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马麟童

马麟童便装照
马麟童便装照
出生1912年,农历壬子年
逝世1952年,农历壬辰年

人物分类
淮剧 生行演员
马麟童,男,淮剧文武老生。江苏江都市人。出生于苏北滨江口岸码头工人兼武术之家。

幼年随父练习拳棒武术,11岁进广州童子团(马戏团)学杂技,15岁因父思子,将他带回上海,进淮剧武家班攻文武老生。马麟童初学淮剧老生,后因嗓音沙哑,改攻武生。武生角色常有大量的做工和武打,给嗓音沙哑的马麟童演唱大段唱腔增添了难度。他经过长期的琢磨实践,设计了一种符合自己的唱法,后来这种唱腔被定名为马派自由调。作为文武老生,开蒙戏是《南天六门》与《扫雪打碗》等剧。他除了经常参加连台本戏的演出之外,擅演的剧目还有“四斩”与“三杀”,“四斩”为《斩黄袍》(赵匡胤误斩郑子明)、《斩雪棚》(双槐树)、《斩李广》(双尽忠)与《辕门斩子》(白虎堂);“三杀”即《韩琪杀庙》(秦香莲)、《马义杀家》(九更天)与《吴汉杀妻》(吴汉三杀)。

他嗓子低音宽亮,表演有爽朗豪放之气,在舞蹈身段方面,又将武林拳术糅于戏曲武打之中,给人以新颖之感。1937年,25岁的马麟童淮剧表演扬名沪上,这一年,他乘势组建了淮剧早期至兴盛时期的沪上戏班――马家班,并自任班主,名号扶风堂。马麟童的马家班阵容强大,马艳琴马九童陈为翰刘鸿奎颜玉卿李玉花等长期演出于沪西大舞台,深受欢迎。

据《上海文化史志通讯》介绍,马麟童平时为人耿直豪爽,不畏强暴,敢于向恶势力作斗争。为反抗前台老板与地痞流氓的剥削和欺侮,曾在邑庙(老城隍庙)与同辈艺人结拜25弟兄,展开罢演的抗暴活动,当时虽未取胜,但对一些恶势力进行了一次有力的打击,为废除老板包银剥削、建立前台后台按成分摊的拆账制打下了基础。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京剧红极一时。麒麟童周信芳比马麟童大17岁,虽然两人都是以唱做见长的老生戏为主,但马麟童却被京剧麒派艺术深深吸引了,他深感要在高手如林的上海戏曲界站稳脚跟,就必须研究海派京剧,尤其是学习麒派艺术以增添新鲜血液。马麟童每逢自己停演,他就花钱买票观看麒麟童演出京剧,他从麒派剧目《徽钦二帝》、《明末遗恨》、《四进士》中深受启发,国仇家恨的激情一齐涌上心头,他曾说,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我辈炎黄子孙怎能忍辱偷生。我们艺人虽不上前线拿枪杀敌,但也要像周信芳先生那样用艺术唤醒民众,奋起反抗,狠狠打击日寇、汉奸。

马麟童在沪西大舞台等戏院上演自编自演的新戏宣传抗日,受到广大工人观众的高度赞扬,但也因此触怒了日寇汉奸。1941年夏,汪伪大特务吴四宝指使手下诬陷马麟童私藏枪支,是新四军派遣的秘密抗日分子,将他抓进特工总部76号魔窟,动用各种酷刑,毒打逼供半个多月。后因吴四宝眼看查无实据,从前台老板身上敲诈了一笔钱了事,马麟童得以死里逃生。

他做事认真,对人对己一丝不苟、严格要求,从化妆到表演,方方面面都很考究。扮小生角色,他连颈项都搽满白彩,觉得“扮戏不像,不如不唱”、“上台唱戏,要对得起观众”。曾有某演员,在头本《十把穿金扇》中扮演柳浪一角,以为是次要人物,就马马虎虎地脸上不上底彩,仅在眉正中揉一条“红蜡烛”,涂些黑眉与眼窝,穿好戏服正在候场时,马麟童看见了就很生气,连忙除掉了这个演员的头盔与网巾,喝令他弟弟马九童赶快扮此角顶上。事后马麟童对这位演员说:“你过去帮我练功教我戏,我永远记住你的恩情,但现在你草率了事地对待演出,唯我不能允许。”马麟童的演唱乡土韵味浓厚,他讲究念白,吐字清晰,喷口浑厚有力,节奏亦明朗快捷,每以一阙连环叠句推向高潮,全场观众便不禁热烈鼓掌。马派自由调由此成为淮剧主要流派唱腔之首,在大江南北广为流传。

他对演戏的要求极为严苛,同时他也非常乐于助人。1945年他与何叫天筱文艳等组成联谊公司(同心公司),并支持骆红彦筹办江淮戏联谊会,以维护同仁利益。他与公交、纺织等工人广交朋友,也经常得到电车公司用车厢为其搬运衣箱道具等帮助,这在当时淮剧界传为佳话。他的邻居小娣曾听自己的奶奶说:“你还小时,我们家境贫寒,你的爷爷和舅爹爹病故后,买不起棺材,就是马先生出资帮助了我们,料理了丧事。”小娣在《淮剧泰斗马麟童》一文中回忆道:“我们居住的这条弄堂里,凡是穷苦人有了困难都去找马麟童先生请求帮助,我也经常看到从苏北乡下来的穷人及同行,找到马家门上来,马先生总是慷慨解囊,伸出援助之手,资助他们还乡的盘缠路费……树立了他扶贫济困的侠义形象。”

