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白玉昆(白胜萍、小绛州、小蝶仙)

白玉昆便装照
白玉昆便装照
出生1893年,光绪十九年(癸巳)
逝世1971211日,农历辛亥年十六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科班院校
斌庆社 搭班学艺 角色
白玉昆,男,京剧生角。北京人,

幼时在河北安次县葛渔城科班学戏,后又转入北京庆云创办的德胜奎科班。在科班按排字名白胜萍,与花旦赵胜玉(小旋风),老生苗胜春、花脸朱胜奎都是同科。

白玉昆初从庞昌学花旦戏。如《胭脂虎》、《梵王宫》、《新安驿》等戏。对踩蹺曾下过一番苦功,但其实他并不喜欢旦角戏。遂私下向郝二明王喜虎赵春瑞诸伶工学武生,及文武老生。

十八岁出科后,艺名小绛州、小蝶仙,登台于天津上天仙戏院时,且与当时名“小小余三胜”的老生余叔岩同过台;迨到山东烟台演唱时,始正式改名白玉昆。

白玉昆自此之后,就自己组班挑大梁,他天分高,领悟强,无论什么戏,一见就会,令人都叹为奇才。

白玉昆二十岁到上海,在汉口路文明大舞台首演,第一天打炮戏是《葭萌关》,自饰马超,不挂髯口,由老生改为英俊的武生。他清亮的唱工,娴熟的武技,都是上海观众前所未见。接着是演《恶虎村》、《凤凰山》双出,几天打炮戏下来,即在上海奠定了地位。

白玉昆足足在上海红了二十年,就连他自烟台带来的花脸金少山,亦由班底跻入名角,进而与梅兰芳合唱《霸王别姬》,成了首屈一指的“金霸王”。

白玉昆的武生戏以《反五关》、《呼延赞表功》、《枪挑小霸王》最拿手。《反西凉》、《战渭南》、《冀州城》、《诈历城》、《蒑萌关》,及编为八本的《战马超》,亦是其得意之作。可以说每出戏都有其独出心裁的演法,而且都能得到观众的激赏。

白玉昆的武打干净俐落,有时加插武旦“打出手”的投刀掷枪,满台飞舞,特别精彩。他演《战马超》,在夜战张飞一场的扑跌翻高,最难能可贵,帮他打下手的武净李永利,便吸取了他的打法,传给儿子李万春,徒弟蓝月春,将《战马超》改名《两将军》,又成了李万春的成名之作。

白玉昆除唱武生之外,亦能唱其他角色,如唱《连环套》,在应工的黄天霸中间,《盗金勾》一折饰朱光祖;在《打面缸》戏中饰周腊梅,与荀慧生高庆奎合演《金水桥》饰程咬金,都演得有声有色。他演《贩马记》的李奇,不唱吹腔,唱高拨子。

他自编的《天雨花》有八本之多,更有《风波亭》、《地藏王》、《彭公案》、《大禹治水》等剧,演唱起来都是南派五音联弹,自成一格,人都呼为“白派”。他唱《甘露寺》,前饰乔玄,后饰张飞,《相亲》、《别宫》的唱作,迥异北方的马连良,人则称为“南派甘露寺”。

一九二七年七月初,白玉昆曾组普庆社,偕武生赵鸿林,花旦赵君玉陈桐云芙蓉草,老生张介仁,到北京第一舞台演唱《铁公鸡》,《杨家将》等戏。

但以北京名角多,登台场地少,演出不易,遂又开始跑码头。赴天津、济南、青岛、南京等地之后,又转向东北,常演出关公戏。他的关公戏系得自三麻子王鸿寿,又采集各家之长,自己塑造了一副有大将风度,而又英猛的关公。

其嗓子本来就宽亮,又加上道白清楚有力,所演《千里走单骑》、《水淹七军》、《关公月下赞貂蝉》、《走麦城》等戏,在东北驰誉一时,人都云:“南有林树森,北有李洪春,关外还有一位白玉昆。”

一九四九年,白玉昆适在丹东,应召参加中共野战军京剧团,旋调天津红风剧团,未几又入山东济南京剧团,以演《古城会》,曾得示范演出优等纪念奖;并任山东戏剧学校副校长,亦被选为山东政协委员。

白玉昆自己鸦片烟瘾甚深,已不可戒掉,故常暗地吸食顶瘾。其鸦片来源,则依靠惠民京剧团武生刘俊文,刘以前是荀慧生剧团之当家武生,妻为朝鲜人,私贩烟土,每两卖百余元,白玉昆常买回熬膏吸食,他的工资每月两百五十元,大半耗于此。

及至刘俊文与妻卖烟土被查获,来源即断绝。接着白即被批斗游街,而停发工资,生活亦无着,连家人都参加批斗行列,对他加以责骂,在内外交困之下,白玉昆双眼失明,耳亦全聋,旋于一九七一年二月十一日含冤逝世,享年七十七岁。

白有子女八人。子白云明,女白晶珠白晶环,均为京剧演员。白晶珠嫁武生王云桥。王适失业,以拉地排车为生,幸得白玉昆生前说项,始山东泰安京剧团收容。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房玉麟高亚樵黄金璧贾凤麟蒋叔岩金少山李飞龙刘鸿声马宗慧孟小冬苗胜春时荣章谭富英王玉瑾王芸芳邢威明郑玉华周少楼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7年02月22日
编辑整理:小豆子、匿名
浏览次数:8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