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高少亭(高洪钟、小洪钟)

高少亭
高少亭
出生19161215日,农历丙辰年廿一
逝世19851030日,农历乙丑年十七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京剧 剧作者
高少亭,男,京剧老生、编导。满族,北京市人。

早年为躲避战乱追杀,父辈将满族姓氏改为汉族高姓,四处奔波,全家人过着艰苦的流浪生活。

1925年(9岁),高少亭先生进入济南金德会游艺园,拜董跃青先生为师,学唱文武老生。因他从小受到京剧艺术的熏陶,加之天资聪慧,很快就登台演出,如《珠帘寨》、《刀劈三关》等剧目;甚至还能兼演唱、念、做均较吃功的丑角戏《打花鼓》等,成为董家班子的小台柱。数年后,又拜山西一位姓赵的艺人老师学戏并演出。一年后随赵先生赴天津进入“天津大舞台”正式挂牌演出,打出“小洪钟”艺名。因年龄小条件好,在天津演出深受观众喜爱和好评,开始走红。后因父亲早亡,他排行老大,大妹高丽君、二妹高凤茹、三妹高凤琴、弟弟高少臣均尚小,母亲系家庭妇女,全家数口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在了他一人的身上,所以不得不离开赵家到赚钱比较多的上海搭班谋生。

1930年高少亭先生离开赵家到上海后,因他年纪小,上海成人剧团不收,只好托人搭坤班剧团,随剧团在上海各个剧场演出。在此期间,受到上海高亭唱片公司老板的赏识,十分喜欢这个小小年纪就崭露头角的小演员,便收为义子,将其原名高洪钟改为高少亭。后来到山东的青岛等地演出。三年后重返北京,进广和楼富连成社拜苏连汉先生为师,随师先后在“北平吉祥剧院”、“上海大戏台”、“上海天蟾舞台”等地登台演出。

1935年返回济南金德会游艺园;同年底在青岛“新新大舞台”搭旦角王云芳班,与其编导、合作演出12本《孟丽君》,他在该剧中饰演皇甫少华,成为王的得力合作者。曾一同去烟台、长春、奉天、大连等地演出,颇受观众欢迎。

1938年底赴东北安东,后再转入奉天(今沈阳)搭班唱戏。1944年搭哈尔滨著名旦角金碧玉班在哈尔滨中央大舞台合作演出。这一时期,在演出传统老生戏、红净戏的同时,高少亭先生凭借深厚的功底和丰富的舞台经验及创新的思路编排、演出了大量的新戏,在哈尔滨名气大噪,轰动一时。此间又拜艺人张天保为师,使技艺更加长进。

1947年,中国共产党第四野战军东北军区政治部接管了哈尔滨中央大舞台,始取名“东北民主联军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后改名为“东北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中央大舞台”改称“松江平(京)剧院”。高少亭先生被任命为编导主任。

1947年7月10日,东北民主联军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成立,位于哈尔滨道外区丰润六道街117号。高少亭先生任该院编导主任。在此期间,高少亭先生根据小说《水浒传》创作改编与整理的16本京剧连台本戏《水泊梁山》一剧演出后,在东北地区引起轰动,深受广大观众欢迎,影响很大。同时先后编导并主演过四本《纣王无道》、《金鞭记》、《汉寿亭侯》以及《唐赛儿揭竿起义》等剧,在东北三省久享盛誉。

1948年3月,“东北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以《水泊梁山》一剧参加中共中央东北局宣传部在哈尔滨市举办的“东北解放区文艺工作会议汇报演出”,反响强烈,受到上级表彰。

1948年11月沈阳解放,东北军区政治部随军南下,“东北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迁到沈阳,高少亭先生与焦麟昆先生、李少楼先生等奉命随团来到沈阳,后被委派接管沈阳北市场“共益舞台”(后改为“人民剧场”),成立“东北文化部直属平(京)剧团”,任团长兼演员、编剧与导演。当时他带领该团继续排演深受观众欢迎喜爱的京剧连台本戏《水泊梁山》等剧,演出场场爆满,甚至观众要在夜间排队买票,该剧演出时间长达两年之久。随后又任沈阳市“东北人民剧院”副院长,其后又接管“辽宁大舞台”更名“辽宁京剧院”任院长并兼任“东北人民剧院”副院长。

