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钱后吟

钱后吟
钱后吟
钱后吟,男,越剧、甬剧票友。

钱后吟真正爱上戏曲是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茅威涛领衔主演的越剧《陆游与唐琬》彻底颠覆了他印象中充满乡土气息的越剧形象。自那以后,钱后吟把能收集到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磁带、碟片都收罗而来,天天听,天天模仿。

工作后,钱后吟的业余时间都给了越剧。2008年,钱后吟在第二届“顾锡东戏剧艺术”长三角越剧票友大赛中成为“十大名票冠军”;2011年,他又在宁波市“相约梨园”首届戏迷折子戏展演中凭借《杨乃武·姐弟牢会》拿下金奖,一时在宁波青年越剧迷中名声大噪。他不仅是群星越剧社的骨干,还是宁波电台戏曲栏目“梨园风景”的嘉宾主持。

一次王锦文下基层演出,需要和业余戏迷合作一个节目,问到钱后吟要不要试试甬剧。后来选了《半把剪刀》中的一段。一共6分钟的戏,钱唱了5分钟。此后,钱后吟加入了基层甬剧团体,一年要排四五台大戏。2013年7月,钱后吟组建了横溪小堇风甬剧团,邀约不断,众多戏迷包车追看他们的演出。

小堇风甬剧团队员的平均年龄不到35岁,有好几个还是在校大学生。钱后吟说:“在甬剧迷心中,堇风时代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甬剧三大悲剧《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双玉蝉》也是因为上海堇风甬剧团而引起轰动,所以剧团取名‘小堇风’。”

除了带着“小堇风”演出,钱后吟还参加其他业余团队的展演。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以下是由网友提交、等待加入的草稿


2017年07月02日,农历丁酉年六月九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甬港往事》于宁波大剧院演出第二场;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7月01日, 农历丁酉年六月八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甬港往事》公演于宁波大剧院;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3月27 日,农历丁酉年二月三十日,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赴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三套 “群英汇”节目录制,演出了甬剧《悠悠宁波情》和越剧《十八相送》;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3月04 日,农历丁酉年二月七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借妻》上演于宁波文化广场大剧院;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3月03日,农历丁酉年二月六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上演于宁波文化广场大剧院;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2月26日,农历丁酉年二月一日,钱后吟受香港同乡会的邀请,参加香港---宁波甬港联谊会春茗晚会,于香港中环大会堂美心皇宫演唱了越剧《何文秀 算命》和甬剧《呆大烧香 香茗曲》。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1月25 日,农历丙申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借妻》上演于上海天蟾逸夫舞台;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1月24日 ,农历丙申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上演于上海天蟾逸夫舞台;


三江龙吟 提供



2017年01月23日,农历丙申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钱后吟上海电视台录制甬剧《呆大烧香》访谈节目 ;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12月20日,农历丙申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参加2016宁波甬剧艺术节,逸夫剧剧演出第三场;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12月19日,农历丙申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参加2016宁波甬剧艺术节,逸夫剧剧演出第二场;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12月18日,农历丙申年十一月二十日, 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参加2016宁波甬剧艺术节,逸夫剧剧演出第一场;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12月18日,农历丙申年十一月二十日, 钱后吟与王锦文联合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参加2016宁波甬剧艺术节,逸夫剧剧演出第一场;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12月10日,农历丙申年十一月十二日,钱后吟主演的甬剧《宁波大哥 荒原祭兄》,参加2016宁波市甬剧艺术节折子戏大赛,荣获金奖;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11月27日,农历丙申年十月二十八日,钱后吟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赴浙江东阳大剧院,参加浙江省民营文艺团体优秀剧目展演;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9月22日,农历丙申年八月二十二日,宁波五乡剧院,钱后吟主演的甬剧《呆大烧香》参加浙江省第九届戏剧节评审;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8月29日,农历丙申年七月二十七日,钱后吟参加宁波电视台“讲大道”节目,录制《呆大烧香》专题节目;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05月08日,农历丙申年四月二日,“文艺与时代同行”小金桂颁奖晚会,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演出宁波小调《三番十二郎》;


三江龙吟 提供



2016年4月23日,农历丙申年三月十七日,钱后吟参加《听见 天一朗读》系列活动之东亚文化之都专题春季版“听见•牡丹灯”,演出越剧《观灯》;


三江龙吟 提供



2015年11月29日,农历乙未年十月十八日,钱后吟参加宁波市文联主办的“超级歌者、超级舞者、超级戏迷”邀请赛,以一折《杨乃武 牢会》获金奖;


三江龙吟 提供



2015年10月11日,农历乙未年八月二十九日, 宁波文化广场保利大剧院《奕信邦之夜---宁波市戏曲名家名票展演》,钱后吟主演《半把剪刀》“银妆玉镂雪花飞”;


三江龙吟 提供



2015年9月15日,农历乙未年八月三日,钱后吟在杭州之江饭店参加第八届浙江省戏剧家协会代表大会;


三江龙吟 提供



2015年9月1日,农历乙未年七月十九日,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参加第二届宁波市市民文化艺术节,宁波小调《三番十二郎》上演于宁波文化广场;


三江龙吟 提供



2015年6月12日,农历乙未年四月廿六日,钱后吟于宁波狮山剧院,以甬剧《杨乃武 牢会》获宁波市 鄞州区“我才我秀”职工才艺大赛“最佳才艺奖”;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12月23日,农历甲午年十一月二日,宁波市甬剧艺术节“合作版”甬剧经典剧目《半把剪刀》上演于宁波逸夫剧院,钱后吟出演男主角“曹锦棠”。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12月7日,农历甲午年十月十六日,钱后吟主演的甬剧《杨乃武与小白菜》参加宁波市甬剧艺术节,上演于宁波逸夫剧院;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11月25日,农历甲午年十月四日,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赴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一鸣惊人”年度总决赛,获“年度十二强”称号。钱后吟主演《杨乃武 牢会》、《田螺姑娘 情约》、《悠悠宁波情》三节目;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11月6日,农历甲午年闺九月十四日,钱后吟参加甬剧情景剧《药行街》的拍摄,饱尝“钱思文”一角;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8月26日,农历甲午年八月二日,宁波市戏剧家协会换届选举,钱后吟当选副秘书长;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8月23日,农历甲午年七月二十八日,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赴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一鸣惊人》月赛 ,获月冠军。钱后吟、张旦恒主演甬剧《杨乃武》“密室相会”一折;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7月20日,农历甲午年六月二十四日,钱后吟参加宁波电视台建台三十周年文艺晚会,演出节目甬剧《雷雨》选段“四凤讲话孩子气”;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7月6日,农历甲午年六月十日,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赴杭州黄龙洞,参加中央电视台“一鸣惊人”周赛,获“周冠军”。钱后吟、张旦恒主演《半把剪刀》“银妆玉镂雪花飞”一折。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6月17日,农历甲午年五月二十日钱后吟率小堇风甬剧团,于宁波电视台录制《小堇风“讲大道”专访》;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6月14日,农历甲午年五月十七日,受宁波市文化局委派,小堇风甬剧团赴中国婺剧院,参加浙江省第九届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暨“经典流芳”专场,钱后吟、王秋萍主演的《杨乃武 密室相会》获“浙江好腔调奖”;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6月12日,农历甲午年五月十五日,原创甬剧《李敏》首演于宁波逸夫剧院,钱后吟饰演男一号“王甸”;


三江龙吟 提供



2014年1月4日,农历癸巳年十二月初四,宁波市戏剧评论年度颁奖,钱后吟戏剧评论作品《“新概念”不能离开越剧本体》获一等奖;


