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事件:余叔岩在长城公司灌录唱片

时间1932年,农历壬申年

余叔岩在大病初愈后,长城公司通过与余氏夙有交谊的知名人士,灌录四张唱片四张,计有《捉放曹》、《摘缨会》各一张,《乌龙院》、《失街亭》共一张,《打渔杀家》、《打严嵩》共一张。由朱家夔京胡,杭子和司鼓。最后一张余氏自认为不满意,嘱令毁版,后来片商再四恳谈,又补给余氏一笔版税,才允公开出售。

《摘缨会》是余叔岩为了庆祝李征五五秩大庆所灌,片前并有祝寿词句,这张唱片很别致,也算是为这位上海滩上前辈大亨留下的唯一纪念,余氏不拿任何报酬。

那时余先生大病初愈,嗓音失润,调门也较低。当时长城公司与他接洽,约定以壹千银元一面高于别人的价格请他灌片,佘先生同意灌唱片,但时间要由他自己定,哪一天感到嗓子可以就灌录。当时的录音师是一位德国专家,他准备灌完唱片即回国,为此只能专等。某一天午夜,余先生开始调嗓(余先生习惯是在午夜调嗓),感觉到今天嗓子不错,就提出今晚就灌唱片。一面叫人通知文武场面的人,一面通知长城公司派车接余先生。那次负责通知的是阎世祥。这时那位德国录音师找不到,一打听他在舞厅跳舞,及至找到已是深夜一点多钟了,这才开始录音。余先生这次灌录的唱段,虽然嗓音略带沙哑,但是音质宽厚,韵味很浓,演唱技法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有人比喻好像是吃甜沙瓤的西瓜“沙,脆、甜”。

《摘缨会》是余先生调嗓时经常唱的段子,但在录制唱片时由于时间限制不得不将唱词从二十二句压缩为十二句。老唱词有二十四句,余先生删去两句西皮三眼,因为感到三眼的腔有重复,字句多,显得冗长拖沓。这几句的原词是:“孤摘他司马印芳贾执掌,有谁知这老儿心怀不良;孤兴兵灭陆戎狼烟扫荡,中途路竟叛逆与孤争强”。唱词中提到芳贾这个人物实际上在剧中未出现,与剧情关系不大。所以删掉两句,把后两句唱词改成:“孤兴兵灭陆戎狼烟扫荡,又谁知这老儿与孤争强。”西皮三眼的第一句“劝梓童休得要把本奏上”中“上”字的腔在唱片中是这样唱的:但余先生在乎时调嗓时唱:第四句“他父子掌兵权搅乱家邦”的“家邦”在唱片中是:平时唱的是:上述两处唱腔的变动其原因主要是当时余先生大病初愈身体欠佳,因此临时改唱低腔。后来唱片流传广了,人们将唱片中的腔认为是标准的了。实际则不然。朱先生教朱云鹏时就改回了这个腔。

《捉放宿店》中二黄慢板的最后一句“自有那神灵儿天地鉴察”。佘和朱家夔研究,认为“神灵儿”的“儿”字不妥,对神灵怎能用“儿”字,有不敬神灵之嫌。于是把“儿”字去掉,改成虚字“呃”,但是腔不动。把“天地鉴察”改为“天理鉴察”,这样,词意也就合理了。

《乌龙院》中“莫不是妈儿娘打骂不仁,后来改唱为“打骂不成”,“莫不是思想宋公明”中“宋公明”三字的原唱是:后改唱为《打严嵩》的唱段,余先生唱来韵味醇厚,声情并茂,把邹应龙对门官严侠的奚落和鄙视表现得淋漓尽致,发挥到了极致,极能体现出余的演唱艺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1940年所录的两张唱片的唱段没有什么变动。


事件标签

京剧 | 唱片 | 长城公司

如果您对此事件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6年08月24日
编辑整理:匿名、大戏魔
浏览次数:2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