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王玉蓉(王佩芬、王艳芳)

王玉蓉
王玉蓉
出生1913124日,农历壬子年十八
逝世199468日,农历甲戌年廿九

人物分类
京剧 旦行演员
王玉蓉,女,京剧旦角。原名王佩芬。上海人。生于上海一个木匠家庭。

曾于“明德中学”读书,立志从医。刚刚读到初二,其父病重,因生活所迫而辍学。后从于莲仙习京剧,艺名王艳芳。艺宗程派。曾献艺于厦门、宁波、南京等地。王玉蓉于南京夫子庙群芳阁、天韵楼、飞龙阁等茶楼演唱时,同台者还有绿牡丹李晓峰和后来成为京韵大鼓艺术家的骆玉笙。她虽为秦淮歌女,仍不愿荒废学业,遂考入“京华女子中学”。每日靖晨以王佩芬学名入学深造,待华灯初上时,用王艳芳艺名前往茶楼卖艺。“群芳阁”茶楼老板为招揽生意,举办“南京歌后”选举,尽管竞争激烈,但王艳芳凭她那无人匹敌的天赋歌喉,荣登了皇后宝座。谁知因此竟遭人嫉妒,致使某歌星怀恨在心,扬言“有你,我就不得好过;有我,叫你也好过不了!”于是,她买通了一帮人,只要王艳芳登台演唱,这伙人立即以口哨、倒好声起哄,甚至瓜皮、茶杯等物抛向台上,随之骂声四起不堪入耳。也是王艳芳宽宏大度,为避免姐妹间伤了和气,并未采取针锋相对之争。

一波方平—一波又起,一次周末王艳芳正在后台候场,无意从台帘缝隙中,忽见台下坐着一面孔熟悉的观众,仔细端详原来是校长傅况麟,顿时脑袋“嗡”的一声,心想这下可糟了,要是校长认出我来怎么办?正当她忐忑不安之际,偏偏又轮到她上场,事已至此已无计可施,只得听天由命,硬着头皮上场了,心中还暗自祈祷:“老天爷保佑,千万别让校长把我认出来!”其实她也明白“老天爷”管不了她,她也不信这套,只不过是自我安定情绪罢了。她上台时还耍了个小聪明,为避开视线,斜着身侧着脸走向舞台,而且仰头平视不看台下,歌罢便迅速下场。尽管当时没有什么反映,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其实就是一个“怕”字。

等周一她早早起来一路小跑赶到学校,正巧遇见一个心直口快的同学,立即把那不愿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她:“学校说你到茶楼卖唱,有伤风化,已贴出布告把你开除了!”回到住处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趴在床上嚎啕大哭。消息不径而走,记者纷纷前来采访,很快便以《为何校长能茶楼听曲,歌女不能入校读书》的醒目标题见于报端,这位校长亦立即撰文在易报反驳,随之又有“歌女可是公民?”为王伸张正义,报纸上展开了笔战,傅见报纸攻击甚烈,便召开了记者会,言校方初不知王系歌女,为整顿校风,故将其开除。虽舆论强烈,但社会当局却认为傅处置得当。

遭此厄运的王佩芬,心恢意冷,即无心献艺,亦无意求学,虽有“金陵女子中学”愿意收她为旁听生,但她婉言谢绝了。接连遭受打击使她无心在宁留恋,也清醒地看到茶楼卖唱非长久之计,于是带着满怀惆怅的心情悄悄地离开了南京。

回到上海后,易名为“王玉蓉”。平日闭门读书看报,闲时票房走走以事消遣。后巧遇同窗好友顾菊英,对玉蓉深表同情,劝她若要成京派名角,只有进京深造,要拜就拜王瑶卿为师,才有出头之日。并慷慨地包揽了她的全部学艺费用,当即给她上路费用两仟元,而且每月按时汇款二佰元。王玉蓉深感友情的真挚与珍贵,于是她带着友人的亲笔引荐信登程北上进京投师。

王玉蓉这年刚19岁,几经周折,终于在西四“同和居”遇到了古道热肠东家的刘三爷,经他介绍通过王瑶卿的爱子王幼卿的引荐来到西珠市口马神庙,拜在了曾在内庭当过供奉的王瑶卿门下,这步棋奠定了她日后成名成家的基础。

“丰泽园”的拜师会上,有人问她是唱哪派的?她回答“程派”,程砚秋在旁一听便问道,“爱唱哪一出?”她说:“唱的最多的是《芦花河》”。于是王瑶卿就让她唱了一段,唱罢众人拍掌称好,王瑶卿的掌门大弟子程玉菁对王瑶老说:“师父,她倒是有条好嗓子。”她见众人都在夸她,心里正美滋滋的,忽听师父说,“光嗓子好管什么用?没味还不说,唱的甭说‘板’啦,连‘眼’都没有。”王玉蓉听罢一阵心酸滴下了泪水,王瑶卿的妹夫姚玉芙劝她:“别哭啦!你师父是说你学得不磁实,没有掌握好板眼的尺寸,这样要求你,是为你好。”荀慧生等人劝她好好跟师父学。