三江龙吟 提供



2015年05月07日 星期四 宁波日报

提到甬城戏迷票友,不能不提“钱后吟”这个名字,“扮相好、唱腔好、做也好”是大家的共识,他曾荣获第二届“顾锡东戏剧艺术”长三角越剧票友大赛冠军暨“十大名票榜首”称号、宁波市第二届甬剧业余剧团优秀剧目展演“最佳主角奖”。2014年他率小堇风甬剧团参加中央电视台“一鸣惊人”栏目,荣获“周冠军”、“月冠军”和“年度十二强”。

  越剧甬剧双料票友

  钱后吟真正爱上戏曲是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茅威涛老师领衔主演的越剧《陆游与唐琬》彻底颠覆了我印象中充满乡土气息的越剧形象,古老的戏曲和时尚相融合,诗意唯美。”自那以后,钱后吟把能收集到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磁带、碟片都收罗而来,“天天听,天天模仿,还在学校的晚会上演唱。”

  工作后,钱后吟的业余时间都给了越剧,他俊美的“沙漠王子”扮相,让不少人记住了这个神似赵志刚的尹派男小生。2008年,钱后吟在第二届“顾锡东戏剧艺术”长三角越剧票友大赛中成为“十大名票冠军”;2011年,他又在宁波市“相约梨园”首届戏迷折子戏展演中凭借《杨乃武·姐弟牢会》拿下金奖,一时在宁波青年越剧迷中名声大噪。他不仅是群星越剧社的骨干,还是宁波电台戏曲栏目“梨园风景”的嘉宾主持。

  “与甬剧结缘要感谢王锦文老师。”钱后吟说,“一次锦文老师下基层演出,需要和业余戏迷合作一个节目,她问我要不要试试甬剧?她是梅花奖得主、甬剧掌门人,当时感觉受宠若惊,后来选了《半把剪刀》中的一段。一共6分钟的戏,我唱了5分钟,王老师变成给我配戏。”

  此后,钱后吟加入了基层甬剧团体,一年要排四五台大戏。2013年7月,钱后吟组建了横溪小堇风甬剧团,邀约不断,众多戏迷包车追看他们的演出。

  “小堇风”露脸央视“一鸣惊人”

  小堇风甬剧团队员的平均年龄不到35岁,有好几个还是在校大学生。“在甬剧迷心中,堇风时代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甬剧三大悲剧《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双玉蝉》也是因为上海堇风甬剧团而引起轰动,所以剧团取名‘小堇风’。”钱后吟说,目前,“小堇风”能演出七台大戏和十几出小戏。

  除了带着“小堇风”演出,钱后吟还参加其他业余团队的展演。“去年张家潭村艺术团的现代甬剧《李敏》,是我参演的第一部原创剧,不料彩排、公演之时我的嗓子彻底‘失声’了,隔一天还要去金华参加省文化厅主办的‘浙江好腔调’展演,当时我真是焦虑极了。这时,我的老师、甬剧名家沃幸康一直安慰我,说打一针激素顶顶过去。”在中国婺剧院,钱后吟代表宁波甬剧与专业剧团的国家一级、二级演员同台较量,最终在10多个团队中脱颖而出,获得“浙江好腔调”奖。

  去年参加央视戏曲频道《一鸣惊人》栏目,获得周冠军、月冠军、“年度十二强”,“小堇风”在全国“一鸣惊人”。“我们是个业余团队,成员来自各行各业,有外企白领、机关干部、退休职工,还有在校大学生。大家要凑到一起排练不容易,只能利用双休日和晚上的时间,常常排到深夜……”

  为宁波地方戏出点力

  说来有意思,钱后吟的这个业余爱好直到去年才得到他妈妈的认可。“以前她一直不赞成我把业余时间投入到戏曲中,觉得男孩子不应该唱戏。自从去年央视周赛拿了冠军后,我妈给我打来电话:‘没想到你玩玩也玩出水平了。’”

  去年,钱后吟带着小堇风甬剧团的五个剧目到老家演出,场场爆满,“我妈妈切身体会到戏迷对我的肯定,她不光在台下看了五场演出,还满心欢喜地邀请邻居、亲戚一起看,我觉得唱戏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今年五一小长假,小堇风甬剧团携经典传统剧目《半夜夫妻》、《天要落雨娘要嫁》和《杨乃武与小白菜》亮相邱隘剧院。“接下来,我们正在论证一个剧本《六尺巷》,从黄梅戏移植而来,讲官民之间、和谐邻里的一段佳话。虽说我们是业余的,但愿意为宁波地方戏出点力。”


堇山畔 提供



艺文资讯新民晚报2017-01-26 10:37

“河里摸来大蛳螺,缸里掏出老生姜。洒点黄酒和葱花,炒出蛳螺喷喷香。双手捧给姆妈尝,问一声,她肯勿肯当我丈母娘……”1月24日晚,一台充满乡野生活气息的《呆大烧香》在逸夫舞台上演。作为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成立后推出的首部大戏,《呆大烧香》将这部已经阔别舞台半个多世纪的宁波滩簧老戏“整旧如新”,整理重排后又搬上了舞台,颇具喜剧色彩的故事让观众忍俊不禁。 《呆大烧香》以清末宁波农村青年张永林与邻家女李秀贞的爱情故事为主线,中间穿插了富家子王少爷与知太爷之女银香、师太与康道士两条感情线,一条大张旗鼓,一条隐约尴尬。整部戏悲喜交加却几乎找不出一个真正的反面角色,每个角色都非常生活化,台词则朴素且口语化,听来别有一种素朴的味道。比如秀贞在拒绝王少爷的求婚时唱道:“我可比黄豆,你是珍珠宝。”算命先生在骗秀贞养母时表示自己会把秀贞太硬的命“补补进”:“但等八月十六大潮汛,一笃烂泥涨涨平。张永林向秀贞诉说自己半年来找过十八家庵堂时则唱道:“我为侬天天烧香拜观音,踋踝头跪得起乌青。”戏里还有大量生动鲜活的俚语、俗语,一派生活气息。 剧中的“呆大”张永林也塑造得颇为有趣,有点戆,有点“二”,但对秀贞一片真心,为了能和秀贞在一起甚至生出去当道士的念头,以便和康道士守护着师太一样,能一直守护在秀贞身边。扮演“呆大”的钱后吟表演夸张,说话直截了当,有一股子“呆”气,台下观众屡屡发出情不自禁的笑声。而“梅花奖”得主王锦文的表演则细腻生动,较之满台来自民营剧团的演员们来说,更多了一份“专业”气质。与此同时,昨晚的几位配角虽然来自基层的民营剧甬剧团,但表演朴实,生活气息浓郁,也赢得了观众不少掌声和笑声。


堇山畔 提供



 2014年07月09日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阿拉横溪剧团上了央视,还拿了冠军!”昨天,这一消息在鄞州区横溪镇传开了。横溪小堇风甬剧团上了央视戏曲频道《一鸣惊人》栏目并拿到周冠军,这是业余甬剧团队首次登上央视。“当时我们是抱着一颗展示宁波地方剧种的平常心去参加比赛,没想到得到了评委们的一致认可。”横溪小堇风甬剧团团长钱后吟昨晚接受了记者采访。

  用演出视频和剧照

  获得上央视的机会

  钱后吟曾凭借出色的越剧表演,在宁波青年越剧爱好者中有点名气。一年前,他又和一帮甬剧爱好者一起创办了小堇风甬剧团。

  《一鸣惊人》是2013年央视戏曲频道推出的一档票房团体竞技综艺类栏目,参与栏目的戏曲团体不分剧种、年龄、地域,通过打擂比拼的形式,决出周冠军、月冠军和年度总冠军。