1949年,高少亭先生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赴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代表大会。

1951年,“东北文化部直属平(京)剧团”与“东北文协平(京)剧工作团”合并,更名为“东北京剧实验剧团”,后更名为“东北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剧团”,高少亭先生任编导主任。

1952年,马连良先生、袁世海先生到沈阳演出京剧《群借华》时,马先生主演《借东风》饰诸葛亮,袁先生主演《华容道》饰曹操,高少亭先生应邀在《华容道》中饰关羽,一时在沈阳传为美谈。沈阳广播电台做了现场录音。

从1950年开始,高少亭先生就开始着手构思京剧《雁荡山》的创作工作,先后酝酿长达三年之久,终于在1952年完成了在全国颇有影响的京剧名剧《雁荡山》的案头工作。此前高少亭先生经常和同行谈起国际友人如何能看懂京剧的问题,研讨怎样将京剧武戏、长靠、短打、翻扑、舞蹈组合在一起,排一出哑剧武戏。当时共同合作编创的人员有:张宝仲段荣久李富友张世麟等。武打方面还聘请了“胜利国剧团”的数名武戏演员参加设计创排。其中有:冯荣焕关鸣林胡鸣忠方鸣珍李曾春李德春等人。另外还和田洪儒老先生共同探讨过,得到了田老的支持和帮助。这出《雁荡山》是高少亭先生为张世麟先生写的,自然由张世麟先生主演。当时武戏演员全梁上霸、众星捧月,排演了这出国内外颇有影响的著名京剧哑剧《雁荡山》。但是后来该团赴欧洲各国访问演出此剧时,张世麟先生的原创主演资格被该团一名副团长利用权势取而代之,没有让张世麟先生出国演出。京剧《雁荡山》一剧的创作演出成功,是以高少亭先生为主的所有参与创演同行集体智慧的结晶。

《雁荡山》风格独特、别开生面,把京剧武打传统技艺,翻扑腾跌等各种技巧、舞蹈程式赋予新的内容。全剧不用唱、白,而以吹奏、打击乐伴衬表演,集长靠、短打、群体舞蹈为一体,表现出陆战、水战、夜战、城战的宏大剧情,创造出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战斗场面。在上山追击、夜袭、水战、攻城等场戏中,展现出两军对垒使用刀、枪、藤牌等诸般武艺以及徒手格斗的激烈厮杀和翻转腾跃的跟头功夫,使观众大饱眼福,充分展示了京剧艺术深厚功力和引人入胜的舞蹈魅力。由于这出戏没有语言交流障碍,深受国际友人欢迎。被誉为无国界的艺术精品流传国内外。

1952年10月6日至11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在首都北京举行“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来自全国各地37个剧团、1600多名演员济济一堂,共演出23个剧种82个剧目。其中参加此次汇演的京剧团体分为东北区、华北区、西南区、北京市、中国戏曲研究院共五个演出代表团,参演演员380多人。作为《雁荡山》一剧的编剧、导演,高少亭先生与张世麟、焦麟昆等代表“东北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剧团”参演京剧《雁荡山》。在此次全国汇演中,《雁荡山》一剧荣获演出一等奖,主演张世麟获表演二等奖。汇演完毕返回沈阳后,由于该团一名副团长利用权势将创作《雁荡山》的功劳占为己有,高少亭先生及有关创作人员与其据理力争,斗争激烈,最后受帮派、权势所害,被迫离开沈阳。

高少亭先生具有丰富的舞台经验,精通京剧吐字发音,熟悉余派麒派谭派裘派唐派等流派的唱念技法,嗓音宽厚明亮,演唱激情饱满。做戏以刻画人物见长,从不拘泥于程式,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在东北三省素有“小麒麟童”、“小唐韵笙”之称。

