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谢景莘

谢景莘
谢景莘
出生1927年,农历丁卯年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谢景莘,男,京剧老生。河北束鹿人。出生于北平市,住家在崇文门外中三条。

从小受他大哥的薫陶。跟着喜爱国剧。除了经常去各大戏院听戏以外,也和他大哥学弹月琴学唱老生,当他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时常抱着月琴跟著大哥串票房,到民国三十五年他高中毕业时,就已能唱一两出戏。

民国三十六年六月考入空军通校,在该校九期正科班毕业。设在四川成都的空军通信电子学校,当时请了两位国剧老师:一位是梅兰芳的姊夫王蕙芳;一位是富连成的当家武生苏富恩。凡学校的师生对国剧有兴趣者,都可参加学习。谢景莘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加入了国剧的行列,不仅学会了老生的唱做,也学了不少老生武戏。毕业后随部队于民国三十八年来台,民国四十二年调往供应司令部服务。当时的空军供应司令部成立了国剧社,由丁春荣老师为他说戏。其中以《一捧雪》的莫成、陆炳最为实授。自民国四十三年起代表空军参加国军文康大竞赛。一连六年都获得业余组的冠军。其中《镇澶州》由他扮演岳飞、《勾践复国》中扮演勾践、《奇双会》中扮演李奇、《八大锤》中扮演王佐、《四进士》中扮演宋士杰、《珠帘寨》中扮演李克用,由于扮像作派唱工突出,深受各评审委员及内外行观众的赏识好评。获得王叔铭将军的赏识,便将他调到大鹏国剧队,一年半后又回到供应部。

谢景莘指出,大鹏是国军各剧队中人才最多的一队。在那一年六个月的时间,由于不时向哈元章等伶人学习,因此使他的剧艺大为精进。民国四十四年回到供应司令部后,一直到民国五十年为止,每年参加国军文化康乐国剧组大竞赛都得奖。为了争取荣誉,自然每年都要排新戏,这是他磨练的良机,也奠定了他今日能够吃这碗饭的根柢。供应部国剧团解散后,他又转往陆军二军团龙吟剧队兼职;后来才进入海光。十五年来一直为海光剧队效命。

四十四年曾经倒嗓的谢景莘,自此立志戒烟迄今,而且每週必定调嗓,以保持嘹亮的歌喉。

虽是海光国剧队的当家老生,有时也客串老旦,但却不是他的本行,也非心愿。他叙述串演老旦的经过是这样的:在一次海光演出《雁门关》时,因一时无人饰演佘太君,同仁们便提议由他来饰演。从此,不但竟成了“当然”,连香港艺人新马师曾返国演出《斩经堂》时,梨园界也一致推荐,要他扮演吴汉的母亲宁氏。结果,还得临时学习,以免出丑。

谢景莘虽未作过科,但对于老生的文戏和武戏,都曾下过苦工。众所周知的,他的文戏毋庸讳言,的确在水准以上,他不亚于《战太平》、《定军山》、《战宛城》、《珠帘寨》等戏的《镇潭州》,因演出次数多,体会深,演来恰如其分,唯妙唯肖,也是他的得意杰作。不过,他最喜欢的戏,还有《坐楼杀惜》、《四进士》、《四郎探母》、《苏武牧羊》、《十老安刘》、《群英会》、《奇双会》等。但真正喜欢的,还是他能唱高八音的《奇双会》以及《四进士》,原因是无论内心戏还是做表,都能充分发挥演艺。

别看谢景莘是票友,但他对于四声、尖团、归韵,实不逊色于一般出身科班者。他说,在台南供应部服役时,有位在制盐总厂工作的文场能手史子翱,不但拉得一手好胡琴,笛子和唢呐也是一流高手,还出版过两本《音韵学》。他虽不肯透露出身,但以他看来,一定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当时,对于自己的唱、唸,确曾纠正与指导不少。不然,今天不知有多少错音与倒字。现在回想起来,还对这位老先生感谢不尽。

谢景莘指出,一个国剧演员最要紧的就是具备本钱——一副好嗓子,因为其它的剧艺——四功五法、三节六合、还是五音四呼,只要下功夫努力学习与苦练,都是可以学会,甚至可以达到洗煉的阶段。假如没有好嗓子,其它的演艺再好,也无法成为一流名角。不过嗓子还是可以苦练而成的。老伶工青衣陈德霖,不就是一个最好的实例吗?由于他的每日不断勤练,到了六十岁,唱出来的音色,还像小姑娘,实非偶然。

在谈到国剧演员进修的问题时,谢景莘强调,首先必须要有兴趣。一个对国剧有浓厚兴趣者自然会设法进修,创造优点尽情发挥;有了缺失也会请行家指点,力求改进。他以自己为例,因对国剧有狂热的酷爱,在海光国剧队时,整整两年,从不间断地每日穿著厚底,到体育场练跑圆场。今日在舞台上还能差强人意,可能就是当年苦练的结果,始有今日。

喜欢马派,也常马派戏的谢景莘,他最崇拜马连良,当然也崇拜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因为他们四人的明场演出,不仅看得太多,也模仿他们。这位铁嗓名伶强调,演戏似不宜居泥于某派,如能吸取各派长处,当可弥补自己的短处。

女性饰演老生、小生、老旦、甚至花脸,不仅缺乏气概,也有神韵不够之感。谢景莘说,如由一个年轻女性扮演佘太君,要他演《四郎探母》见娘那场戏,可能会无法在唱念做表方面,表达应有的气氛。有两件事,使这位老生很不以为然:一是现在的观众专捧“某类角色”,像哈元章与马元亮的《清风亭》、《九更天》,演得实在太好,但却不能吸引观众;一是剧队琴师“外务”太多,不但妨碍正常排戏,队演员调嗓也受很大影响,亟待改进。

戏在人演,演艺在于自己磨练。谢景莘虽是票友下海唱戏,但无论唱念做表,无一不均有路数和来历,再加上他的铁嗓,早已公认为目前四大须生的名伶了。

两岸开放之前,曾去大陆探亲,在票友聚会的北京草园和袁国林唱过《捉放曹》,由其哥哥操琴。那时两岸还没开放,用的名字是“眼镜馆主”,因为其在戏界的外号叫“眼镜”;之后因为庆祝俞振飞接受中文大学荣誉博士,在香港和李蔷华合作《武家坡》,报上说“两岸名伶首度合作”,风波闹得很大,被海光禁演了一个月;后来在北京老吉祥戏院还唱过马派老腔的《借东风》。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邹慈爱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6-07-11
编辑整理:Steve Lee
浏览次数:394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