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黄粦传(黄仪)

黄粦传
黄粦传
出生1923年,农历癸亥年

人物分类
广东汉剧 生行演员
黄粦传,男,广东汉剧老生。又名黄仪。广东大埔人。

黄粦传在兄弟四人中居长。他在童年受到当地音乐、戏剧的熏陶,小学读书时在上学或放学路上,总喜欢哼几句二黄、西皮。他自幼即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读小学时,校长黄育华听到他的哼唱感到惊异,特找其父说:“我发现粦传天生一副好嗓子,如从事剧艺,日后必定成名。”黄粦传的父亲自觉家境贫寒,便接纳了校长的好意。1935年毕业于湖寮育民小学,同年从艺。

晚清至民国初年,外江戏(即广东汉剧前身)名扬海内外,而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则逐渐式微,至抗日战争爆发前夕,潮州四大外江班纷纷解散。就在这时,大埔县的高陂和湖寮分别组成两个戏剧班社,黄粦传进的是湖寮同艺国乐社,该社请了原潮州四大外江戏班著名的教戏先生李祝三执教。黄粦传习老生行,因他艺术素质好,诸如台步、出场、入场、拉山、跳台、升堂、入桌、坐凳等程式,不到两年工夫就能熟练掌握;尤其是他的嗓音宏亮,音域宽广,百句以上的长段曲词,唱来洒落自如。故此,教戏先生李祝三老师对他特别器重,便把《上天台》(《误斩姚期》)、《辕门罪子》、《韩文公走雪》、《百里奚认妻》等一些高难度的老生角色唱腔传授给他。黄粦传自己认为学会后,就要求教习新的剧目,但老师一再告诫他说:“这四个剧目是老生的重头戏,二黄、西皮各板式的腔调皆在其中,熟练掌握、运用自如之后,还要使之出神入化。”那时,黄粦传私下里却不以为然。

1938年,梅县城举行游艺大会,湖寮同艺国乐社应邀参加。第一天晚上演《上天台》,年方十四岁的黄粦传扮老生出场,观众看他个子不高,很不起眼,待他在一阵嘈杂声中开腔后,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唱至关节处,他的头脸一仰一俯,口中一字一顿,恰似长吁短叹,一种误斩忠良而悔恨无及的神态,压抑得观众透不过气来,曲终四座皆惊,接着掌声久久不息。次晚,游艺大会观众陡增两倍,大会专点黄粦传上场,并且要求演出新剧目。于是黄粦传主演《南天门》(《韩文公走雪》)。此剧有一段“反线西皮”唱腔较为特殊,难度亦大,因是黄粦传首次登台演出此剧,老师李祝三特在台内监听观看。黄粦传演出颇顺利,台下响起阵阵掌声;但在“走雪”时,他注意了动作形态,却忘了几句唱词,只得“打舌花”搪塞过去。剧终后,台下观众热情鼓掌,黄粦传以为过了关,讵料一进内台就被老师很很敲了一记“戏箱板”(即:老师抽的大烟筒),这一板打在头上,立刻血流不止,老师一言不发,怒气冲冲地走了。黄粦传在师兄弟的帮助下止血敷药,躺在床上暗自哭泣。次日早上,老师李祝三亲自买了猪肉,炖好汤端给黄粦传吃,像慈母一样抚摸着他头上的伤处问道:“怎样了?好点了吧!”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此后,老师传授技艺更加严格,黄粦传也更加勤奋,那怕是些微细节也一丝不苟。这便是他学艺奠定坚实基础的起步。

抗战八年,粤东山区虽未沦陷,免遭日寇蹂躏,但民生凋敝,人民颠沛流离。乡间请班演戏的少了,湖寮同艺国乐社光景不好,老师李祝三执教三年后被辞退。但是,剧社班主不愿艺员外走,以便有人请班演戏时可随时召集出演。剧社没有演出,艺人无薪金可领,生活十分困难。黄粦传迫于生计,在师兄弟掩护下逃到福建龙岩,加入了由曹炳进组织的汀龙剧社,为了逃避湖寮同艺国乐社班主的跟踪追捕,他改名黄仪。出于嗓子好,他当上头手老生,但能演的剧目不多。一次,剧社要演《群英会》,头手老生须扮孔明,黄粦传未曾学过;如若担当不了,则要跑龙套甚至变为闲杂角,报酬也会跌至最低等级。正在踌躇为难之际,他忽然想起同在剧社的同乡郭维政。郭是大埔新梅花戏班的著名老生,能演的剧目多,戏路正,但因年事已高而屈居二、三手。郭知道他的难处,二话不说给予热情指教。聪明的黄粦传仅用一个白天就熟记了台词、曲段和关目,当晚演出成功。通过这次遭遇,他觉得自己学得太少了,立即写帖拜郭为师。郭将平生所学的《击鼓骂曹》、《齐王点马》等一大批传统优秀剧目,悉心传授给黄粦传。黄粦传生前说:“我的启蒙老师是李祝三,完善我的老师是郭维政。”

抗日战争胜利后,黄粦传回到粤东,但是汉剧仍不景气,在剧社里吃不饱饿不死。这时,他偶尔或应邀演出几场,或客串中军班作音乐演唱,亦曾去汕头公益国乐社唱几段曲子灌唱片。生活困顿。后因酒后受寒,以致倒嗓,转而执教两年。民国36年(1947)与汉剧艺人罗恒报黄桂珠一起受聘为汕头“公益国乐社”老师。这期间,曾多次参加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的筹募义演。次年,先后在梅县松口、松源、隆文和蕉岭新铺等地教戏。