1946年,马麟童创建民间职业剧团――麟童剧团,先后加入剧团的主要演员杨占魁蒯云霞徐桂芳周筱芳华美琴王九林李神童臧道纯筱惠春马秀英等,在马麟童领衔下,于沪西大舞台演出长达5年之久,《黄天霸》、《岳飞》、《斩经堂》、《飞龙传》、《七世姻缘》、《杨家将》、《封神榜》等剧目长演不衰。

他曾热情扶持杜麟童、周筱芳、武筱凤杨桂芳、李神童等青年演员,并甘当配角。李神童曾回忆说:“1946年我18岁时,与马先生在民乐大戏院同台演出传统剧《九件衣》,他演扬子县令,我演钱生一角。他见我年轻,对淮剧‘唱念做打’又有一定技巧,认为艺术上有发展前途,邀我参加由他新组建和领衔演出的麟童剧团,担任挑大梁的文武小生。当时我的心情很激动,觉得自己虽然演戏较早,16岁开始就在戏班里演主要角色,那都是些规模较小的戏班子,仅演于旧时浦东的杨家渡、东昌路、十八间与三井等小戏院,真可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如今让我加入在观众中享有崇高声望的麟童剧团而又担负主角,真是我做梦也没有想过的事啊,所以当时人们就谈论:‘马麟童捧青年真是一只鼎。’”

民国后期,马麟童冒险投身由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上海戏剧界,开展反对艺员与娼妓一起登记等爱国民主运动。1947年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马麟童和筱文艳等著名演员组团前往杨树浦一家大型纱厂(后为上海十五棉纺厂)慰问演出,遭到该厂黄色工会勾结当地流氓头子的破坏,在厂门口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持械格斗,结果闹事者逍遥法外,受伤的马麟童和筱文艳却被榆林警察分局关押,后经地下党组织和江淮戏联谊会设法营救,他们才转危为安重返舞台。新中国成立前后,马麟童多次率团以《大保国》、《吴汉三杀》、《双龙会》、《八郎探母》、《辕门斩子》、《金殿认子》等剧目参加为苏北救灾的淮剧义演。上海淮剧界在天蟾舞台举行的两次赈灾义演,马麟童与何叫天都作为“舞台管理”投身其中,周信芳、梅兰芳、陈白尘、熊佛西等知名人士也作为“演出顾问”出席了演出活动。

新中国成立后,马麟童积极投入“改戏、改人、改制”的戏曲改革工作,连续3次参加上海地方戏曲研究班。1949年11月,经向上海市文化主管部门登记注册,麟童剧团定名为麟童淮剧团,全团67人,经常在沪西大舞台、朝阳大戏院演出。

马麟童长期与筱惠春等合作,1950年在上海市春节戏曲演唱竞赛中,他们主演《三上轿》一剧,两人均获演员一等奖。在次年上海市春节戏曲演唱竞赛中,马麟童与徐桂芳主演的《岳飞》,又分获荣誉奖和一等奖。

1951年5月,麟童淮剧团与联谊淮剧团的部分演员,强强结合,组成民营公助性质的职业剧团――淮光淮剧团,另一部分演员组成春光淮剧团,麟童淮剧团宣告解散。随后,马麟童被上海市文化局任命为淮光淮剧团团长,何叫天、筱文艳为副团长,团内主要演员有杨占魁、武筱凤、徐桂芳、王九林、李神童、马秀英、马九童等淮剧名家,全团共有演职人员79名。

行当齐全的演出阵容、强大坚实的演职队伍,淮光淮剧团在马麟童的带领下,很快成为沪上淮剧观众的首选剧团之一,淮剧传统剧《牙痕记》、《西施》、《江汉渔歌》、《千里送京娘》,现代剧《王贵与李香香》等剧目深得观众赞许。1952年8月,淮光淮剧团升格为上海淮剧团,亦即今日之上海淮剧团。

也许是受了戏文里的岳飞、武松等英雄气质的影响,马麟童养成了刚烈的性格。1952年,因“受不了别人对他的诬言恶语,经受不住运动冲击”,弃世于上海。

淮剧泰斗马麟童虽早年离世,但他创始的马派自由调有其显著的特点,音区不宽,一般局限在一个八度之内,演唱以十字句为主,并将这十个字分成三个分句来演唱,每个分句中都有一个小过门,这样就解决了做工和武打时气息较短的矛盾,能在每句中获得三次换气机会,也给观众“节奏分明、跌宕有致”的艺术感觉。由于马派自由调的唱法使演员的嗓子不易疲劳,因此淮剧的其他行当也纷纷搬用,用其作为大段情节叙述演唱尤为合适。马派自由调对于丰富和发展生腔艺术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老旦演员徐桂芳大胆移用马派自由调,形成了他独特的“徐派老旦腔”。小生演员周筱芳在继承马派自由调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嗓音清脆嘹亮、音域宽广与高低自如的特点,创造出潇洒豪放的“周派生腔”。花旦演员马秀英幼得父亲马麟童亲授,作为马派自由调的嫡传,享誉当代淮剧界。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马秀英武筱凤周筱芳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18年03月15日
编辑整理:江苏楚州淮剧团、匿名、小豆子
浏览次数:284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