缘》,并留有实景照片一帧。

他一世德高望重,业内人望,不惟桃李满天下,早期有尹月樵李玉书麻美英刘岩朋田文玉等。中国戏曲学校学生中有杨韵青孔雁王晶华萧润增孙岳冯志孝李春城等,学生们对某一流派准备拜师时,他都予以大力支持,从无障碍。他认为,学生们只要爱京剧,演京剧,传承京剧,他很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尤其在“文革”后,其同辈人大都离去,全国各地各门派的学生芸芸众生,登门问艺,他以毫无保留倾囊相授,亲做示范,说唱腔抠表演,旁经引证,直到1983年83岁高龄仍每日教学不辍,他一生真爱京剧。

1980后为中国京剧院改编排演了两部大戏,《清风亭》、《苏武牧羊》。他一生治艺严谨,为改变《苏武牧羊》悲剧结果,查阅《汉书》、《后汉书》,得到“苏武携胡女并子同归”之史料,始将苏武牧羊改为“夫妻携子同归长安”的喜庆结局,重演之后效果热烈。中国京剧院新创编现代戏京剧《蝶恋花》作曲者是其学生关雅侬先生,在其家中研究编创中,经其指点当场录制《法场换子》反调,做为杨开慧的唱腔参考选用。凡以上种种,他一生不重名利,不计个人报酬,默默无闻,为京剧事业贡献了他的一生。

邢威明老师和其他京剧老前辈不同的是,他具有高等文化修养、善写书画,教学方法独特。他开辟的启发式教学方式得到了众多学生的喜爱,表演来源于生活一直是他坚持的教学理念。有一天他在课堂上问同学:“你们注意到猩猩的眼睛了吗?”同学们先是一愣,想到猩猩玩闹的样子,随即都笑了起来。邢老师一边伸出食指、中指、反指眼睛,一边接着说:“你们要观察猩猩的眼睛很有神,它们动作中眼睛都放光……”邢老师连说带比划着模仿猩猩的表情和眼神,同学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以后才体悟到邢老师在课堂上说猩猩的眼睛是另有含意,一是说京剧演员的眼睛要训练的有神,有光彩。二是借用学生们熟悉、喜欢的动物形象对学生们进行表演上的点拨,既活跃了课堂的气氛,又启发了学生的理解。不过那时候,学生们不能从邢老师貌似闲聊的话语中,体悟到邢老师向他们所要传授的真正意义。时隔几十年后他们才体悟到当时老师的苦心。

其工资由1949年定级至辞世止,从未更动。“文革”后1983年10月被文化部确认为离休干部。

1984年无疾而终,享年84周岁,安葬于北京福田公墓。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陈志清孔雁李香匀萧润增阎宝泉尹月樵左文麟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3年02月22日
编辑整理:邢威明家属(女婿:李诚林)、邢双喜、匿名
浏览次数:4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