1950年7月,广东省第一个正规的汉剧艺术表演团体——大埔民声汉剧社正式成立。入剧社的艺术骨干有黄桂珠、罗恒报、范思湘、黄粦传等。黄粦传任剧务委员。郭维政亦在剧社。未几,剧社改称剧团。建团之初,设备简陋,服饰陈旧,但能以高超的表演艺术赢得观众,受到各界欢迎。1953年,汕头专区举行戏曲会演,大埔民声汉剧团表演的剧目得到好评,由于是剧团改隶专区,称为汕头专区民声汉剧团(不久省去“民声”二字)。1954年,剧团赴省参加全省戏曲观摩演出,黄粦传主演《击鼓骂曹》。以往演出此剧,多由台内乐手击鼓,台上的演员只是模拟击鼓装个样子;黄粦传则不同,他通晓各种器乐,所饰的弥衡是边唱边亲自击鼓,乐队的掌板鼓师和下手,要全神贯注跟着他击出的轻重缓急鼓点密切配合,无需分心的黄粦传则潇洒自如地将歌唱和击鼓完美结合,尽情渲染,把舞台上的弥衡演得恰如演义所描绘的那样,面对污辱,面对死亡,嬉笑怒骂,从容淡定,伤时愤世、慷慨激昂之气,皆从鼓声透出,演得逼真传神,令人叫绝。获得特别表演一等奖。1956年,剧团转为广东汉剧团,黄粦传任副团长。1957年,他随团到北京作汇报演出,和黄桂珠在怀仁堂演出《百里奚认妻》、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领导人前来观看,剧终上台接见他们,给予高度的赞扬并合影留念。剧团旋又在军事科学院大礼堂演出多场。北京的艺术界知名人士梅兰芳欧阳予倩田汉、蔡楚生等对他们的表演十分赞赏,谓之“珠联璧合”,马连良听了黄粦传的发声和演唱后,称其为是“正宗的老生嗓子”,按京剧的说法,此发音叫:“云遮月”也。所以后来也就有黄粦传被喻为“南方马连良”的誉称。

北京汇报演出后,黄粦传随团到武汉停留一个月,一边演出,一边与当地名伶交流技艺,提高自身的表演艺术。1959年秋,广东汉剧团改称广东汉剧院,黄粦传任副院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与黄桂珠等率剧院演出团到佛山、江门、肇庆、茂名、湛江、海南巡回演出。接着,经广西玉林入南宁,开始了广西、湖南、湖北、安徽、江苏、上海、浙江、江西八省市巡回演出,历时一年三个月,赢得赞誉。

1962年,广东汉剧《齐王求将》由珠江电影制片厂拍摄成汉剧艺术片。此剧主要人物齐宣王由黄粦传扮演。他尝试以“老生跨丑行”的表现手法塑造人物形象,在“祭殿”的大段唱腔中,大胆吸收民间祭祀时读“祝文”的情调,唱来呢呢喃喃,自语自责,装出一种懊悔莫及的可怜相,令人觉得荒唐可笑,把齐宣王的昏庸暴露无余。1965年,广东汉剧再次上北京汇报演出现代汉剧《一袋麦种》,黄粦传扮演剧中春梅的父亲,演出后得到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同年,《一袋麦种》由珠江电影制片厂拍摄为舞台艺术片。

黄粦传在艺术上善于吸取别人长处,在老生这一行当的唱腔方面,既继承了汉剧的传统,又有所创新。他的艺术根基深厚,善于广泛吸收兄弟剧种表演艺术之长,在继承传统汉剧艺术的基础上,锐意创新,大胆突破传统唱腔而自成一体;特别是他能根据各个人物性格的特点,设计创造不同的唱腔和唱法,通过精湛的艺术技巧去表现不同的人物,给广东汉剧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建国后的17年间,他在舞台上创造了不少生动的形象,他与黄桂珠同为当代复兴发展广东汉剧的主要代表。他精于唱功,嗓音洪亮浑厚,高低音运用自如,行腔遒劲,善用气口,念白明快喷口有力,精通汉剧音律,熟悉传统文、武场器乐的演奏技巧,善于将其他戏曲剧种的唱腔融化于广东汉剧之中。饰有汉剧传统戏《百里奚认妻》百里奚、《齐王求将》、《林昭德》、《胆剑篇》勾践、《红书宝剑》、《貂蝉》王充、《失空斩》诸葛亮、《击鼓骂曹》祢衡、《文天祥》文天祥、《秦香莲》包拯、《搜书院》谢宝、《棠棣之花》严仲子,现代汉剧《一袋麦种》兴伯、《一门忠烈》许瑞伯、戏曲艺术影片《齐王求将》、《一袋麦种》等主要角色;导有新编汉剧历史剧《胆剑篇》、《齐王求将》等。

由于黄粦传为广东汉剧艺术作出巨大的贡献,他被选为广东省第一、二、三届人民政协委员,并参加了中国戏剧家协会,曾出任剧协广东分会理事。

1966年秋,黄粦传的艺术生命处于风华正茂之时,却不幸逝去,年仅四十二岁。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黄超伦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0年06月15日
编辑整理:嗦咪嗦啦咪嗦、匿名
浏览次数:2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