  作为一名戏曲的忠实爱好者,钱后吟一直与节目组保持着微博互动。去年这档节目开播不久,节目组曾邀请钱后吟当时所在的业余越剧社去参加越剧类竞技。钱后吟说,当时因为不了解赛制,心里不是很有底,最终没有去参加。

  今年5月初,已是横溪小堇风甬剧团当家人的钱后吟得知《一鸣惊人》节目组要来杭州录制“浙江越剧高校行”后,主动与节目组联系。“当时我问导演可否在杭州为地方戏增加一期节目,一开始央视对我们的小剧种并不太感兴趣,后来看了我提供的演出视频和剧照,他们才对我们刮目相看。”4天后,《一鸣惊人》节目组同意“破例”增加录制一期地方小剧种的比赛。

  两个月内编排了两个地方特色节目

  《一鸣惊人》节目有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叫“自报家门”,需要参赛团体在2分钟时间内用原创的艺术形式介绍团队、演出剧种等;第二个环节叫“粉墨登场”,要求在7分钟时间内展示一段经典戏曲选段;第三个环节叫“戏外有戏”,需要在7分钟时间内用不同的艺术形式来展示,要有一定的娱乐性。“第二个环节,对我们来说比较简单。第一个环节和第三个环节是很大的挑战。”

  “自报家门”环节短短2分钟的表演节目,钱后吟就花了好几天时间创作,最终编排出了一段具有宁波本土特色的滩簧《古韵新苗》。“戏外有戏”环节的节目,他得到了市文化馆的支持,选用了市文化馆创作的甬剧《阿拉村里巧匠郎》选段。而“粉墨登场”环节,他们表演的是《半把剪刀》。

  从收到央视的通知到正式录制比赛,前后不到两个月时间,钱后吟和横溪小堇风甬剧团的兄弟姐妹们抓紧所有的休息时间练习,“我们是业余团队,平时大家都有工作,所以排练时间就放在了双休日,”钱后吟介绍说,“我们每周排练一到两次,每次都从下午一直练到晚上10点。”

  成立一周年的业余团队受到评委一致认可

  今年7月6日,横溪小堇风甬剧团参加《一鸣惊人》节目录制的那天,刚好是剧团成立一周年的日子。那天早上7点半,他们坐着大巴车从宁波出发,赶往位于杭州的录制现场,直到晚上10点半回到宁波。

  登上央视舞台的有13名演员,“但那天剧团里90%的演职人员都去了,没上台的都成了拉拉队。”钱后吟说,“我们当时告诉演员们,要抱着一颗平常心去比赛,但要尽120分的力,因为我们不仅代表了甬剧,还代表宁波。”

  录制现场,横溪小堇风甬剧团与来自省内各地的10多支地方剧种团队进行了竞技,一下子就脱颖而出,赢得了现场四名评委的青睐,最终顺利成为《一鸣惊人》的周冠军。

  “没想到得到了评委们的一致认可,也许是我们准备得比较充分的缘故。”钱后吟谦虚地说道。据悉,这期节目在央视播出的时间还未定。而在7月6日录制完节目后回宁波的路上,钱后吟已经在构思下次在月冠军争夺战中的节目了。


堇山畔 提供





 

  他是甬剧名票,是民间甬剧演员中的领头羊。

  他神似赵志刚,外形清雅俊逸,曾多次与甬剧名家、梅花奖得主王锦文同台演出。

  他是小堇风甬剧团的当家小生钱后吟。为了弘扬甬剧,他身体力行,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甬剧。

  他的人生,似乎是由一出出戏串联起来的。

  《梁山伯与祝英台》

  鄞州姜山清河桥村,高耸斑驳的马头墙下。3岁的小男孩与4岁的小女孩站在外婆家的大门口,怔怔地看着来往的路人。

  “来,姐弟俩唱一段。”隔壁的阿婆逗他们。

  两个孩子便站在门口的石凳上,咿咿呀呀地唱起《梁山伯与祝英台》里的《十八相送》:“书房门前一枝梅,树上鸟儿对打对……”

  他们的阿姨,是一名越剧演员,常常教姐弟俩唱越剧。

  戏曲的种子,就这样根植在小男孩稚嫩的心里。

  这个男孩就是钱后吟。那时候他的名字还是钱海蛟。父母希望他像海中蛟龙一样,日后有所作为。

  他跟同龄人一样,按部就班地读书、工作,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站在舞台上,吟唱幼年时的曲调。

  《陆游与唐琬》

  在杭州读大学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东坡剧院看了茅威涛演的越剧《陆游与唐琬》。

  当茅威涛饰演的陆游背身而立,携着唐琬唱出“寻春不觉春已晚”时,他脑海中带有乡土气息的越剧被彻底颠覆。

  他忽然发现,原来越剧不仅可以表现才子佳人,也可以展现家国情怀。可以唯美优雅,也可以时尚新潮。

  从那以后,他几乎收集了浙江小百花的所有剧目音像,一个个听,一遍遍唱,直到能把每一部戏都唱下来。

  大学毕业的时候,杭州正好有个艺校招生。痴迷越剧的他,兴冲冲地跑去。结果,面试成绩名列前茅。

  最后一次考试前,他才征求父母的意见。谁知父母根本不同意,他们认为他大学毕业了,才从头开始学戏,年纪太大了。就算去了,以后也不过是个普通演员。

  父母的坚持,让他退缩了。他回到宁波,考上了公务员,日子过得安稳闲适,却总感觉缺了什么。

  2003年,他从基层单位调到区里,从事的依旧是熟悉的工作。一成不变的生活,使他彷徨迷惘。

  他跟着一个师父修行,静心为善。师父知道他骨子里涌动的是对戏曲的热爱,便给他取了一个名字:钱后吟。

  他仿佛顿悟一般。从今往后,人生中便与吟唱如影相随。

  既然喜欢戏曲,就吟唱它。他如鱼得水,渐渐融入宁波的票友群,没过多久,便名声大噪。

  2008年,他在第二届“顾锡东戏剧艺术”长三角越剧票友大赛中成为“十大名票冠军”之一。

  崭露头角的他,引起了宁波戏剧界的关注。

  《半把剪刀》

  与甬剧结缘,是在5年前。

  那年,甬剧名家王锦文下基层演出,需要与一名戏迷合演。

  王锦文选中了唱越剧扮相俊美的钱后吟,这让他受宠若惊。

  他们一起合唱了甬剧《半把剪刀》选段:“那时候银妆玉楼雪花飞……”

  5分钟的唱段,钱后吟唱了4分钟,王锦文才唱了1分钟。

  到最后,竟然成了王锦文给他配戏。甬剧艺术家对戏迷的尊重,令他感动。

  从此以后,钱后吟便爱上朴素唯美的甬剧,他天天在家看甬剧碟片,一遍遍模仿吟唱。

  从越剧到甬剧,唱腔和韵味大不一样,好在戏曲都是相通的,在王锦文、沃幸康等名家的指点下,他演技精进,成为了一名民间甬剧演员,常年登台演出。

  每次下乡演出时,村民们最爱点《半把剪刀》。钱后吟曾一人饰演戏里的父亲曹锦棠和儿子徐天赐。

  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纨绔子弟,一个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两个性格迥异的角色,被他拿捏得恰到好处。

