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王传淞

王传淞
王传淞
出生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丙午)
逝世198759日,农历丁卯年十二

人物分类
昆曲 副丑家门演员
昆曲 教师

科班院校
苏州昆剧传习所 传字辈 学生
王传淞,男,昆曲演员。本名森如,小名阿巧。祖籍山东,生于苏州。

自幼读过三年书,因父患重病,家境困难而辍学,在邻居家学“挑花”。14岁曾去汉口充当水电学徒近一年。

1921年8月入昆剧传习所,先学小生,师承沈月泉。一年多后,老师发现他虽长得五官端正,双目有神,但生性好动,眼睛老是骨溜溜乱转,说起话来手舞足蹈,常常引人发笑,在师兄弟中有“冷面滑稽”之称;加上随着变嗓期开始,小嗓失润,大嗓变粗,根本不像个斯斯文文的小生模样。于是被调整行当,改学副、丑,由沈斌泉主教。1925年冬随传习所赴沪“帮演”初期,即崭露头角,受到好评。嗣后又向增聘为教师的陆寿卿学戏。出科后,转入新乐府昆班,成为“传”字辈中挑大梁的名副。1931年筹资创建仙霓社,他是发起人之一。

传淞主工副行,兼演丑脚戏。他口齿清晰,发音吐语,以冷隽诙谐、阴沉挂味取胜,尤精做功,善于描绘人物个性,不瘟不火。能熔乃师沈斌泉、陆寿卿表演风格于一炉。且武功底子较扎实,动作利索,因此,还常兼演武净角色。他戏路极宽,饰演《西厢记·游殿》中法聪、《燕子笺·狗洞》中鲜于佶、《水浒记·借茶、活捉》中张文远、《义侠记·挑帘、裁衣》中西门庆、《连环记·议剑、献剑》中曹操、《绣襦记·乐驿、扶头》中乐道德、《翠屏山·送礼、杀山》中裴如海、《风筝误·前亲、茶圆》中戚友先、《荆钗记·开眼、上路》中姚氏、《鸣凤记·嵩寿、吃茶》中赵文华、《八义记·评话》中张维、《幽闺记·请医》中翁郎中、《浣纱记·回营》中伯嚭、《西楼记·拆书》中赵伯将、《望湖亭·照镜》中颜秀、《借靴》中刘二,整本戏《一捧雪》中汤勤、《南楼传》中王文、《呆中福》中刁嚣、《奈何天》中阙里侯、《描金凤》中钱笃管、《雅观楼》中孟觉海、《状元印》中陈友谅、《割发代首》中典韦、《蜈蚣岭》中黄飞天、《贩马记》中胡敬以及丑脚戏《渔家乐·相梁、刺梁》中万家春、《孽海记·下山》中本无等各类身份地位、性格体态迥异的舞台人物,均能演得生动传神。尤其在《鲛绡记·写状》中饰演贾主文,将一个身披道袍、手拿念珠、表面上信佛行善、与世无争,而暗底下仍承揽官司、狡诈毒辣的恶讼师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令观众拍案叫绝,而成为其最负盛名的“冷二面”艺术精品之一。此外,他即使饰演戏份不多的“搭头”,也常能获得极好的演出效果。如他配演《单刀会·训子、刀会》中周仓,享有“活周仓”之誉。有时还在同一剧中分别扮演两三个个性迥异的小角色,如在新乐府、仙霓社排演的《十五贯》中,先后串滨酒醉胡涂的屠夫尤葫芦、几头受气的地保和被官差紧逼的皂隶,虽均属“小搭头”,却照样能赢得观众叫好。20世纪30年代后期,曾应邀为盖叫天配戏,在《打虎、会兄》中扮演武大郎,以高难度的矮子功技艺令盖氏惊叹不已。

由于昆剧不景气,传淞于1936年5月,应苏滩名艺人朱国梁邀请,参与正在上海“大世界”演出化妆苏滩的“国风社”,担任演员兼说戏,教戏。但其时传淞并未脱离仙霓社,仍继续参加该社在沪的昆剧演出。直到1942年仙霓社散班后,他才正式加人时已易名的“国风苏剧团”,并于翌年引荐师弟周传瑛加盟该团。从此,随团辗转演出于苏南、浙北一带,在演出苏剧的同时夹演少量昆曲,为保存苏昆一脉作出了不懈努力。1954年,曾在周传瑛执导并主演的大型昆剧本戏《长生殿》中扮演高力士一角。1956年4月,他随浙江省昆苏剧团,晋京主演昆剧《十五贯》中的娄阿鼠,以神态逼真,技艺精湛而轰动剧坛,名扬海内外。《苏联大百科全书》。《法国百科全书》之世界文化名人部类中,皆列有传淞小传。

