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事件:于魁智首次登门李鸣盛寓所

时间198743日,农历丁卯年初六日,21时

于魁智首次登门李鸣盛寓所,向李鸣盛学习。

当天,北京双榆树南里二区高知楼的居委会,向各家各户传达了提高警惕、搞好治安的有关通知。听了传达,李鸣盛夫妇不由得在思想上绷紧了弦儿,是啊,儿女们不在身边,老两口儿又都年过花甲,还是应谈加点小心。不知不觉,挂表的时针已指到了晚间九点多钟。李鸣盛有些疲乏,白天又是吊嗓子练功,又是给学生和票界朋友说戏,比较累,打算早一点儿休息。夫人赵真已为丈夫放好了洗澡水。就在这个时候,忽听咚、咚、咚传来几下敲门声。还没等老两口儿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三下。李鸣盛夫妇顿时暗吃一惊,心中很纳闷儿,这么晚是谁呢?平日这个时候是从没有人来的。

“谁?”李鸣盛摒住气格外警惕地问道。

“我。”听声音像个小伙子。

李鸣盛立刻联想到白天居委会关于搞好治安的通知,莫非……他下意识地急忙从厨房门后抄来一根木棒,以防不测的事情发生。

“你是谁?”李鸣盛强压着心中的惊慌,语气似乎比较严厉地继续向外询问着。

“李先生,我是中国京剧院的,我叫陈云生。您忘了,您住在劲松的时候,我跟琴师李亦平去给您调过嗓子,是我弹的月琴……”外面这年轻人似乎很理解房中主人的心情,故而用很亲切、尊重的口吻回答。

听着门外的声音,李鸣盛好像回忆起来有这么个弹月琴的青年人。他松了口气,放下木棒,然后拉开了门,认出果然是陈云生,而陈云生身后还站着两个年轻人,李鸣盛把他们让进了屋。三个年轻人还未落座,陈云生就把两位同伴介绍给李鸣盛夫妇:那个操着上海口音的是拉京胡的琴师叫陈保平,那个身体虽然瘦削,但一戳一站蛮有精神的叫于魁智。李鸣盛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两个青年人。于魁智的名字他曾经在报纸上见到过,是中国京剧院一团的青年老生演员,听说能翻、能唱,《打金砖》演得不错,今天他们到这儿来干什么?

陈云生不等李鸣盛开口,又滔滔绝进行了一番表白。原来于魁智早先在中国戏曲学院学习老生,很喜欢杨派,曾经向叶蓬老师求艺。那时候他就非常崇拜李鸣盛,总想投师深造,但是又怕自己这样一个无名小辈贸然登门求教,会被拒之门外。最近团领导准备给于魁智排戏,这时候于魁智又想到了李鸣盛,想向李鸣盛学习《乌盆记》。这个心愿被剧团领导和同学陈云生得知,在大家支持鼓励下,于魁智终于壮了胆子,由陈云生带领和琴师陈保平一同来访李鸣盛。至于为何月夜才到李先生家,这里还有个缘故。陈云生虽然认识李鸣盛,但自李先生搬到双榆树的寓所后,一直没来过,又没详细地址,排完戏到达这里后天色已黑,寻找半天,最后通过在李鸣盛楼下居住的刘秀荣的帮助才找到达里。

李鸣盛听了陈云生的介绍,被这种强烈的事业心所感动。只是此时已经入夜,不便了解于魁智的嗓音条件和演唱功力,便表示让于魁智第二天来家里唱一唱,听一听,如果条件具备就可以给他说戏。

跟李先生学戏得具备什么条件?小哥儿仨谁也拿不准,人家是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教学生的标准肯定低不了。怎么才能让李先生收下于魁智,并且很快学上戏,了却于魁智梦寐以求的心愿,三个青年人回到京剧院宿舍,还真费了一番心思。最后决定,第二天一早赶到李先生家,进门便一口气调一出全部《伍子胥》,因这出戏是杨派名剧,西皮、二簧各种板式全有,很见功力,可以看出于魁智的基础。如果只简简单单地唱上两段儿,李先生听后一旦不满意,那么再想商量都没有余地了。于是乎第二天于魁智怀着既有强烈的自信心,又夹杂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与伙伴一起来到了李鸣盛的家中。进门以后没有任何客套,于魁智和琴师陈保平就照“计”而行。唱者使出了浑身解数,拉者也格外卖劲,一出《伍子胥》不容喘息地足足唱了一个多小时。

在全国,谁不知道李鸣盛是优秀的杨派传人,谁不知道《伍子胥》是他的拿手好戏。一个后生之辈竟在这位以唱《伍子胥》而闻名艺坛的老艺术家面前唱这出戏,岂不是班门弄斧、江边打水河边卖吗?唱完之后,于魁智心情更为紧张,他惴惴不安地期待着李鸣盛的裁决。

其实就在于魁智调嗓的时候,李鸣盛便已开始观察这个青年人,他嗓音清脆,音色纯正,有较好的基础。李鸣盛爱才,何况于魁智又这样求艺心切。时下京剧艺术在全国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出现危机,在北京也不例外,不少青年人考虑到自己的前途发展,有的奔了影视界,有的干脆改了行;有嗓子的当了歌星,还有的经商卖了西瓜。而像于魁智这样对京剧如此虔诚者确实为数不多。俗话说有饭送与饥人,李鸣盛很喜欢他,并决心在艺术上对他进行无私的帮助。

于魁智见李鸣盛答应了给自己说戏的请求,心里不知怎样感激才好。李鸣盛并不希冀任何学生的感谢,只想尽快把艺术传下去。当于魁智提出先学《乌盆记》一剧时,李鸣盛就把自己演出的实况录音给于魁智复制了一份,让他先听录音,为下一步说戏做好准备。

李鸣盛慨然答应说戏,于魁智心情无比激动,当晚他和琴师陈保平、陈云生三人在剧院宿舍里买来酒肉,好好地庆贺了一番。他们边吃边喝边商议着如何加速学习唱腔,使《乌盆记》这出戏早日推上舞台。从此,他们反复地聆听李鸣盛的唱腔录音,一听就是深夜二、三点钟才睡觉,并且仔细揣摩、练习。于魁智、陈云生一唱一拉密切配合,很快突破了唱腔这一关。同时,他们又一连几天来到老师家中,李鸣盛一招一式地给于魁智教身段、教表演。而且根据于魁智有较好武功基础的特点,在剧中人刘世昌被赵大夫妇谋害一场中,将杨派此时的转桌子涮腿抢背的动作,改成了难度较大的抢背过桌子,落地后又根据剧情需要,把坐地动作改为抢背。


事件标签

京剧

如果您对此事件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8-04-04
编辑整理:水镜庄主、匿名
浏览次数:363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