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人物:朱啸风

朱啸风
朱啸风
出生1938年,农历戊寅年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
朱啸风,男,京剧老生。外祖父严独鹤是当时《新闻报》的副刊主编。

1957年,朱啸风欲拜马连良为师。马连良从来不教人学戏,但因为是严独鹤的长外孙,推脱不得。马连良提出3个条件:他不直接教,而是从旁指点;朱啸风到北京京剧院跑3年龙套,理由是“大少爷派头学不好戏。你天天跟着剧团,天天看我演、看谭先生演、看裘先生演,肯定有长进”;第三个条件是让朱啸风到北京办10桌酒席,广请梨园界的人士,举行拜师仪式。

马连良的第二个条件让朱啸风的父亲大受刺激。医学博士出身的朱烨不能容忍儿子不考大学,反而进戏班里跑龙套,他拒绝资助儿子北上拜师。“那时候国家的政策是自费跟团,跟满3年就转成正式的。我爸爸不给钱,我在北京3年的生活就没有着落,我也拿不出钱来办酒席。”

父亲喜欢京剧,却坚决反对儿子入梨园行,朱啸风第一次拜师以搁浅告终。在母亲的说合下,父子二人一人退一步,朱啸风考入上海戏剧学院的戏剧文学系戏曲创作研究班。毕业后,他先后在上海京剧院、上海电影制片厂、黄浦区京剧院等单位工作。

1960年,马连良去香港演出《赵氏孤儿》,之前在上海预演,到严府拜访,成全了朱啸风拜师的宿愿。“我在家里给他磕了头,叫青鸟照相馆的人照了相,但还是没有摆酒。等到我1961年毕业了,挣钱了,摆得起酒了,‘四清’、‘文化大革命’马上就来了,马先生很快就不在了。”

马连良因出演《海瑞罢官》获罪,于1966年去世。不久,在“大鸣大放”中,不知深浅的毛头小伙朱啸风先是承认了自己崇拜田汉吴祖光,后又为俞振飞、贺绿汀等人辩护,其结果是被打入“牛棚”。他的名字也从他曾参与创作的《张飞审瓜》等作品上消失了。与他一同遭殃的还有家里收集的两大樟木箱子京剧剧本和戏单,“红卫兵把它们烧了个精光”。

“文革”结束之后,朱啸风开始重整河山,用补发的工资购置流落各处的京剧剧本。《黑驴告状》是马派名剧,中间部分记录在《马连良唱腔集》里。“文革”期间,朱啸风把这本唱腔集借给一位拉京胡的朋友,此人没有被抄家,《黑驴告状》的中间部分也因此幸存。《黑驴告状》本子的头尾,朱啸风分别在东北和上海以悬殊的价格购得。一位东北老艺人存有开头部分的毛笔手抄本,朱啸风花1000块钱买进,“尾巴”得来却几乎没花钱——“尾巴”现身于上海的废品收购站。这种集腋成裘式的工作,就是“中国失传京剧大考工程”的起点。到现在朱啸风已经收集齐200余个剧本。

剧本越攒越多,朱啸风开始不满足于纸上谈兵。2003年6月,他开始通过在香港当律师和医生的朋友,筹划组建“香港京剧艺术团”。这个艺术团的宗旨相当明确:抢救失传京剧。一边是挖掘、整理和改编的案头工作,一边是把一系列失传京剧重新搬上舞台。



活动年表

本页使用了 JavaScript 技术。若使本页能正常显示,请启用您浏览器的 JavaScript 功能。


如果您对此人物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6年06月05日
编辑整理:快乐
浏览次数:3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