传淞善于思考,通过剖析角色个性,体会其心理活动,从而成功地塑造了形形色色的舞台形象。在表演上,他既注重师承,又不墨守成规,能巧妙地或跨行当吸收某些表演技艺,为“我”所用,充实丰富所饰演的角色。如扮演《水浒记》中张文远时,吸收了一些巾生的身段台步,以显露这个卑劣文人所具有的风流惆傥的外表特征;在饰演《写状》中贾主文时,为了表现其年迈力衰,借用了一些老外的功架动作。这样做并没有削弱副脚固有的艺术特色,相反大大丰富了这些角色的舞台表现力。正如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先生所说:“王传淞之所以能成为一个有独特个性和独创精神的艺术家,首先在于他是一个能独立思考和有独到见解的演员。”他“不仅很好地继承了他的前辈,而且又都化成了自己的东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自己动脑筋,化成自家的东西”。

周恩来总理曾对王传淞说:“你把娄阿鼠演活了。昆曲的丑角,对许多剧种都可以师承,希望你首先培养出昆曲的接班人,也多辅导其它剧种”。传淞时刻铭记在心,并孜孜不倦地承担着中青年昆剧演员的培养工作。浙江的“世”、“盛”、“秀”字辈三代昆剧演员中,不少人均受过他的教诲,沪、苏昆坛名丑(兼副)刘异龙范继信等亦曾从其习艺。他教戏一如演戏,同样强调吃透戏情戏理,注重刻画人物个性,而不要求学生依样画葫芦学身段。他常说:“身段是不能用尺来量的”,否则“你学像是个王传淞,不是角色。”他又一再告诫学生,演丑脚的最忌卖弄噱头,搞一些低级庸俗的东西来讨好观众,这是离开了角色、不符合戏情的东西,那就出了腔格,也就不合情理了。因此,他在教戏前,总是先细致。耐心地将戏情、人物性格及其内心活动等说透。他常说:“做戏,做戏,戏在眼睛里。”要求学生善于运用眼神来表达戏情。这种深入浅出、有声有色的教学方法,使学生易于领会接受,从而学到真正的艺术精髓。1982年,传淞已届77高龄时,犹收江苏省昆剧院中年丑脚(兼副)演员林继凡为徒。他送给这位新弟子的第一句老话仍是“不要学我王传淞,要学演剧中的人物”。此后,多次向他传授了《狗洞》等看家好戏。1986年4月起传淞积极参与文化部昆指委举办的昆剧培训班的教学工作,向学员们传授了《吃茶》、《回营》等副脚主戏。此外,其他剧种演员向其请益习艺者亦甚众。1957年传淞随团赴各地巡演《十五贯》期间,京剧名丑萧盛萱艾世菊孙正阳慕名拜其为师;1961年应邀在浙江省戏曲表演研究班执教时,向学生们传授了《下山》等昆丑重头戏,为京剧、婺剧、绍剧、瓯剧、和剧与越剧培训了丑脚演员10余名,有的后来己成为本剧种的名丑。

传淞曾在历次戏曲会演中作示范性演出。如1951年4月17日在苏州市文联主办的“昆剧观摩演出”中主演了《下山》中本无,并与汪传钤合作,配演《山亭》中卖酒人;1954年10月,在“华东区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因主演《狗洞》中的鲜于佶获奖状奖;1956年9月、11月先后在苏、沪举行的“昆剧观摩演出”中,主演了《写状》、《教歌》、《评话》、《吃茶》等拿手杰作;1957年又荣获浙江省第二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员一等奖;1962年12月“苏、浙、沪三省(市)昆曲观摩演出大会”上,他主演的《乐驿》、《请医》等副脚主戏,也均获好评。

王传淞于1960年2月参加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浙江省文联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浙江分会理事、浙江昆剧团副团长、艺术顾问等职。他的文化水平虽不高,但有着渊博的生活知识与丰富的舞台经验,思维敏捷,言谈诙谐,记录下来便是绝妙文章。自20世纪80年代起,陆续发表的谈艺录已达数十万字。如《我的艺术生涯》、《苦尽甘来六十年》、《“议剑”、“献剑”表演艺术初探》、《关于“双下山”的表演》以及专著《丑中美——王传淞谈艺录》(1987年11月上海文艺出社出版)等。其中部分文稿译成多国文字发表,在国内外学术界产生一定影响。

1987年5月9日在杭州病逝,终年82岁。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蔡锦坤蔡青霖曹世才陈少舫刘异龙李有存陆寿卿倪传钺钮骠沈斌泉沈传锟沈月泉王世荷阎宝泉章传溶张铭荣张娴周传瑛周传铮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5-06-19
编辑整理:小豆子
浏览次数:41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