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事件:马彦祥与罗钜壎结婚

时间195043日,农历庚寅年十七日,下午

马彦祥在南河沿欧美同学会和罗钜壎(即云燕铭)举行结婚典礼。

早在1937年春,田汉出狱后受困于南京,马彦祥和他一起组织以中国舞台协会名义的演出活动,当时田汉面对一些“左派”人士的质疑和批评,心情十分苦闷,时逢在扬州演出的高百岁邀请其去扬州闲游,马彦祥便陪同田汉前往赴约。在高百岁家里,马彦祥遇见了年12岁在高百岁班社从艺的小演员云燕铭。而这次无意的谋面,在十三年之后却成全了马彦祥又一次婚姻。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马彦祥随军管会文化接管委员会同进北平,任文化接管委员会文艺部副部长兼旧剧处处长。当时的北平戏曲界庞大而复杂。不算在街头卖艺的,光是戏曲界的艺人就有二千四百余人,共有大的旧戏班社就五十个。这支庞大复杂的戏曲队伍,在组织、制度、剧目、作风等方面,留下了深刻的旧社会的烙印。因而,对整个北平戏曲界的改造,是旧剧处面临的一项既艰巨而又繁重的任务。为了向广大艺人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文艺政策,一方面下令禁演一批有害的京剧剧目,一方面着手在戏曲界进行思想教育和艺术制度的改革工作,面对如此繁杂艰巨的工作任务,马彦祥自然的成为北平梨园公会的常客。

一天马彦祥和田汉到前门外樱桃斜街梨园公会公干,在那里巧遇云燕铭,她远远地看见了田汉和马彦祥,尽管他们都身穿着泛黄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装,还是认出了他们两人的容貌。同时,田汉和马彦祥在众多的人群众中也认出了云燕铭。田汉像长辈一样拉着她的手笑着说:“刚才一眼就认出你来了。”说着便转过脸指着马彦祥说:“他现在可是我们文化艺术工作委员会的马主任呦!”(这是马彦祥进北平前,在石家庄华北人民政府时的职务)马彦祥笑着握着云燕铭的手久久凝视着她说:“什么主任不主任的,我们都是老朋友了。”田汉双眼透过镜片斜睃着马彦祥,拍了拍马彦祥肩膀,暗示马彦祥握手时间太长了。这时马彦祥这才松开手,并哈哈大笑起来,随之,田汉也笑了起来。

马彦祥的出现,让云燕铭着实感到震惊。她不明白,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教授,为什么加入了共产党、八路军的行列,难道十年前相识的马彦祥和田汉先生就是共产党?刚刚解放的旧艺人不认识共产党,也不认识八路军,他们只知道国军,以为就像国剧是中国人的戏剧一样,国军就是中国人的军队。但云燕铭相信马彦祥和田汉是对的,他们参加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也许要比国军好,甚至要好上好几倍。这次马彦祥和云燕铭短促的见面,令他们双双打破了内心的平静。云燕铭在她的日记里曾写到:“在我眼中马彦祥有着修长的体型,宽宽的肩膀,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说起话来闪闪发亮。憨厚的笑脸,给人以诚实、谦虚的印象。”

1949年6月28日,梅兰芳周信芳先生以南方第二代表团团员的身份从上海抵达北平,准备出席7月2日在怀仁堂举行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开幕式。与会前,由田汉、洪深和马彦祥陪同特到梨园公会拜望了会长叶盛章沈玉斌等人,梨园公会举行茶话欢迎会,田汉、梅兰芳、周信芳分别讲话,然后合影,散会。朝气蓬勃,简单明了。会后,周信芳马上又拽住了田汉和马彦祥说:“还有件事,初步定在10月份,武汉市筹建中南京剧团,约我去为他们捧场,我想请个小花旦,南下武汉演出两个月,能否推荐一个?”马彦祥看着一旁的云燕铭说:“还用推荐吗?您自己的干女儿不是挺好的旦角儿吗?”就这样,马彦祥促成了云燕铭和周信芳先生同台合作演出了十多场《打渔杀家》,这既圆了她多年的夙愿,也为自已的婚姻又一次巧妙地搭起了雀桥。

1949年7月,在热心的田汉的措合下马彦祥和云燕铭确立了恋爱关系,马彦祥也诚实地向她介绍了自己的身世和婚姻状况。在云燕铭的记传《一代坤伶云燕铭》中,提起当年和马彦祥的婚恋还如醉如痴:“最早知道马彦祥和我相恋的该是田汉,不久,他当着我和马彦祥的面说:‘现在我才相信什么是缘分,其实早在十年前你们俩就心心相印了!’接着他又不容分辩地说:‘男婚女嫁是早晚的事。过去哪个姑娘二八不出阁?况且我们的云燕铭同志已经二十好几啦!’他看着我和马彦祥,接着又用他那浓重的湘音说:‘什么时候定婚噢?订婚时我要邀上几个朋友喝酒的呦!’在马彦祥心中,田汉永远是他的领导和兄长。故此,田汉说什么,他从来是言听计从。订婚这天,他真的从饭店叫了几个菜,邀请田汉、洪深和马少波来到寓所中。虽然才几个小菜,对于供给制时期的马彦祥、田汉等人来说,已经是很奢侈了。平时在机关食堂吃不到什么荤腥的几位战友、同人,借着我们订婚之日开荤忌素,开怀畅饮。我每每为他们斟酒,他们都一饮而尽。出于兴奋,二瓶酒进肚,毫无醉意。散去时,已是满天星光。”

1950年4月3日下午,马彦祥和云燕铭在南河沿欧美同学会举行了婚礼。婚礼的证婚人由田汉担任,主婚人分别是马彦祥的父亲和马彦祥的岳母罗静(新艳秋);介绍人是马彦祥的战友马少波和马家有三代世交的李乙尊(李世济之父)。这是马彦祥“功成名就”后一次风光的婚礼,既隆重又脱俗,虽然没有音乐和酒席,却是他一生五次婚姻中惟一次“郑重其事”的婚礼。来宾有王瑶卿、洪深、欧阳予倩、郑振铎、王冶秋和李宗义李洪春张云溪张春华雪艳琴叶盛兰杜近芳李少春等,此外,身在外地或不能脱身的梅兰芳、周信芳、高百岁、小翠花尚小云荀慧生等名家也都送了花篮与礼幛。周恩来和邓颖超特派秘书送来一对“情侣金笔”;郭沫若和于立群派秘书送了贺辞手书等。

田汉当场即兴题七言律诗相贺:
马彦祥、云燕铭结婚致贺
十载歌场历苦甜,广陵曲罢月初圆。归来致运无家日,相见云英未嫁年。换骨脱胎惊转变,乱头粗服喜天然。一娘慧眼药师福,真个风尘有宿缘。
郎籍宁波我白鹅,故乡消息近如何。非将美蒋驱除尽,那有鸿光幸福多。莫为稻梁回舞扇,好勤耕织待银河。黑猫依旧发如许,珍重窗前小八哥。

芜句代表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全体同人贺彦祥副局长与本局京剧研究院燕铭同志新婚之喜。

在婚礼上,马父以主婚人身份致词,他说,余子女众多,但参加子女的婚礼还是第一次。在说了些感谢到场来宾的话后,接着,他便毫不留情地对马彦祥的婚姻状况表示了不满,郑重地说:“希望这次是彦祥的最后一次婚礼!”


事件标签

婚姻 | 北京

如果您对此事件有任何补充,欢迎提供



最后更新:2009年06月12日
编辑整理:马思猛
浏览次数:3305
返回顶部