  很快,大家便记住了这个神似赵志刚的甬剧演员。

  2013年7月,鄞州横溪文化站成立下属民营甬剧团队。钱后吟与几个爱好甬剧的朋友自掏腰包,拿出20万元,组建了小堇风甬剧团。

  取名“小堇风”,是为了致敬曾经辉煌一时的上海堇风甬剧团。

  这个剧团早已不在了,但他们那代甬剧人的精神与传统,依然可以延续下去。这是钱后吟创办小堇风甬剧团的初衷。

  《杨乃武与小白菜》

  小堇风甬剧团里,都是一些热爱甬剧的年轻人,有大学生、医生、教师、公务员……他们白天上班,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排练和演出。

  钱后吟更是将各种假期都投入到演出中。在他的带动下,愈来愈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甬剧的队伍中来。

  三年的时间,小堇风甬剧团已经在民营剧团里闯出自己的路子,赢得了口碑。

  2014年,钱后吟带着改编后的甬剧《杨乃武与小白菜》等作品上了央视戏曲频道《一鸣惊人》栏目,获得了周冠军、月冠军、年度十二强。

  央视导演给出的评价是:没想到南方小剧种竟然有这么阳刚的作品,感染力非常强。

  “小堇风”出名了,可是钱后吟一直有个心结:母亲反对他唱戏,从来没看过他一场演出。她觉得,一个大男人整天咿咿呀呀的,像什么样子。

  面对央视记者的采访,他在镜头面前,哗地流下了眼泪,多年的委屈喷薄而出。

  母亲看到这个节目后,深受触动,打电话给儿子:“妈妈本来以为你就是业余玩玩,玩不出什么名堂,没想到你玩到了北京!”

  之后,钱后吟在老家演了三天三夜,场场爆满。母亲没想到,儿子竟然有那么多粉丝。

  2014年甬剧艺术节,钱后吟在逸夫剧院演出《杨乃武与小白菜》。母亲掏钱包了一辆大巴车,还买了100张票,载着街坊邻居,浩浩荡荡地去看儿子的戏。

  《杨乃武与小白菜》也是钱后吟最喜欢的戏。戏里的杨乃武,耿直清高,和生活中的自己有点像。

  早在2011年,他便凭借越剧《杨乃武与小白菜》,获得过宁波“相约梨园”折子戏比赛金奖。

  在改编后的甬剧《杨乃武与小白菜》里,他融入了自己的理解。

  尽管对这出戏早已烂熟于心,可他仍旧拼命地排练,倾尽全力。

  戏里有许多跪地动作,他没有戴护膝,而是把膝盖重重地磕在地板上。

  那种钻心的痛,正契合杨乃武的心境,能带他很快入戏。

  在台上拼命的他,赢得了一大帮粉丝。其中有两个戏迷,不管钱后吟去哪儿演出,他们都跟着去。

  这让钱后吟很感动,每次排新戏,总是第一时间让他们来看。他们的意见,他也会悉心听取。

  今年国庆节,钱后吟在章水镇与王锦文合演《借妻》《半把剪刀》《杨乃武与小白菜》。

  演出结束后,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他正在后台卸妆,妆卸到一半,来了一群老太太:“我们要看看杨乃武是什么样子。”

  老太太们抓起他的手,手指头一根一根摸过去:“你在舞台上的手很漂亮,我们来看看。”

  钱后吟羞赧地笑笑,他不好意思,却也感激观众的挚爱与细心。

  《呆大烧香》

  钱后吟一直有一个梦想,希望自己能演绎一部原创作品。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今年5月,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成立,肩负着抢救与挖掘甬剧传统戏的使命。王锦文想要创排一部滩簧大戏《呆大烧香》,作为研究传习中心的开门大戏。

  物色演员的时候,王锦文最终选中钱后吟为男主角,饰演剧中的“呆大”,与自己搭戏。

  这让钱后吟又惊又喜,对他来说,这部戏有很多人生的“第一次”。

  这是他的第一部原创大戏,第一次参加浙江省戏剧节,第一次饰演又土又憨的村民“呆大”。

  而且这一次,他早已不是五年前那个与名家唱对台戏的票友,而是实实在在的男主角。

  他逼着自己努力,告诉自己不能拖名家的后腿。他褪掉过去在舞台上剑眉星目的气宇,反复揣摩戏中角色的心境。

  舞台上,一个淳朴憨厚,又带点乡土气息的“呆大”终于立了起来。

  今年中秋和国庆期间,《呆大烧香》在广德湖剧院、五乡剧院、姜山狮山剧院、瞻岐剧院、东吴剧院巡演时,几乎场场爆满,一票难求。

  演完这部戏后,很多朋友都直呼他“呆大”。尽管这个绰号有些不雅,但想想这是对他演技的肯定,他便坦然接受了。

  王锦文曾这样评价:钱后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人才,有文化有思想,在不耽误本职工作的前提下,放弃节假日,全身心地投入到甬剧艺术的传播与演出中。希望更多像他这样热爱地方戏的年轻人,能加入到甬剧的大家族中来。

  “如果时光倒流,人生能够重新选择,那年大学毕业,我一定义无反顾地去考专业演员。”钱后吟无限感慨。

  年逾不惑,他才明白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好在一切都还不晚。

  记者 陈也喆



堇山畔 提供



记者昨日自甬剧研究传习中心获悉,甬剧《呆大烧香》将于27日赴东阳,参加浙江省民营文艺表演团队展演。

  据梅花奖得主、甬剧研究传习中心主任王锦文介绍,浙江省民营文艺表演团队展演由浙江省文化厅主办,旨在展示近年来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发展壮大的成果。她说:“这是宁波甬剧民营团队第一次入选浙江省民营文艺表演团队展演,全省几十部剧目进行了竞争,最终有10台戏参演。”

  《呆大烧香》是甬剧滩簧戏中影响比较大的剧目,描绘了清末浙东农村的风土人情,该剧是甬剧研究传习中心的开门重头戏,去掉了原戏中粗俗琐碎的部分,处处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反映了最底层劳动大众的思想情感。由王锦文扮演女主角李秀贞,钱后吟扮演男主角张永林。其他演员是从小堇风甬剧团、姜山甬剧团、下应甬剧团等业余甬剧联盟中抽调过来的优秀演员。今年中秋、国庆期间,《呆大烧香》在鄞州巡演时,一票难求,场场爆满,并入选参加第十三届浙江省戏剧节。

  王锦文说,首轮演出结束后,剧组听取了省、市戏剧专家及观众的意见,并对剧目作了进一步修整提高,比如强化了男主角“呆大”张永林的憨厚以及对爱情的执着、李秀贞与师太母女相认时的内心戏更丰富等,使剧情更合情合理。修改后的《呆大烧香》已在奉化演出,得到了观众的好评。

  从今年5月的“福明杯”宁波最美乡音———甬剧票友群星会展演广受好评,到《呆大烧香》入选省民营文艺表演团队展演,甬剧研究传习中心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致力于挖掘甬剧传统大戏,培养民间甬剧演员,为甬剧的传承与普及作出了不懈的努力。下个月即将举行的甬剧艺术节上,《呆大烧香》将在逸夫剧院连演三场,再次与甬剧迷面对面。

  据宁波日报 原稿标题:《甬剧呆大烧香首次入选省民营文艺表演团队展演》原稿作者:陈青张瑜 张夏钰编辑:段琼蕾



堇山畔 提供



本报讯(记者陈青)“王锦文、胡艳梅、郑健、钱后吟、虞杰……他们每个人的戏都是看过的。”昨晚,专业、业余甬剧演员在逸夫剧院同台合演传统剧目《借妻》,坐在最后排的观众看着字幕点着熟悉又喜爱的演员名字。这也是2015宁波市甬剧艺术节的最后一场演出,舞台上出现了多个“沈赛花”“李成龙”“张古董”“周剥皮”“二小姐”。

