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关丽卿

关丽卿
关丽卿

人物分类
京剧 旦行演员
关丽卿,男,京剧旦角。早年曾用艺名“墨牡丹”或称“黑牡丹”。

曾在杨小楼郝寿臣合演的《野猪林》扮演过林夫人。还分别搭过马连良高庆奎言菊朋的班子,均为二牌旦角。后受聘于山东省立剧院任教,对时为学生的赵荣琛循循善诱,促使赵坚定归依程派的信念,并为此打好坚实基础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抗日战争爆发后,关丽卿从山东辗转至后方,在西安工作了一段时间。既任教又演出,然后来到成都,在成都演出了大约三年时间(1940年到1942年),以后去了重庆。他在成都培养了一位学生,也是他的崇拜者,名叫关少卿,由他亲自提携在一段时间与他一同上台。关少卿继而在成都独立演出过京剧好几年,但艺事修养远不及他师父,始终未超过二路角色水平。

1940年初,成都的“春熙大舞台”张贴出大幅宣传关丽卿的广告:“重金礼聘,全国驰名,程派正宗,青衣花衫,不日登台”。关丽卿于1940年1月20日在成都正式登台,三天打炮戏的剧目为《红鬃烈马》、《金锁记》、《玉堂春》。登台时,宣传广告已将“程派”二字从正宗青衣花衫前面删去,更符合关的实际情况。成都的京剧观众则誉其为“程披梅”(《中国京剧史》中卷,中国戏剧出版社,1999年版,107页,却将关丽卿误写成有“四川梅兰芳”之称的票友)。此时成都的主要旦角“春熙”已有杨玉华,“华瀛”则有醉丽君,和关丽卿一样都是男旦,关丽卿来到成都后,主要旦角遂形成鼎足之势,各有所长。关丽卿与醉丽君在不同的戏院演出,各唱各的互不相涉,但和杨玉华在同一家戏院演出,安排就不免会煞费苦心。好在他们各有自己的拿手戏,同天上台可以轮流一前一后派戏码,当时“春熙”的广告就干脆以刘荣升马最良、关丽卿、杨玉华、刘奎童马宏良“六大名角”作号召,以迎来更多观众。再者,杨玉华还擅长小生,和关丽卿合作如《奇双会》之类的戏,便以扮小生演出,配合的很好。赵荣琛从重庆也偶尔来成都短期演出,他们四位遂被成都观众戏称为成都的“四大名旦”,他们真的还合作演出了《四五花洞》,关丽卿学演“”、赵荣琛学演“程”、醉丽君学演“”、杨玉华学演“梅”,轰动一时。二十多年后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赵荣琛到武汉演出,重逢在湖北戏校从事小生教学的杨玉华时,提起这一愉快合作的盛况,还兴奋不已。

关丽卿除了自己的拿手戏剧目外,在1940年的上半年,与马最良合作演出了不少马派剧目,因为关曾经傍过马连良挂二牌旦角,和马最良合作演出马派戏,是驾轻就熟,这是杨玉华所不及处,杨玉华所嫡传其父小杨月楼的看家戏,则是关丽卿所不能,因此二人各展所长,两花并开。与关合作演出的老生还有刘荣升、刘奎童,他们的演艺都有较高水平,相当卖座,马宏良虽然也是“六大名角”之一但演艺的水平稍次。马最良于7月左右离开成都后,在“春熙”与关合作演出的老生经常是刘荣升,女老生王艳如也陪关唱过,并有时反串小生陪他演出《春秋配》等。与之合作的还有文武老生茹秀臣、小生张鑫泉、花脸蒋秀山赵奎官、小丑娄外楼余小山、老旦查桂芬、坤旦赵鸿云梅艳芳等。关丽卿在“春熙”演出了一年多后,歇了一段时间,于1941年春转入“华瀛大舞台”更名的“友联京剧社”演唱,与醉丽君并为旦角台柱,同台演出或者轮流上台。与之合作的有老生孙盛辅李兰英,后来还有言派老生汤志朋,其他行当则有花脸蒋宝印、小生应畹农周纪环、文武老生王少泉、坤旦白玉蟾等。阵容也相当整齐且有较高水平,但由于成都不断遭到日机空袭警报频繁骚扰及多次轰炸,正常演出受到严重影响,观众也纷纷离开市区向乡村疏散。故整个京剧演出的声势已不如关在成都演出的前一段时间热闹。

关丽卿受鸦片之毒害既深且巨,这也是他失败的另一重要原因。在成都和重庆的京剧观众中盛传,他为了千方百计高价求购当时遭到严禁的鸦片,加以币值狂跌,不惜将他的戏装行头陆续当卖殆尽,20世纪40年代末在重庆颇为潦倒。20世纪50年代他戒除不良嗜好后又回到山东,先后在山东省京剧团和山东省戏曲学校任教。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刘荣升孙盛辅谭富英杨玉华赵荣琛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1-02-25
编辑整理:周肇西
浏览次数:314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