1954年,高少亭先生进入惠民地区京剧团,和后来的刘俊文王富岩齐慧秋共同构筑成相映生辉的惠民地区“四大头牌”,是当时山东省仅有的8名四级演员之一,主工黑红二净、文武老生,兼编剧、导演,任剧团艺委会主任。由于在东北多年的编导功力,加之文化水平高、通音律,首先改编、导排并主演了《水泊梁山》、《猎虎记》、《劈山救母》等大戏。高少亭先生身材高大魁梧,鼻高脸阔,扮相威武雄壮。嗓音宽宏明亮,演唱激情饱满,粗犷豪放,常有先声夺人之效。做戏以刻画人物见长,从不拘泥于程式,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在角色应工上,主工文武老生黑红净,铜锤、架子两门抱;表演从人物性格出戏,或文或武,都是激情充溢,灼灼照人。文武老生宗余派,兼演麒派;红净戏在演唱上深具“关外唐”——唐韵笙之韵味和风范;在铜锤花脸演唱上颇具裘盛戎之韵味。有“美关羽”、“鲁北第一红净”、“山东裘盛戎”之美称。其代表剧目有:《秦香莲》、《将相和》、《征北海》、《野猪林》、《灞桥挑袍》、《过五关》、《战汝南》、《走麦城》、《伐东吴》、《追韩信》等。

1955年参加惠民专区戏剧汇演,高少亭、刘俊文、崔蕴芳孙伯岩孙俊生耿慧君分别获奖章、证书;1956年高少亭先生自编自导的新编古装戏《撒金扇》,参加山东省第二届戏曲汇演,剧中两名主演均获演员二等奖。

1963年,高少亭先生离开了山东省惠民专区京剧团,应邀进入山东省德州市京剧团,任编导主任。

高少亭先生进入山东省德州市京剧团后,凭借深厚的功力和高超的的水平,特别是具有本人特色的“关公戏”和“包公戏”迅速在德州地区周边走红,受到了广大观众的欢迎。

好景不长,1964年随着推行江青的“京剧改革”文艺路线,大演现代戏,传统戏被禁演,老艺人的政治地位遭到了挑战。在那种形势下,高少亭先生还是积极排演了《革命自有后来人》、《白毛女》、《黛诺》、《江姐》、《兵临城下》、《女飞行员》等多出现代戏。

1966年遭受迫害失业达14年之久,被迫离开了奋斗一生的京剧舞台。

1979年,年逾63岁的高少亭先生被落实政策,安排到德州地区京剧团工作。当高少亭先生鼓足干劲准备一展身手时,由于在编写《封神榜》剧本时通宵达旦,劳累过度,不幸患了脑中风,造成半身不遂,永远告别了京剧舞台。

1985年在山东省德州市逝世,享年70岁。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尹寿山

外部链接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以下是由网友提交、等待加入的草稿


充实内容


高峻峰 提供



1965年,在导演《江姐》一剧中,因未听从该团党支部书记邢登科的外行瞎指挥,得罪了领导,被邢登科叫到团部,以高少亭的档案不全为由,用“辞退”进行威吓,高少亭没有软弱、没有乞求,断然起身:“我服从领导决定!”从此在“领导”的将错就错中失业达14年之久。被迫离开了奋斗一生的京剧舞台。
1966年-1967年,文化大革命批斗走资派中,该团群众质问刑登科:为什么辞退高少亭!?刑登科回答:说实话我没想让他走,我是想吓唬吓唬他,结果老高气哼哼就走了。