从1日至15日,甬剧迷已经整整过了半个月的节,从《雷雨》《典妻》到《珍珠塔》《啼笑因缘》,新老戏迷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剧目。昨晚的演出依然火爆,观众络绎不绝走进剧院,捧着一束一束的鲜花,互相打着招呼,剧场内座无虚席。住在江东白鹤新村的张阿姨和老伴早早来到剧院,去年,他们就观看了合演剧目《半把剪刀》,“今年女儿又为我们准备了戏票,《借妻》是老百姓很喜欢的剧目,今天的演出不光在台上看到了王锦文演的 沈赛花 ,业余剧团的演员也演得很不错。”

“艺术上得到了提高”是同台演出的业余甬剧演员的心声,“甬剧艺术节给了我们展示自己的机会,而且能让我们和更多的戏迷相聚在一起。”姜山甬剧团的周福才在后台对记者说。宁波市甬剧团的严耀忠在本次艺术节上出演《雷雨》《典妻》《珍珠塔》《借妻》四台大戏,扮演了鲁贵、秀才老爷、姑丈、周剥皮四个不同类型的角色,“甬剧艺术节扩大了观众面,为振兴甬剧起到了很大作用。今年的票房尤其火爆,说明老百姓在经济条件好的情况下,更注重精神追求了。业余剧团为甬剧带来了更广泛的基层观众。专业、业余演员同台合演,这样的互动形式很好,使甬剧更接地气,促进了甬剧的进一步发展。”

“甬剧艺术节非常成功”,市演艺集团艺术总监王锦文这样评价,“艺术节票房相当好,《雷雨》演出两场全爆满,应观众要求,我们准备2月22日、23日元宵节期间在逸夫剧院加演两场。本次《雷雨》演出完后我们听取了各方意见,准备做些调整,元宵节的演出就是调整后的版本。”她说,甬剧艺术节不仅让甬剧几代演员齐齐亮相,业余团队也展现了各自风采,传统剧目合演带动业余团队一起进步,使甬剧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青年观众越来越多。”目前,市甬剧团申报的甬剧唱腔艺术人才培养项目被列入国家艺术基金年度资助项目,“明年,专业、业余甬剧演员都将得到培训,共同把甬剧韵味唱得更好。”


堇山畔 提供



本报讯(记者陈青 通讯员范文渊)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逸夫剧院、市演艺集团、市甬剧团联合承办的2015宁波市甬剧艺术节将于12月1日至15日举办,届时将举行业余甬剧折子戏比赛、市甬剧团精品剧目展演、非遗小戏展演、以及甬剧专业、业余剧团合演等6大板块活动。

逸夫剧院负责人施敬文昨日介绍,去年举办的首届甬剧月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响,今年甬剧月升格为甬剧艺术节,规模也比去年有所扩大,“甬剧影响力越来越大,去年来自全大市的18支业余团队展示了他们的拿手好戏,今年来报名的甬剧业余团队更多,最终定下24支队伍参加折子戏大赛。”12月1日至3日,宁波甬剧戏迷俱乐部、宁波小堇风甬剧团等将在逸夫剧院的舞台上呈现《双玉蝉·悲蝉》《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等折子戏。12月4日为颁奖场。

12月7日至15日,市甬剧团精品剧目展演老中青三代演员齐上阵,剧目有获得多项国家级大奖的《典妻》,主演是王锦文、严耀忠、陈安俐、沃幸康;时隔37年复排的《雷雨》,王锦文、沃幸康、郑健等将再现曹禺先生的经典之作;苏醒、张欣溢、贺磊等青年演员挑大梁出演《珍珠塔》《啼笑因缘》。其中,《雷雨》将演出两场。市甬剧团还将于12月11日逸夫剧院演出《秋香送茶》《双投河》等非遗小戏(折子戏)。

艺术节期间将举行沪甬两地甬剧艺术家座谈会,甬剧名家沃幸康12日将在市图书馆“天一音乐馆”主讲甬剧唱腔赏析。

甬剧艺术节的另一重头戏是15日晚上在逸夫剧院举行的甬剧专业、业余剧团合演的《借妻》,胡艳梅、李锡年、钱后吟等业余甬剧优秀演员将与王锦文、郑健、虞杰、严耀忠等专业剧团的名家同台飙戏。“宁波目前有超过30支业余甬剧团队,姜山甬剧团、下应甬剧团等经常开展演出并广受甬剧迷喜爱,甬剧有很好的观众群体。去年,专业、业余剧团联袂上演传统剧目《半把剪刀》,一票难求,场面火爆。这样的活动是为了让专业剧团带动业余剧团在艺术上有所提升,培养业余甬剧演员。”梅花奖得主、市演艺集团艺术总监王锦文认为,“甬剧是个大家庭,让我们齐心协力弘扬地方剧种。”

据介绍,甬剧艺术节主要演出场所在逸夫剧院,观众还能在五乡镇文化中心影剧院、集士港广德湖剧院、姜山镇狮山剧院欣赏到甬剧演出,感受地方戏曲的艺术魅力。作为文化惠民项目,此次甬剧艺术节实行低票价运作。业余甬剧团折子戏比赛票价为10元、20元,市甬剧团精品剧目展演和甬剧专业、业余剧团合演票价为20元至150元,非遗小戏展演票价最低10元。另有套票优惠价。


堇山畔 提供



昨晚,宁波最美乡音—甬剧票友群星汇在文化广场万人广场开幕。市民们迎来了一场为期7天的甬剧盛宴。

  这次甬剧盛宴的参演对象,几乎都是全市优秀业余表演团体及甬剧爱好者。知名演员王锦文、沃幸康等也助兴出演了经典甬剧《典妻》《宁波大哥》等片段。

  开幕式当晚,还举行了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授牌仪式。记者 陈也喆

  甬剧传承的民间土壤

  此次展演,基本上以业余甬剧团为主要参演对象,包括古林张家潭艺术团、云龙乡音艺术团、小堇风甬剧团、下应甬剧团、姜山甬剧团、石碶蓝天艺术团、雀之灵甬剧团、东钱湖丽园甬剧团、宁波老年活动中心甬剧队、宁波老年大学甬剧团等。

  如今,活跃在宁波的业余甬剧团有近30个,每年上演300多场戏,1000多个业余演员,以年轻人为主。

  戏剧的生命在民间,业余甬剧团也是甬剧传承最肥沃的土壤。

  本次演出活动的总导演沈瑞龙告诉记者,甬剧这几年被越来越多的宁波观众接受,与业余剧团的努力分不开。他们营造了庞大的观众基础。其实,业余剧团也有好演员,这次演出的戏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一定会给甬剧迷带来惊喜。

  “可以这么说,在宁波,最不能放弃的就是甬剧。因为甬剧是宁波人自己的东西。甬剧与宁波百姓的精神文化相关联。”沈瑞龙说。

  不戴护膝跪地排练

  这些参演的业余甬剧团中,青年演员最多的是小堇风甬剧团。团长是75后帅小伙钱后吟,昨晚他上台演出了折子戏《杨乃武与小白菜·牢会》。

  这出由钱后吟改编的作品曾上过央视戏曲频道《一鸣惊人》栏目,还获得过周冠军、月冠军、年度十二强。央视导演给出的评价是:“没想到南方小剧种竟然有这么阳刚的作品,感染力非常强。”

  尽管早已烂熟于胸,但钱后吟为了这次汇演,仍每天排练到深夜,第二天还不耽误正常上班。

  戏里有许多跪地动作,钱后吟与搭档张旦恒都没有戴护膝。膝盖重重地磕在地板上,王锦文在一旁看得很心疼。

  “跪下去确实很痛,而且会有点小伤,但是这样比较有痛的感觉,可以刺激演员发自内心地进入角色,所以每次演出我都不戴护膝,就为了更加真实地体现人物的处境和心境。”钱后吟告诉记者。

