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郭启儒

郭启儒便装照
郭启儒便装照
出生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庚子)
逝世1969年,农历己酉年

人物分类
相声 演员
郭启儒,男,相声演员。北京人,满族,

出身贫苦,幼时读过六年私塾,酷爱相声,二十三岁曾在北京鸿奎社学演文明戏,二十五岁拜刘德智为师学说相声。民国十四年至二十九年(1925年至1940年),他曾与相声名家刘德智、焦德海张寿臣于俊波焦少海等在北京天桥、先农市场、东安市场、隆福寺等处撂地演出,当时他常演的相声段子有《大保镖》、《文章会》、《贼说话》、《大相面》等。他的表演捧逗俱佳,台风潇洒,沉着稳健,趣味文雅。他晚年曾说:“那时候,甭管什么活,许我不使,不许我不会。”

民国二十九年起,他与侯宝林合作,为侯捧哏,在天津南市燕乐戏园首次联袂献艺,一鸣惊人。又经电台广播扩大了影响,声名大震,成为当时颇负盛名的五档相声之一。当时他常演的曲目有《戏剧杂谈》、《卖布头》、《闹公堂》、《改行》等,被天津知识界誉为“文明相声”。他与侯宝林自天津返北京后,在西单游艺社、上海游艺社和凤凰厅演出,每天日夜两场,上座极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他参加了北京相声改进小组,致力于相声的改旧创新,并讲课教学,培养青年相声演员。1951年,他与侯宝林参加了第一届赴朝慰问团,在朝鲜前线编演了《杜鲁门画像》、《狗腿子》等新相声。1952年起,他俩加入北京曲艺三团,1954年曾随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赴西藏作慰问演出,1955年又一起调入中央广播说唱团。在广播说唱团工作的十多年间,他与侯宝林一起加工表演了许多反映现实生活的新相声,如《夜行记》、《离婚前奏曲》、《砍白菜》、《妙手成患》、《打百分》、《服务态度》、《买猴儿》、《美蒋劳军记》、《醉酒》等。同时,对一批旧有传统节目如《关公战秦琼》、《改行》、《戏剧杂谈》、《戏剧与方言》、《空城计》、《卖布头》、《三棒鼓》、《阴阳五行》等进行了重新整理加工,翻旧出新,成为他们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其中《关公战秦琼》曾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誉,成为传世精品。他与侯宝林还参加过电影《方珍珠》、《游园惊梦》的拍摄,串演角色。他们合说的相声大部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存有录音。

郭启儒在与侯宝林合作的二十来年间,专事捧哏。他一贯主张“捧哏要蔫,逗哏要欢”。他为侯宝林捧哏一丝不苟、严丝合缝,尺寸、火候恰到好处,既起到了烘托作用,又不宣宾夺主,以自己的“蔫”反衬出侯的“欢”,以自己的“冷面”托出侯的“火爆”,以自己声调的低沉浑厚来显示侯的高亢激越,以自己“云遮月”的嗓音与侯金石般的歌喉形成强烈对比,以自己憨直朴实的表演风格来突出侯机智幽默的艺术特色。两人配合默契,相得益彰,成为对口相声表演艺术中不可多得的黄金搭档。后辈相声演员马季尊崇他为“捧哏巨匠”。在具体捧哏技巧的运用上,郭启儒除很好地继承了递火点鞭、烘云托月、火上浇油、穿针引线等传统技法外,还创造了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等新技法,丰富了捧哏艺术的表现手段。

郭启儒有时也说单口相声,以说《熬柿子》、《求一毛》等段子最为拿手。

郭启儒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总结出从事相声表演的八条经验:
一、说相声首先得让人听得懂;
二、相声艺术要从多方面来丰富;
三、只有热爱自己的艺术,你才能被观众热爱;
四、使好垫活,先把观众的精神领过来;
五、相声演员的舞台形象必须给人一种美感和亲切感;
六、捧哏的要掌握好包袱儿的节骨眼儿,既要聚精会神,又随机应变;
七、捧哏的要运用好蹬、踹、说、卖和迟、急、顿、挫这八个字的表演技巧;
八、捧逗演员之间要搞好团结。

他的表演经验,经蔡兴林整理成《相声表演心得》一文,1964年和1981年先后发表在《戏剧报》和《曲艺》杂志上,1984年收入中国曲艺出版社《中国曲艺论集》(一)中。

郭启儒为人宽厚朴实,平易近人,提携晚辈,诲人不倦。1956年马季初到中央广播说唱团,他主动向马季传授训练基本功常用的相声段子《对春联》,录音演出时,还为马季捧哏。后来他为马季捧哏表演的相声《打电话》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作。1962年李文华到广播说唱团后,他承担了培养任务,与李朝夕相处,言传身教,使李受益匪浅。其亲传弟子有全长保佟大方于连仲李福增等人。

郭启儒重视传统相声遗产的挖掘整理工作,1961年他亲自口述了即将失传的稀见传统相声《熬柿子》、《抢三本》等共十三段,被作为资料记录和保存了下来。

代表节目有:《熬柿子》(单口)、《关公战秦琼》、《夜行记》、《戏剧与方言》、《改行》、《打电话》等。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参看

郭全宝林红玉刘德智刘文斌罗荣寿马季齐信英全常保王世臣于俊波于世猷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9年01月30日
编辑整理:避雨梦中
浏览次数:3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