高峻峰 提供



高少亭与京剧《雁荡山》

高少亭(1916---1985),京剧演员,编导,满族,北京市人,1916年12月15日(农历丙辰年十一月二十一)出生。早年为躲避战乱追杀,父辈将满族姓氏改为汉族高姓,四处奔波,全家人过着艰苦的流浪生活。
1925年9岁时,高少亭先生进入济南进德会游艺园,拜董跃青(董二毛子)先生为师,学唱文武老生。因他从小受到京剧艺术的熏陶,加之天资聪慧,很快就登台演出,如:《珠帘寨》、《刀劈三关》等剧目;甚至还能兼演唱、念、做均较吃功的丑角戏《打花鼓》等,成为董家班子的小台柱。数年后,又拜山西一位姓赵的艺人老师学戏并演出。一年后随赵先生赴天津进入“天津大舞台” 正式挂牌演出,打出“小洪钟”艺名。因年龄小条件好,在天津演出深受观众喜爱和好评,开始走红。后因父亲早亡,他排行老大,大妹高丽君、二妹高凤茹、三妹高凤琴、弟弟高少臣均尚小,母亲系家庭妇女,全家数口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在了他一人的身上,所以不得不离开赵家到赚钱比较多的上海搭班谋生。
1930年高少亭先生离开赵家到上海后,因他年纪小,上海成人剧团不收,只好托人搭坤班剧团,随剧团在上海各个剧场演出。在此期间,受到上海“高亭唱片公司”老板的赏识,十分喜欢这个小小年纪就崭露头角的小演员,便收为义子,将其原名高洪钟改为高少亭。后来到山东的青岛等地演出。三年后重返北京,进广和楼富连成社拜苏连汉先生为师,随师先后在“北平吉祥剧院”、“上海大戏台” 、“上海天蟾舞台”等地登台演出(请参阅上海天蟾舞台早年演出戏单—《中国京剧》2009.01期25页)。
1935年返回济南进德会游艺园;同年底在青岛“新新大舞台”搭著名旦角“王芸芳”班,与其编导、合作演出12本《孟丽君》,他在该剧中饰演皇甫少华,成为王的得力合作者。曾一同去烟台、长春、奉天(今沈阳)、大连等地演出,颇受观众欢迎。
1938年底赴东北安东,后再转入奉天(今沈阳)搭班唱戏。
1944年搭哈尔滨著名旦角“金碧玉”班在“哈尔滨中央大舞台”合作演出。这一时期,在演出传统老生戏、红净戏的同时,高少亭先生凭借深厚的功底和丰富的舞台经验及创新的思路编排、演出了大量的新戏,在哈尔滨名气大噪,轰动一时。此间又拜著名艺人张天保为师,使技艺更加长进。
1947年,中国共产党第四野战军东北军区政治部接管了哈尔滨“中央大舞台”,始取名“东北民主联军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后改名为“东北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中央大舞台”改称“松江平(京)剧院”。高少亭先生被任命为编导主任。
1947年7月10日,农历丁亥年五月廿二日:东北民主联军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成立,位于哈尔滨道外区丰润六道街117号。
首任团长为丁刚,主要编导及主要演员:高少亭、赵玉麟、王鸿熙、于绍田、张津民、贾世华、周枫、史玉良、李致祥、吴蕊兰、高亚樵、焦麟昆、李少楼、杨月笙、赵云樵、梁一鸣、张蓉华、韩慧梅、云燕铭、高世寿等。高少亭先生任该院编导主任。在此期间,高少亭先生根据小说《水浒传》创作改编与整理的16本京剧连台本戏《水泊梁山》一剧演出后,在东北地区引起轰动,深受广大观众欢迎,影响很大。同时先后编导并主演过4本《纣王无道》、《金鞭记》、《汉寿亭侯》以及《唐赛儿揭竿起义》等剧,在东北三省久享盛誉。
1948年3月,“东北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以《水泊梁山》一剧参加中共中央东北局宣传部在哈尔滨市举办的“东北解放区文艺工作会议汇报演出”,反响强烈,受到上级表彰。
1948年11月沈阳解放,东北军区政治部随军南下,“东北军区政治部松江省平(京)剧工作团”迁到沈阳,高少亭先生与焦麟昆先生、李少楼先生等奉命随团来到沈阳,后被委派接管沈阳北市场“共益舞台”(后改为“人民剧场” ),成立“东北文化部直属平(京)剧团”,任团长兼演员、编剧与导演。当时他带领该团继续排演深受观众欢迎喜爱的连台本戏《水泊梁山》等剧,演出场场爆满,甚至观众要在夜间排队买票,该剧演出时间长达两年之久。随后又任沈阳市“东北人民剧院”副院长,其后又接管“辽宁大舞台”更名“辽宁京剧院”任院长并兼任“东北人民剧院”副院长。