  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授牌

  昨晚,还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甬剧研究传习中心举行了授牌仪式。

  作为中心负责人的王锦文告诉记者,这是一个关注甬剧发展方向的研究机构,肩负着弘扬甬剧艺术,扩大甬剧的影响力,研究、抢救、保护、发展甬剧的优秀传统和创新甬剧经典的历史使命。通过组建业余甬剧团联盟,加强对业余甬剧人才的培训、辅导,提升业余甬剧的整体水平,为甬剧事业的加快发展发挥应有的作用。

  周一到周日,天天有好戏

  从昨天开始到5月29日,也就是本周的7天内,每天晚上7点半,在文化广场万人广场舞台上,天天有好戏可看,不需要门票,完全免费。

  今晚,古林张家潭艺术团演出甬剧《李敏》。这是一出以革命烈士李敏事迹为素材的原创大型现代戏,讲述的是她在四明山根据地发动群众,配合新四军浙东游击队,反击国民党第二次大围剿,不幸被捕,血洒四明的故事。

  25日,云龙乡音艺术团演出甬剧《阿必大回娘家》。故事讲的是一个叫阿必大的姑娘,父母双亡,迫不得已由婶娘做主,给李家做童养媳。李家强势,使她受尽虐待与凌辱。有一天,婶娘让阿必大的哥哥去接她回家,不料婆婆不答应,还将她哥哥打出门外。婶娘听闻大怒,亲自去李家评理,终将阿必大领回了娘家。

  26日,小堇风甬剧带来《杨乃武与小白菜》。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讲的是清末余杭知县刘锡彤之子贪恋“小白菜”的美貌,设计迷奸,杀其夫君,栽赃新科举人杨乃武的案子。

  27日,姜山甬剧团演出《赖婚证》。

  5月28日,下应甬剧团演出甬剧《男婚女嫁》。

  5月29日,是折子戏小戏专场,一共有5场甬剧小戏:《有奶便是娘·抢爹》《半把剪刀·姐弟重逢》《雷雨·盟誓》《双玉蝉·退蝉》《吃蹄髈》。


堇山畔 提供



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成立以来的第一部甬剧传统大戏《呆大烧香》昨晚在鄞州五乡镇文化中心剧院演出,原汁原味的唱腔和宁波老话,“梅花奖”获得者、甬剧名家王锦文以及民营剧团的优秀演员的表演,让甬剧迷大饱耳福、眼福。这是该剧自中秋节在集士港广德湖剧院首演后的第二站。

王锦文说,《呆大烧香》是宁波滩簧“七十二小戏”中的一部,选择它作为甬剧研究传习中心的开门重头戏,因为它源于百姓的日常生活,既有清末浙东农村的风土人情,又保留了甬剧滩簧时期的艺术风格,语言生动活泼,情节风趣生动,处处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王锦文在剧中扮演女主角李秀贞,其他演员是从甬剧研究传习中心下面的联盟团———小堇风甬剧团、姜山甬剧团、下应甬剧团等抽调过来的。男主角“呆大”张永林由小堇风甬剧团的钱后吟扮演。他说,在一部原创大戏里担纲男主角,又与梅花奖得主王锦文同台演出,“真是又有压力又感到荣幸”。与以往“儒雅书生”“官老爷”等形象不同,钱后吟此次演出底层市井人物,“张永林”是那个通过到一座座寺庙去烧香而寻找青梅竹马恋人的“呆大”,为此钱后吟表示:“他是有点憨,有点‘二’,但对爱情执着,是个很土也很可爱的农村青年。”王夫人由下应甬剧团的舒一平扮演,算命瞎子由姜山甬剧团的周福才扮演。下应甬剧团的蔡佩英在剧中扮演师太,“有时候烧饭做菜时也在想,怎样把戏演好。”王锦文说:“业余剧团的演员非常能吃苦,他们白天有自己的工作,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抓紧排练。希望《呆大烧香》能够引领他们向更高的方向发展,使甬剧的发展更全面。”

演员们的努力获得的是观众的赞赏。中秋小长假正逢台风天,戏迷冒雨前往广德湖剧院,两场演出都是爆满。演出结束后,观众迟迟不愿离去,涌到台前鼓掌,高呼演员的名字,谢幕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据城乡院线负责人徐曙鸣介绍,《呆大烧香》最高票价为120元,在广德湖演出的票子开演前几天全部售完,当天还有很多戏迷在场外等退票。“国庆期间,《呆大烧香》在姜山演出的票子也卖得差不多了———这出戏还是很受欢迎的。”

据介绍,除了姜山,《呆大烧香》还将到瞻岐、东吴等地演出。


堇山畔 提供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毕派艺术创始人毕春芳,昨日上午在上海徐汇中心医院去世,享年90岁。毕春芳是宁波仇毕村人,成名于上海,她的离去对很多戏迷来说颇为突然。7月14日,毕春芳刚刚度过90岁生日,还在上海逸夫舞台登台亮相。宁波演艺集团企划中心主任董兰儿曾追随毕老学艺,昨日傍晚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连说“意外”。

记者 吴丹娜

她的去世挺突然

上月90岁生日她曾上台讲话

戚雅仙、毕春芳是越剧十三个主要流派“戚毕”流派的创始人。在半个多世纪中,她们凭借着对越剧艺术执着敬业的精神,在众多的越剧流派中脱颖而出,逐渐形成韵味醇厚、缠绵委婉、朴素深沉的“戚派”和音色清脆、富有弹性、开朗中不失柔情的“毕派”。她们五十年的共同舞台生涯铸就了越剧舞台上深受观众喜爱的“黄金搭档”,并于1950年成立合作越剧团。50多年来,她们辛勤耕耘创作演出了《白蛇传》、《玉堂春》、《王老虎抢亲》、《血手印》等一大批优秀剧目。戚派和毕派得到广泛流传和颇高的评价,并已被认定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毕春芳弟子丁小蛙透露,毕春芳在上月生日过后不慎骨折,住院后罹患并发症,8月12日进入重症病房,14日上午8点25分左右去世。

让人唏嘘的是,上月14日,毕老的后辈还在逸夫舞台举行“春华秋实满庭芳”越剧毕派艺术专场演出,为她祝贺90岁寿辰。当晚,多年没有登台的毕春芳特意化了一层淡妆,压轴登场。因为希望生日亮相是完美的,她激动得几天都没休息好。在台上,毕春芳脱稿讲话,“我来的时候,下雨了,我还担心有人来吗?感谢大家从全国各地赶来。祝愿越剧越来越好,继往开来。”她甚至哼唱了两句戏词,引来观众越发激动地回应。

那场演出的策划人张佩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毕老师原来就有病,只是心情好,比较乐观,一心都在关注艺术上,所以没发现。本来只以为是糖尿病,站不起来是老年病,这次九十大庆她太高兴了,称心圆满,话特别多,甚至夜不能寐,以致累得昏睡在床,并因为翻身锁骨折断,只能送医院。”在医院一检查,才发现是癌症晚期,并且引发了并发症。

丁小蛙告诉记者,在医院里老师还在教自己唱腔,没想到前晚突然住进重症监护室。张佩利告诉记者,毕春芳意识清醒时告诫:一、病情不许外传;二、不要切气管等抢救。儿子等人都尊重她本人意愿。