王瑶老问她:“你想成好角儿吗?”她说:“不想成好角儿我干嘛来了!”“吃得了苦吗?”“只要能学好戏,什么苦都能吃”。王瑶老点点头,因为她是上海人,有些字发音不准,必须用吊嗓来纠正这毛病,让她对着镜子边唱边找口形。在吊嗓之前,让她一气儿喝足了水,只要胡琴一响,就再也不许喝了,目的就是培养她在台上不“饮场”的习惯。这一唱就是两三个钟头。当发现不对之处,立即给予纠正。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稍事休息一下,跟着接茬往下唱,就是嗓子唱哑了也不许停止。忽然有一天竟一字不出,这下可把她急坏了,可王瑶老的脸上却带着笑容说:“以前你是想怎么唱就怎么唱,不受字眼管着,嗓子好着哪,现在有字眼一管着,不会唱了,所以唱不出来了。等到几出戏一唱下来嗓子会使了,你的嗓子就会一劳永逸了。不要紧,先休息一下,过几天就会好的。”

王瑶卿教她的第一出戏是《女起解》,当时她心想,“全本的《玉堂春》都唱了,干嘛……”可又不敢说,师父看出了徒弟了的心思就说:“你唱的那叫什么呀?忽听得唤苏三的‘忽’字就给人家‘糊’住了!”说得她也乐了,这才下决心从头学,开始这个“忽”字怎么也忽不上来。这出戏整整教了她二十天,是她师父一个字一个字地“抠”,一板一眼地“敲”出来的。对这个南方人来说,她师父确实费了很大心血,为的就是给她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学戏期间,师父不仅不让她去唱戏,也不许她去乱看戏,怕她看乱了、学杂了。待她学成之后,王瑶卿准备给她组班,正式到戏园子演出。可她在北京从来没演出过,“王玉蓉”何许人也,观众没听说过。名字叫不响,票当然卖不出去,所以哪个戏园也不敢接,师徒正在为此事一愁莫展,恰在此时长安大戏院落成,东家杨主生原想请名角来庆贺开幕演出,万没想到请谁来唱也请不动,说戏台方向不对,是个白虎台。既然是个凶台,所以谁也不愿来。后又传说那天夜里“祭台”时,本来只有一人装扮女鬼,竟然出现了两个鬼影,越传越玄乎,这下更没人敢来了。东家煞费苦心从上海把金少山请来只唱了一场《黑风帕》,第二天他的《法门寺》不上座还回了。当时的首任经理是小生金仲仁,他与王瑶卿是莫逆之交,当然无话不谈。王瑶老从来不迷信,听罢之后,顿时喜上眉梢,心想这回我徒弟有地方唱了,便说:“您先别着急,我这个女徒弟,她不怕鬼我让她去唱。”当时金仲仁瞟了王玉蓉一眼,当面没好说什么,心想这个1200多个座位的大戏院,若是贴出“王玉蓉”三个字,人家不认卖不上座怎么办?乘王玉蓉出去之时,忙问:“她行吗?”“我是她师父,没把握我能让她演吗?”“我还不相信您吗,不过配角您可千万找硬点的才好。”

戏园子解决了,王瑶老立刻让管事的赵世兴赶快约人组班,并一再嘱咐要找个名老生来,捧捧这个初出茅庐的女徒弟。管事的走后,“古瑁轩”忽然静了下来,大家只见王瑶老低头不语,好像有什么心事,原来他也心中没底,若是万一卖不出票去怎么办?恰在此时来了三位贵宾,一位是中医汪逢春,一位是农学院院长庞敦敏,另一位是晚清末代状元陆润庠的儿媳“瓣萝轩主”张女土。这三位都是王瑶卿的好友,闲谈之中闻听此事,三人一对眼神当即拍板道:“我们和玉蓉都是南方人,决不能在京城丢了南方人的脸,戏票我们包了!”这下金仲仁和王氏师徒全乐了,尤其是王玉蓉感激的两眼都涌出了泪水。