1949年,高少亭先生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赴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代表大会。
1951年,由于“东北文化部直属平(京)剧团”与“东北文协平(京)剧工作团”在业务上对垒,“东北文化部直属平(京)剧团”凭借《水泊梁山》等剧场场爆满,“东北文协平(京)剧工作团”上座率一直处下风。在东北文协平(京)剧工作团徐菊华的活动下,结果两个团合并,更名为“东北京剧实验剧团”,后更名为“东北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剧团”,高少亭先生因不是中共党员未任领导职务,仅是演员兼编导,徐菊华因为是中共党员又善钻营,登上了副团长的位置。
1952年,马连良先生、袁世海先生到沈阳演出京剧《群借华》时,马先生主演《借东风》饰诸葛亮,袁先生主演《华容道》饰曹操,高少亭先生应邀在《华容道》中饰关羽,圆满谢幕。一时在沈阳传为美谈。沈阳广播电台做了现场录音。
从1950年开始,高少亭先生就开始着手构思京剧《雁荡山》的创作工作,先后酝酿长达三年之久,终于在1952年完成了在全国颇有影响的京剧名剧《雁荡山》的案头工作。此前高少亭先生经常和同行谈起国际友人如何能看懂京剧的问题,研讨怎样将京剧武戏、长靠、短打、翻扑、舞蹈组合在一起,排一出哑剧武戏。当时共同合作编创的人员有:张宝仲、段荣久、李富友、张世麟等。武打方面还聘请了“胜利国剧团”的数名著名武戏演员参加设计创排。其中有:冯荣焕、关鸣林、胡鸣忠、方鸣珍、李曾春、李德春等人。另外还和田洪儒老先生共同探讨过,得到了田老的支持和帮助。因此严格来讲,在全国颇有影响的《雁荡山》之所以成功,是以高少亭先生为主的所有参与创演同行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出《雁荡山》是高少亭先生为张世麟先生写的,自然由张世麟先生主演。当时武戏演员全樑上霸、众星捧月,排演了这出国内外颇有影响的著名京剧哑剧《雁荡山》。但是后来该团赴欧洲各国访问演出此剧时,该团副团长徐菊华利用权势假公济私,为使自己能到国外出风头,以张世麟有错误言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由,禁止张世麟先生出国演出,他取而代之抢演武生主演,使演出效果大打折扣。
京剧《雁荡山》风格独特、别开生面,把京剧武打传统技艺,翻扑腾跌等各种技巧、舞蹈程式赋予新的内容。全剧不用唱、白,而以吹奏、打击乐伴衬表演,集长靠、短打、群体舞蹈为一体,表现出陆战、水战、夜战、城战的宏大剧情,创造出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战斗场面。在上山追击、夜袭、水战、攻城等场戏中,展现出两军对垒使用刀、枪、藤牌等诸般武艺以及徒手格斗的激烈厮杀和翻转腾跃的跟头功夫,使观众大饱眼福,充分展示了京剧艺术深厚功力和引人入胜的舞蹈魅力。由于这出戏没有语言交流障碍,深受国际友人欢迎。被誉为无国界的艺术精品流传国内外。
1952年10月6日至11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在首都北京举行“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来自全国各地37个剧团、1600多名演员济济一堂,共演出23个剧种82个剧目。其中参加此次汇演的京剧团体分为东北区、华北区、西南区、北京市、中国戏曲研究院共五个演出代表团,参演演员380多人。