她与宁波的故事

2009年她83岁回乡仍登台献艺

2009年4月26日,对宁波很多越迷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毕春芳从艺七十周年庆祝活动在家乡宁波举行,当时83岁的毕春芳回乡进行了一次具有特殊意义的欢聚。

董兰儿对此印象特别深刻,“精、神、气俱佳,30多年来毕老在我心目中的样子一直没变,还是那么和蔼可亲。”同唱毕派的董兰儿曾在30多年前数次前往上海跟毕老学艺,“毕老师还送我一条格子围巾,现在我还经常用。”昨天得知毕老突然离世,董兰儿心中十分难过。

毕春芳对家乡的情感一直没变,2009年,她来宁波的时候曾多次告诉记者,自己与宁波并不陌生,“我记得在慈溪演出时,观众们热情得不得了,甚至背着铺盖来排队买票,最后不得不规定凭一个户口簿买三张票。当时,我和戚雅仙都50多岁了,但看了这样的场景还是感动得不得了,更加希望能在舞台上唱戏让更多人看到。”

那次回宁波,毕春芳最大的感受就是家乡变化巨大。“我小时候住在仇毕村,原来可是乡下,但现在仇毕村已经变成大城市了,乡下人都成了城里人,家乡的经济也很发达。看了这一幕幕,我心里说不出的开心。我没什么好回报家乡父老的,这次回宁波,虽然我年纪太大了,自己上台唱戏已经力不从心,但我的弟子们还能为大家演唱毕派越剧,我还是要上台见见父老乡亲。”

4月26日晚,毕老在逸夫剧院登台演唱,没有用乐队,只是清唱了几句,但观众仍给予毕老如海啸般的掌声。4月27日晚,毕老在凤凰剧院登台唱了《卖油郎》中的“叹三更”,很多戏迷说,83岁高龄却还有如此好的嗓音,让人惊叹。在逸夫剧院的贵宾休息室,观众纷纷涌去和毕老见面。为了安全起见,剧院只能让人把守休息室的大门才得以控制局面。

票友印象:心态年轻的老太太

宁波越剧票友钱后吟对毕老的印象是,心态非常年轻。“毕老来宁波的时候,我和她同桌用过餐,席间听说毕老喜欢 中英文结合 的语法。有一次,毕老坐飞机去国外,叫空姐时很前卫,用英语 EXCUSE ME ,只是她的发音漏了前面几个音节,变成了 Q S MI 。空姐没有听懂,后来才知道是在唤她过来服务。”不仅如此,当天的饭桌上,心态年轻的毕老依然抱着老顽童的心态秀了她的“中英文结合”语法,服务员上了一道“片皮鸭”,只有鸭皮没有鸭肉,毕老就“NO肉、NO肉”地说起来,把大家惹得哈哈大笑。

毕老曾经说,毕派艺术要再度辉煌,必须要团结。“她说流派的传承和发展并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希望门下弟子都能团结起来。戚毕不分家,无论艺术上如何有成就,也不能骄傲。流派的传承,只有团结一心才能光大,才能振兴。”

在接受家乡媒体采访时,她曾谈到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她毕生所得的艺术精华传承给后人。“虽然现在越剧团都走上了市场化演出的道路,娱乐形式的多样化对越剧冲击也很大,排新戏成本过大、演出时间相对较少成了困扰越剧团的问题。”但毕老依然抱有信心,“据我了解,在宁波许多年轻人也喜欢毕派越剧,我想,越剧还是大有希望的。”


堇山畔 提供



他曾是甬剧舞台上风流倜傥的小生,从艺40多年,塑造了百余个角色;退休后,他和家人一起创作了40多个小品,每年为群众演出数百场,他的家庭也被称为“小品之家”。他就是宁波市甬剧团第二代演员、很多人都熟悉的“舞台明星”全碧水。9月6日凌晨,全碧水因病去世,享年79岁。他告别了他钟爱的舞台,但他的艺术形象将长久地留在人们记忆中。

  演过赵大大,饰过周朴园

  全碧水生于1938年,原名全瑞财。他从小喜欢说学逗唱,常在小区的纳凉晚会上表演。1957年,他考进了甬剧团。进入剧团的第一天,老师教导要“认认真真唱戏,清清白白做人”,他就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全碧水”,寓意一生都要像流水一样清澈。

  因为嗓子好,又肯学,全碧水很快在剧团里挑起了大梁。1958年,他主演的《布谷鸟又叫了》在梅山盐场演出,观众把他视为偶像。上个世纪60年代,他还演过越剧现代戏《江南怒火》《金沙江畔》等。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戏曲大发展的时期,全碧水在舞台上塑造了百余个角色。他塑造的人物形神兼备,台风稳健潇洒,唱腔富有韵味,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曾说演得最满意的是《霓虹灯下的哨兵》中的赵大大,这部1977年上演的甬剧现代戏,讲的是上海南京路上“好八连”的故事,排长赵大大耿直憨厚,对战友肝胆相照。

  原甬剧团演员王坚昨天回忆说:“赵大大和全老师之前演的角色差别很大,他以前演的角色比较儒雅,但他在那出戏里展示了完全不同的形象,演出了赵大大的憨厚质朴,给人很深印象。”

  1978年,全碧水演《雷雨》里的周朴园时,唱腔是他自己设计的。王坚说:“他演周朴园演得真好!后来,《雷雨》进行过多次改编,但是那段唱腔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下来,并成为后来甬剧演员学习、比赛的经典唱段之一。他其实是多才多艺,除了演戏还喜欢编编写写。除了赵大大和周朴园外,当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他主演的《年轻一代》中的林育生,《金生与四姑》中的金生等角色。 ”

  退休前,全碧水还曾在宁波市文艺学校当过老师,培养了一批甬剧新演员。

  “小品之家”的一家之主

  全碧水的妻子钟丽云是一位越剧演员,共同的艺术爱好使两人走到了一起。夫妻俩相濡以沫几十年,有一对孝顺的女儿。小女儿卡卡说,小时候,爸爸就是她的男神,她和姐姐常去看爸爸演出,还自豪地向小伙伴介绍:“看,台上的是我爸爸!”耳濡目染,姐妹俩开心的时候也会跟着唱几句。

  从剧团退休后,离开了熟悉的舞台,全碧水一度有点失落,但很快,他发现老百姓喜欢看小品,就开始试着写小品。

  他创作的第一个小品是《楼上楼下》,讲的是楼上的女主人常把洗衣水直接倒到楼下,有一次不小心手上的戒指也滑落下去,刚好被楼下的父女捡到。父亲力劝女儿抛开积怨,将戒指物归原主。最后,楼上楼下的两家人成了文明楼里的好邻居。这个小品在社区演出时一炮打响,先后演了100多场。

  从此以后,全碧水不断从生活中汲取灵感,邻里间的家长里短常成为他小品中的素材。他还发动全家人一起演他创作的小品。在小品中,他一改自己以往儒雅、正气的艺术形象,有时插科打诨,笑翻全场。妻子钟丽云也在小品中扮演世俗的家庭妇女,用夸张的表演逗得观众乐不可支。有时候,女儿和外孙女也会友情出演全碧水创作的小品,一家人把笑声带给了很多观众。他的家庭也被人们称为“小品之家”,而他就是这个“小品之家”名副其实的一家之主。