赵世兴奔走多处,楞请不来一位有名的老生,王瑶卿当即对管事的说:“你再跑一趟,只要他有鼻子有眼儿,会唱戏就得。”最后找到了管绍华,当时他是铁路局的票友,个头儿扮相都不错,又有条好嗓子,正想借台演戏准备“下海”。正巧百代唱片公司想灌《四郎探母》的唱片,中外双方代表为此事专程来京物色,偏巧这天竟有六个戏院贴演此戏,他们不知看哪家为好,最后偏偏选中了“长安”这场,理由是戏院新开张,必然请的是好角儿,到了戏院又见“客满”的牌子早巳戳在门口,于是找到戏院说明来意,最后戏院的田华亭把仅有的两张包厢票让给了他们,此时戏已开演,二人高兴地飞奔上楼。此时场内气氛极为高涨,台下观众全是捧场的,台上演员阵容又是旗鼓相当,除王玉蓉的铁镜公主和管绍华的杨四郎外,配角为吴彩霞的萧太后、李宝槐的杨六郎、李多奎的佘太君、沈曼华的杨宗保、朱斌仙贾松龄的俩国舅,而且台上全都“卯”上,自然场内的鼓掌声、叫好声接连不断,剧场内沸腾了,在后台把场的王瑶卿是笑容满面,几年的心血耕耘,终于看到了成果。

百代公司的两人一下就看中了,当即拍板就灌这王玉蓉的了,散戏后便迫不及待地找到管事的说:“我们决定灌你们这出《四郎探母》,而且是全部的。”赵世兴当然挺高兴,但不敢作主,便说:“这么大的事儿,我作不了主,得征求她师父的同意才成。”他不敢怠慢,忙找到他们师徒俩,只见他们正在谈论这场演出,便连忙插话:“王大爷,告诉您一件喜事,百代公司要灌王老板这出全部《探母》的唱片。”王瑶卿感到有些意外,忙问:“你是不是听错了?”“绝对没错儿!”王瑶老略一沉思说:“你去告诉他们,不灌!要灌了唱片就会影响我们的营业演出。”管事的当时没反应过来,心想这送上门儿来的好事,干嘛往外推呀?正在迷惑不解,只见王瑶老一笑拍着他的肩膀又说:“你可不能真放手哇!”赵世兴茅塞顿开,原来是“欲擒故纵”。越是不让灌,他们是越想灌,最后是非灌不可,经过反复谈“公事”,不得不抬高价码才成定局。结果是连念白、过场全灌制了,这套《四郎探母》一共是灌了十六张三十二面,这是第一套连续性的京剧唱片。上市后极为畅销。

十年后,王玉蓉之女小王玉蓉,首次登台也是长安戏院,而且同是演出《四郎探母》,迟世恭的杨四郎,哈宝山的杨六郎、王玉蓉亲自为爱女把场,可谓梨园一段佳话。

王玉蓉就此一炮而红,声誉与日俱增。从此她在长安戏院演出达八年之久,后来百代唱片公司又以九仟六佰元的高额酬金要灌制她的《武家坡》,先本欲与谭富英合灌,但未实现,后与马连良洽商,遵王瑶卿之意,除付给王玉蓉的“脑门钱”(伴奏人员的酬金)外,王玉蓉分文不取,就这样一套六张的《武家坡》唱片又面世了。

王玉蓉曾应百代唱片公司邀请,赴缅甸、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旅游观光。并亲眼看到了各国华侨争购她主演的《四郎探母》和《武家坡》唱片的情景,她由衷的高兴。

《武家坡》仅是《全部王宝钏》的一折,王玉蓉曾把《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平贵别窑》、《探寒窑》、《武家坡》、《算军粮》、《大登殿》八折戏,在王瑶卿的授艺下,连串成一台戏,她饰王宝钏一人到底一气呵成,这是一般演员望尘莫及的,为此王玉蓉曾有“王八出”之绰号,被誉称为“铁嗓钢喉”而享誉剧坛。

王玉蓉成名后,曾与胡铁阱、陈巨来、俞逸芬三位名家同时拜袁世凯次子袁寒云学习书画,由于王玉蓉拜了王瑶卿和袁寒云两位名师,为此其师兄胡铁阱取两师之名各一字为王寓所起名为“卿云楼”,今仍悬挂室内。

1957年参加吉林省京剧院,并在吉林省戏曲学校任教。她嗓音清朗圆润,有铁嗓之称,扮相雍容华美。擅演剧目有《王宝钏》、《焦仲卿妻》、《孔雀东南飞》、《王春娥》、《乾坤福寿镜》、《四郎探母》、全部《雁门关》、全部《孙夫人》、《香祖楼》、《上阳关》、《艳云亭》、《渔家乐》、《天上斗牛宫》等。她演的《武家坡》中的“跑坡”,功力深厚,非一般可化,为人称道。

马长礼丁震春是她的两个女婿。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曹世才曹世嘉程玉菁陈墨香丁晨元丁震春董少英傅德威高明亮管绍华贯盛吉贯盛习国少卿黄正勤金少臣毛世来马幼禄那正鑫祁荣奎沈玉才宋丹菊王蓉蓉王世霞王婉华王瑶卿小王玉蓉薛浩伟徐鸣远杨至芳张和元钟鸣岐钟世章钟喜玖周维俊周啸天朱斌仙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2年02月15日
编辑整理:大戏魔、匿名、平常心、张芝白、田华亭、刘松岩、刘炳君、如舸斋
浏览次数:8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