作为京剧《雁荡山》一剧的编剧、导演,高少亭先生与张世麟、焦麟昆等代表“东北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剧团”参演京剧《雁荡山》。在此次全国汇演中,《雁荡山》一剧荣获演出一等奖,主演张世麟获表演二等奖。
汇演完毕返回沈阳后,由于该团副团长徐菊华利用权势将创作京剧《雁荡山》的功劳占为己有,高少亭先生及有关创作人员与其据理力争,斗争激烈,最后受帮派、权势所害,包括高少亭先生在内许多人被迫离开沈阳。
由于徐菊华善于耍弄阴谋、排除异己、专横跋扈、弄权害人, 1966年“文革” 早期刚开始批斗,此时徐菊华自知被他加害的人众多,树敌无数,料就必定会受到清算,就在沈阳马路湾一所日本房子的储藏室内上吊自杀,结束了他48岁的生命。。
高少亭先生具有丰富的舞台经验,精通京剧吐字发音,熟悉余派、麒派、谭派、裘派、唐派等流派的唱念技法,嗓音宽厚明亮,演唱激情饱满。做戏以刻画人物见长,从不拘泥于程式,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在东北三省素有“小麒麟童”、“小唐韵声”(前老生、后红净)之称。
1954年,高少亭先生进入惠民地区京剧团,和后来的刘俊文、王富岩、齐慧秋共同构筑成相映生辉的惠民地区“四大头牌” ,是当时山东省仅有的8名四级演员之一,主工黑红二净、文武老生,兼编剧、导演,任剧团艺委会主任。由于在东北多年的编导功力,加之文化水平高、通音律,首先改编、导排并主演了《水泊梁山》、《猎虎记》、《劈山救母》等大戏。高少亭先生身材高大魁梧,鼻高脸阔,扮相威武雄壮。嗓音宽宏明亮,演唱激情饱满,粗犷豪放,常有先声夺人之效。做戏以刻画人物见长,从不拘泥于程式,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在角色应工上,主工文武老生黑红净,铜锤、架子两门抱;表演从人物性格出戏,或文或武,都是激情充溢,灼灼照人。文武老生宗余派,兼演麒派;红净戏在演唱上深具“关外唐”——唐韵笙之韵味和风范;在铜锤花脸演唱上颇具裘盛戎之韵味。有“美关羽”“鲁北第一红净”“山东裘盛戎”之美称。其代表剧目有:《秦香莲》、《将相和》、《征北海》、《野猪林》、《灞桥挑袍》、《过五关》、《战汝南》、《走麦城》、《伐东吴》、《追韩信》等。
1956年高少亭先生自编自导的新编古装戏《撒金扇》,参加山东省第二届戏曲汇演,剧中两名主演均获演员二等奖。
1963年,高少亭先生离开了山东省惠民专区京剧团,应邀进入山东省德州市京剧团,任编导主任。
高少亭先生进入山东省德州市京剧团后,凭借深厚的功力和高超的的水平,特别是具有本人特色的“关公戏”和“包公戏”迅速在德州地区周边走红,受到了广大观众的欢迎。
好景不长,1964年随着推行“京剧改革”文艺路线,大演现代戏,推行降级、降薪政策,高少亭由原来的四级月薪206.50元(另外补助50元)降到77.50元,同时老艺人也失去了政治地位。在那种形势下,高少亭先生还是积极排演了《红灯记》、《白毛女》、《黛诺》、《江姐》、《兵临城下》、《女飞行员》等多出现代戏。
1965年,在导演《江姐》一剧中,因未听从该团党支部书记邢登科的外行瞎指挥,得罪了领导,被邢登科叫到团部,以高少亭的档案不全为由,用“辞退”进行威吓,高少亭没有软弱、没有乞求,断然起身:“我服从领导决定!”从此在“领导”的将错就错中失业达14年之久。被迫离开了奋斗一生的京剧舞台。
1967年,德州市京剧团在文化大革命批斗走资派中,该团群众质问刑登科:为什么辞退高少亭!?刑登科回答:说实话我没想让他走,我是想吓唬吓唬他,结果老高气哼哼就走了。
1979年,年逾63岁的高少亭先生被落实政策,安排到德州地区京剧团工作。当高少亭先生鼓足干劲准备一展身手时,由于在编写《封神榜》剧本时通宵达旦,劳累过度,不幸患了脑中风,造成半身不遂,永远告别了京剧舞台。
1985年10月30日(农历丙戌年九月十七),高少亭先生在山东省德州市逝世,享年70岁。
(本文由高少亭长子高峻峰——网名“学叶仿谭”整理。)



高峻峰 提供




最后更新:2013年01月14日
编辑整理:学叶仿谭、高峻峰
浏览次数:1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