  让艺术在民间获得生命力

  全碧水的去世让观众和亲友都很悲痛,很多人自发去吊唁。

  宁波业余剧团——横溪小堇风甬剧团的当家小生钱后吟6日特地请了假到灵堂去缅怀这位长者,他说:“全碧水老师常常无私地提携我们年轻人。2013年我要演一部全老师导演的滩簧小戏《双投河》,滩簧小戏是甬剧的前身,但是没有任何影像资料,演这部戏就像演原创戏一样,我觉得非常困难。全老师就手把手地教我,不仅教唱腔表演,还给我讲甬剧的发展历史、剧种特色和曲调种类,帮助我全面理解甬剧。那次排戏为我打下很好的基础,之后我排了好几个原创戏。全老师没有架子,我觉得他像父亲一样亲切,他不仅从艺术上指点我,还教我其他的知识。他让我在群众文化方面多投入一点精力,他说真正的艺术是要在民间有生命力的,要把甬剧送到社区、乡村等基层的舞台去,我现在也正在这样做。”

  忙于创作和表演的全碧水,其实身体一直不错。据小女儿卡卡透露:“今年初,市曲协准备给我们举办一个家庭小品专场演出。5月份的时候,我们还都在为专场演出做准备,爸爸忙着修改节目,我们准备投入排练。但是到了6月初,爸爸查出肝脏有肿瘤,演出的事就暂时搁置下来了。爸爸生病后曾辗转上海、北京等地求医,一度恢复得不错。”

  “8月19日,爸爸从北京返回宁波,遗憾的是,没多久爸爸的病情恶化了,他本来还期待着治好病继续演出……”大女儿贝贝补充道。

  愿全碧水先生一路走好!


堇山畔 提供



金报讯(记者 吴丹娜)“河里摸来大蛳螺,缸里掏出老生姜,洒点黄酒和葱花,炒出蛳螺喷喷香。”昨日,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下称传习中心)的排练场里,滩簧大戏《呆大烧香》正在紧张排练中,这是传习中心成立以后创排的首部大戏。梅花奖演员王锦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传习中心的任务就是抢救与发掘甬剧的优秀传统与经典,这部戏是宁波滩簧 七十二小戏 中的一部,唱腔原汁原味,极具传统价值。接下来传习中心还将陆续整理和挖掘其他传统滩簧大戏,让它们焕发新颜、重上舞台。”

《呆大烧香》编剧王信厚表示,这部戏是甬剧滩簧戏中影响比较大的剧目,解放前曾在上海、宁波、舟山等地流行。解放后,因为这部戏的情节内容与时代不相符合,改编起来难度较大,一直搁置未演。这次经过改编后的《呆大烧香》去掉了原戏中粗俗琐碎的部分,整个剧目节奏清新明快。王锦文说,之所以选择这出剧作为传习中心开门的重头戏,是因为它源于百姓的日常生活,颇具草根性、民间性,描绘了清末浙东农村的风土人情,处处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反映了最底层劳动大众的思想情感。

该剧主创团队强大,导演是来自甬剧世家的王红刚,唱腔设计是资深音乐人戴纬,舞美设计是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周树夫,灯光设计是原甬剧团团长薄孝波。演员安排上,王锦文扮演女主角李秀贞,其他演员都是从小堇风甬剧团、姜山甬剧团、下应甬剧团等业余剧团中抽调过来的台柱子。比如“呆大”张永林由小堇风甬剧团的钱后吟扮演,王夫人由下应甬剧团的舒一平扮演。据悉,这部戏已排练了两个月,9月15日在集士港广德湖剧院亮相之后,将备战今年10月份举行的浙江省第十三届戏剧节。


堇山畔 提供



话说“滩簧”

  宁波滩簧是甬剧的前身,与沪剧的前身本地滩簧、锡剧的前身无锡滩簧等同属滩簧大家属。滩簧原本是清乾隆、嘉庆之际开始流行于苏浙一带的曲艺。在当时坐唱曲艺风行南北的影响下,它是由南词说唱衍变而成的一种代言体的坐唱形式。

  道光以后,昆曲由盛转衰,滩簧继起,并演化为以坐唱形式移植演唱昆曲剧目的“前滩”与以民歌小调演唱、滑稽风趣见长的“后滩”。滩簧种类繁多,多冠以地名。

  至清末民初,戏曲蓬勃发展,各地的滩簧也相继仿效戏曲形式,改为化妆登台演出,继而演变甬剧、沪剧、姚剧、苏剧等一系列江南戏曲剧种。

  已阔别上海舞台半年多世纪的宁波滩簧大戏《呆大烧香》将于本月24日亮相逸夫舞台。《呆大烧香》是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成立以来出品的首部大戏,保留了甬剧滩簧时期的艺术风格,除了由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主任,曾获得“梅花奖”、“白玉兰奖”等多项大奖的王锦文扮演女主角李秀贞之外,其他演员都是来自各民营甬剧团,因而这出戏也是宁波民间甬剧联盟第一次联合排演的大戏。

  保留老味道

  《呆大烧香》是甬剧滩簧戏早期影响比较大的剧目,是宁波滩簧“七十二小戏”中的一部,解放前曾在上海、宁波、舟山等地流行。解放后,因为这部戏的情节内容与时代不相符合,改编起来难度较大,一直搁置未演。这次由宁波著名剧作家王信厚改编的《呆大烧香》,虽然沿用“呆大烧香”原剧名,但全剧对主题、人物、剧情结构等作了全新的创作构思。去掉了原戏中粗俗琐碎的部分,使得整个剧的节奏清新明快。描绘了清末浙东农村的风土人情,保留了甬剧滩簧时期的艺术风格,情节风趣生动,语言生动活泼,“石骨铁硬”的老宁波发音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反映了最底层劳动大众的思想情感。

  结局大团圆

  《呆大烧香》讲述的是清末宁波农村青年张永林与邻家女李秀贞的一段爱情故事,李秀贞因被财主之子相中,其母王夫人为阻挠亲事施计使李秀贞的养母将她送入庵堂为尼。张永林翻山越岭一路寻找心上人,最终在秋香庵相遇,却不料庵中师太原是李秀贞生母,李秀贞为了陪伴母亲不愿还俗,王夫人也来阻挠李秀贞还俗……相比原来的本子,新一版的《呆大烧香》对人物的构架和定位作了调整,最终给出了一个戏曲观众喜爱的大团圆结局。

  汇集民营团

  去年夏天成立的宁波市甬剧研究传习中心是一家专门从事甬剧艺术研究、保护、传承、传播的专业性艺术科研机构,致力于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甬剧的深入研究和活态传承。同时培训、扶持民营剧团,开展民间甬剧艺术的普及和提升。这次来沪的演出,除了《呆大烧香》还有一出甬剧《借妻》,《借妻》虽然与王锦文的代表作《典妻》仅一字之差,却完完全全是两部作品。《借妻》也是一出传统甬剧,讲述书生李成龙为索要被周百万侵吞的家产,借奶哥张古董之妻沈赛花冒充自己新娶的娘子,同往周家索取前妻留下的首饰盒的故事。两天的演出汇集了当地民营甬剧团的多位优秀演员。除了王锦文之外,“呆大张永林”的扮演者钱后吟来自横溪小堇风甬剧团、“张古董”的扮演者史美福来自下应甬剧团、“周扒皮”扮演者周福财则来自姜山甬剧团,都是宁波甬剧民营剧团的中坚力量。  

  这些天,王锦文带领“甬剧联盟单位”的演员们正在不断打磨《呆大烧香》和《借妻》两个剧目,力求以更完美的形象展现在上海观众面前。王锦文说:“此次沪上天蟾逸夫演出,一来给上海的戏迷观众们带去宁波的乡音乡情、给上海观众拜年; 二来也是慰问工作、生活在上海的‘老宁波’、‘新宁波’,让他们在上海也能感受到来自家乡的问候和祝福。”

  本报记者 王剑虹


堇山畔 提供




最后更新:2015年05月29日
编辑整理:小豆子
浏览次数: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